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遇难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228 2020.02.23 11:00

  就在她刚刚看到文盼的眼泪时,突然觉得文盼与她有些相似,都是孤身一人在这偌大的京城,无依无靠。

  秋满撇了撇嘴,跟在秦仙儿的身后:“表小姐在这孤苦伶仃,好歹有老夫人照拂。小姐您才是真的可怜呢,生在侯府,却没一个能帮您说话的人。”

  “而且,表小姐也没那么软弱,打骂下人时也没瞧她手软过。”

  秦仙儿歪头,秋满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呢。

  河面上漂浮着星星点点的河灯,京城中只有这一条萤河,满城的人都挤在这里放河灯。

  秦仙儿点亮花灯,看着它顺水而下,缓缓飘向远处,心里默念道:爷爷,爹娘,哥哥们,我一定会为秦府报仇的。

  放完河灯,秋满羡慕的望向桥对面的灯市,灯市里不只有花灯,还有各种卖小玩意小吃食的摊子。

  思念愈加强烈,秦仙儿想回秦府看一眼,便同秋满道:“想去就去吧。”

  秋满眼睛里的光芒转瞬即逝,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摇着脑袋:“奴婢不去了,那边的人太多了,挤进去后也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再出来。而且您一个人在这等着奴婢不放心。”

  “没事,今夜人这么多,出不了什么岔子。再说了,四喜自愿留在家看门,怎么说你也得给人家带回去些好玩意呀。”说着,秦仙儿从荷包里摸出一两银子,塞在秋满手里。

  “你的赏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记得回来时候给我带些辣炒米糕和甜豆花。”

  秋满得令兴高采烈的朝着人群一路小跑过去。

  秦仙儿转身与闹市背道而驰,为了不遇上熟人,她找了条偏僻的小道。

  明亮的月光映在青石板路上,仿佛铺了一层白雪,这条小道寂寥无人,与方才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没走几步,她只觉得鼻间充斥着熟悉又呕人的腥味,这是血的味道。

  秦仙儿周身一寒,像是被寒风吹过般,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脚步一顿,神情凝重,警惕的四处张望着,空气里安静的可怕。

  这时只听见不远处的小巷里传出一声闷哼。秦仙儿提裙扭身就走,什么都没有活命重要。

  可是这声闷哼之后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借着皎洁的月光,秦仙儿注意到脚边有几滴颜色暗到发黑的血液。她摇了摇头,挥散脑海中的恐惧,寻着血迹找去。

  刚才她许是太紧张了,这血迹明显就是中毒的表现,或许是谁受了伤中了毒,并不是有人在行凶。

  医者的本心促使着她朝着黑暗又狭窄的巷子走去。

  “谁!”

  低沉温润的声音传来,秦仙儿寻声望去。

  白色的身影靠着墙壁瘫坐着,那人的右上臂被发黑的血迹浸透,当看清楚了那人的容貌时,秦仙儿一怔,疑惑道:“玄王?”

  萧景珩面色苍白,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他顾不得回答,捂着伤口不住的剧烈咳嗽,暗色的血顺着他的指缝间流出。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秦仙儿快步上前,从萧景珩衣袍上撕扯下几条布料。

  “姑娘......麻烦姑娘离我远些......”萧景珩微皱着眉,说话间断断续续的。

  秦仙儿轻瞥了萧景珩一眼,唇角勾笑,一把扯了他右肩的衣物:“男女授受不亲这话我听得多了,你给我闭嘴就好。”

  萧景珩右臂的伤口似是被带毒的利器所伤,伤口周围都已经发黑了。秦仙儿拉过他的手腕把着脉,眉头却皱得越来越深,这脉象好奇怪。

  “本王命令你......”萧景珩浑身无力,咬着牙道。

  “王爷您还是留点力气吧,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

  秦仙儿用布条勒紧萧景珩的右臂,尽量减少毒效的扩散。她从怀里摸出一粒止血的药丸顺手塞入萧景珩的口中,然后用力把伤口附近的毒液往外挤出。

  “这是止血药。”

  看着她熟练的手法,萧景珩心中不禁疑惑,他可不记得卫家二小姐会救人。

  “哟,没想到你还能撑到有人来救你呢,还真是命大。那我今日就让你们一同死在这里。”身后传来一个男女不分的声音。

  秦仙儿身体一僵,凶手怎么又回来了。

  来不及多想,她就被萧景珩用力一把拽入怀里,她刚要抬头,又被萧景珩强行摁住了脑袋。

  秦仙儿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拿自己当挡箭牌吗?

  “一条走狗而已,不自量力。”秦仙儿只听见萧景珩闷闷的声音传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黑衣侍卫从天而降,握剑朝着阴阳人刺去,招招见血,直逼要害。

  阴阳人未反应过来,被刺了几刀,随后他脸色一沉,右掌心带风朝着黑衣侍卫拍去,自始至终,他都只用右手跟黑衣侍卫接招。

  这个黑衣侍卫便是玄王一直留在秦仙儿身旁监视她的月影。

  两人打地不可开交时,秦仙儿趁机起身给萧景珩解了布条,循环下血流免得胳膊坏死,然后又紧紧的系上。

  “玄王,你自求多福,快些找人医治,不然这条胳膊要废了。”秦仙儿看着那两人在屋顶上打的正难解难分,便想趁乱逃脱。

  秦府没去成不说,秋满还在桥边等着自己呢,她才不想当玄王的替死鬼。

  “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本王劝你死了逃跑的心,被那狗贼看到你的样貌,明日你便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萧景珩轻轻附在她的耳边说道,“再等片刻,我的手下马上就到。”

  听了萧景珩的话,秦仙儿忙垂下头面向着墙壁,避免那个阴阳人看清她的长相。

  原来刚才萧景珩让她走并不是嫌她多事,把她挡在身前也并不是想拿她做挡箭牌,而是在保护她不被阴阳人看到,她自嘲一笑,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萧景珩的手下赶来得很快,一群人围住阴阳人猛然攻起,阴阳人瞧着自己落了下风,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半空中。

  “属下来迟。”定安单膝跪在萧景珩面前,然后催促着身后一个穿棕色衣袍的矮小男子,“扶大人,快去给帮主子瞧瞧。”

  扶南忙走上前检查萧景珩的伤口,他看着萧景珩被捆着的胳膊,疑惑地问道:“这是?”

  “我怕毒扩散的太快,所以暂时帮王爷简单捆绑一下。”秦仙儿衣裳前染满了血迹,从暗处走出来。

  扶南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翻看着萧景珩受伤的胳膊,随后拿出一个青玉瓶,在手心磕出两粒药丸给萧景珩服下。

  “幸好这毒扩散的不大,不然王爷的右臂怕是要保不住了。”扶南抹了抹额头的密汗,继续道,“不能耽搁,快回府,当务之急就是将王爷的毒伤处理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