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异样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129 2020.02.27 14:00

  倏然,一阵狂风袭来,呜呜的风声像是鬼哭狼嚎一般,只听得“哐当”一下,院中立着的竹扫把被风卷飞几尺远,花圃里的花草也都折了腰。

  夹杂着寒意的凉风呼呼的往屋子里灌,秋满忙走过去把房门关好,免得雨水随风梢进屋子里。

  铜制的茶壶晕着细密的纹理,在昏黄的油灯下泛着暖人的光泽。

  秦仙儿把壶盖放在桌上,拿起壶身细细的打量着,里面果然早已被刷得干干净净,不留一滴水渍。

  突然,她敏锐的捕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甜香气息,与淡淡的铜腥味融合在一起。

  “小姐,奴婢刚刚想了想,这两日宝儿确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秋满低声说道,“她这些天一直跟奴婢打听小姐的饮食起居。奴婢还以为她是想要好好服侍小姐......”

  秦仙儿双手抵在下颌,翘起唇角,在朦胧的光线下,长长的睫毛倒影在白嫩的脸颊上。

  “奴婢真是太蠢了,竟然没有早点察觉到宝儿的不对劲。”秋满自责道。

  “恩,你是反映迟钝了些。”秦仙儿定睛细看着桌上的水壶,像是安慰似的,又补了一句,“以后多注意点。”

  “奴婢省的了。”

  秋满虽然脑子转得慢,但人却是憨厚老实,对秦仙儿也是绝对的矢忠不二。在秦仙儿看来,只要秋满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都不会亏待秋满的。

  “换一壶茶来。”秦仙儿烦闷的揉着眉心。

  她怎么也想不通,明明已经刷干净的壶,怎么还夹带着别的味道。

  “是。”

  秋满打开桌上泡着花茶的茶壶盖子,把那杯满满的花茶倒入壶中。

  茶壶的盖子在桌子上轻轻晃悠了几下,终是安静是倒立在桌面上。

  瓷白的壶盖上留着颗颗水滴,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直到秋满把壶盖扣上,秦仙儿才恍然大悟。

  她忙拿起铜壶的盖子细细观摩着,虽然上面没有水渍,却有一条条交错的印痕,那些印痕淡到几乎看不出来。

  甜香的味道更重了一些。

  秦仙儿笑意更深,宝儿只顾着清理水壶里的茶渍,却忘了刷壶盖。在倒茶的过程中,茶水多多少少会碰及到壶盖,留下气味也是必然的。

  看着秦仙儿突然的动静,秋满吓得顿住了手,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你知道宝儿为何沏了壶茶水吗?”秦仙儿反问道。

  秋满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这茶里有安睡散,茶叶的青苦味多少可以掩盖住安睡散的味道。”秦仙儿把铜壶盖好,推到桌子旁。

  “安睡散?”秋满惊得瞪大了眼睛,怪不得自己困的头晕呢。

  眼下秦仙儿和秋满都已经认清一点,不管是有人指使宝儿,还是宝儿自己要这么做,她都没安什么好心。

  雷电交加的雨天甚是吓人,铮亮的闪电划破半边天,一下照得屋里亮堂堂的,紧接着又传来震耳的轰隆声,击得人心里直发慌。

  天才蒙蒙亮,秋满提着食盒,撑着一把描花油伞从院外回来。

  她收了湿漉漉的油伞搁在门口,这才提着食盒进了屋。

  “小姐,事情办好了。”

  秋满压低着声音,手上布菜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

  “恩。”

  秦仙儿漱了漱口,淡淡的应声。

  她不准备直接找上宝儿对峙,或是把宝儿严惩了,引蛇出洞,打之七寸不是更有趣吗?

  接下来的两天,日子倒是有些平静,就像一场阴谋拉开序幕的前兆。

  不知夜里的雨何时停了,清晨起床打开屋门,一股子湿润的寒气打在脸上,让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秋满忙去找了件厚实的外裳为秦仙儿披上。

  “秋满,一会儿你去药铺帮我买回来几种药材,记得别让人看到了。”

  秦仙儿把一张整理好的药方递过去。跟萧景珩约定的日子还有三天,她得赶紧把药做好才行。

  “小姐放心,奴婢省得。”秋满接过药方,贴身放在怀中。

  秦仙儿走到软塌旁,拿起桌上未读完的传记继续细细品读着。

  还没读完一页,就听到门口有个弱弱的声音传来:“小姐,来帖子了。”

  “进来吧。”

  秦仙儿合了书卷,抬头望去,只见来的丫鬟却是四喜。

  她圆圆胖胖的脸蛋总是红扑扑的,扎着两个小髻,黑溜溜的眼珠透着灵气。

  “宝儿呢?”

  秦仙儿接过四喜递来的帖子,翻开扫了一眼。原来是白小姐的帖子,说是明日要来拜访她。

  “宝儿姐姐在早膳前就出了院子,不知道去哪里了。”四喜站在一旁低着头,犹豫了片刻又道,“小姐,奴婢留意了一下,宝儿姐姐去了三小姐院子的方向......”

  “恩,你下去吧。”秦仙儿对四喜柔柔一笑。

  这小丫鬟也算是机灵,瞧见不对劲的地方还知道留个心眼。

  四喜一惊,红扑扑的脸更红了,忙退了下去。

  在她的脑海里,小姐总是盛气凌人、飞扬跋扈,虽然待下人不坏,但也从没正眼瞧过她们这些下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小姐这么温柔呢。

  到了晌午,秋满还没回来,秦仙儿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里面有一味特殊的药材不好寻到。

  午膳时宝儿已经回来,她低头提着食盒进了屋子,脚步放的很轻,生怕引了人注意。

  “小姐,用膳了,奴婢帮您布菜。”宝儿小声道。

  “早膳后我怎么没看见你了,去哪了?”秦仙儿漫不经心的坐在桌边,唇角带笑,目光紧盯着宝儿的一举一动。

  宝儿拿着盘子的手一顿,对上秦仙儿的目光后,又忙避开了:“奴婢的衣裳烂了,所以就去织物院讨点布料回来,打补丁用。”

  “下次再有这种事,直接跟我说就妥了,我让织物院的人给你做件新的。”

  “多谢小姐。”宝儿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

  随后,秦仙儿抱怨似的嘟囔道:“你不在,今日白小姐下的帖子都没人送了。”

  秦仙儿这话暗示着宝儿,她在青册苑还是很重要的,至少自己还需要她。

  宝儿眼中的挣扎更明显了,最后,她轻咬着薄唇,低下头道:“奴婢下次定及时赶回来。”

  她知道小姐对她并不坏,但她想要过更好的日子。

  “下去吧,不管什么时候,新人终究不如旧人用着顺手。”秦仙儿看着低头站在一侧的宝儿。

  她能感觉到宝儿明显一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