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出门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111 2020.03.26 15:26

  如今不同往日在侯府,不需要看李氏和老夫人的脸色,云氏自然是毫无顾忌,答应的干脆利索。

  “我手头有间空铺子,闲着也是浪费,我想请二婶帮我经营些什么珠花首饰。”秦仙儿打量着云氏,这才发现她的头上竟然有了几根银丝。

  云氏手中的绣花针停了下来,惊愕地看向秦仙儿,秦仙儿这无疑是雪中送炭。

  “堂姐,你这铺子该不会是抢来的吧?”卫婉也是惊得瞪圆了眼睛。

  秦仙儿笑着戳了戳卫婉的脑袋:“这是我芳辰宴时,我爹给的。”

  秦仙儿又看向云氏道:“或者这间铺子二婶你想干别的也行。”

  “不,不,这是你的铺子。”云氏连忙摆手拒绝。

  秦仙儿突然给她一间铺子经营,这可是给他们三人一条活路,她若还想着干些别的,那就实为不妥了。

  “二婶,反正这间铺子现在也是空着的,想干什么咱们再定。”

  秦仙儿咬了一粒焦香四溢的花生,继续道:“铺子的分成,每月我只收两成利,剩下的归您。”

  云氏干脆放下了手头的针线活,惊瞪着秦仙儿:“稚儿,这可是你的铺子呀,怎么着也得你收八成才对。”

  秦仙儿摇了摇头:“二婶,这铺子在我手上就是浪费,我手底下没有经营店铺的人,开了铺子三两天也是黄了。还不如叫您帮忙打理,至少咱们是一家人,我对您放心。”

  关于分成,云氏到底没拗得过秦仙儿,只好按照秦仙儿的法子定下来。

  “稚儿,谢谢你。”云氏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卫婉还小,卫元忆还要读书考试,所有的压力全都堆积在云氏一人身上,这些日子都是靠着她做些女红拿去卖了,换一点点的铜板。

  她不恨老夫人把她赶出府,只怨二老爷为何走的那么早,但是就算日子再苦,她也要咬牙把两个孩子供养大。

  在秦仙儿离开云氏一家时,卫元忆递给她了一本书卷。

  “这是我上次考试得第一,老师奖赏的。我听婉儿说你屋子里有好多书卷,想必也是个爱书之人,这本书卷还望堂妹不要嫌弃。往后堂妹有任何事,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帮你的。”卫元忆真诚坚定的目光里满是感激。

  他知道云氏不容易,所以更加感谢秦仙儿对他们的帮助。

  秦仙儿接过书卷,对他甜甜一笑:“堂哥给的自然是精挑细选过的好书,我怎么会嫌弃呢,谢谢堂哥的一片心意。”

  卫元忆立得笔直,对着她一笑,颇有些读书人特有的文弱感。

  四喜在府里等了一天的热闹,直到傍晚秦仙儿回来了,老夫人那厢还没发话。

  “小姐,您说表小姐会不会已经跟魏安公偷偷订了亲事啊?”四喜解开秦仙儿的衣领,把她的披风撤下。

  “不会,文盼只要进了魏国公府的门,宣平侯府就等于跟丞相和魏国公同时结了怨,老夫人和老爷没那么傻。”秦仙儿一边说,一边往炭炉里添了些木炭,又换了双兔毛垫的鞋子,坐在软塌上暖和着。

  “那直接把表小姐送走就行了,老夫人今天怎么还没动静了?”四喜塞了一个汤婆子盖在被子下。

  “八成是表小姐那边谈不拢,老夫人总不能把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接来,给人家送回去个大带小吧。”秦仙儿淡淡的说道。

  宁心苑里,老夫人的头发又白了些,她倚在榻上,满脸倦容的吩咐着卢嬷嬷:

  “给表小姐的饭菜里,所有用物里都夹些药,这个孩子她不能留。若是等孩子出来了,她拿着孩子要挟魏国公府,那就更有咱侯府受得了。”

  “是。”卢嬷嬷应后,绷着个脸立刻出了屋门。

  老夫人昨天已经气得犯病了,今天实在没力气再生气了。

  她一时陷入了沉思。

  如今卫瑜没了,卫婉也不能被召回府里,文盼还有一摊子烂事,卫宜的名声在秦王府也丢了大半;唯独留下个没用的卫姝,还有个不受拿捏、带刺的秦仙儿。

  她皱紧了眉头,哀叹了一口气,眼下只盼着卫元融能在来年的殿试中一举成名,在朝中可以稳固一下侯府的地位。

  —————

  这里终究是侯府,文盼院子里的下人也没有一个跟她贴心的,配合着卢嬷嬷的举动,第二日,就听到四季苑里传出阵阵凄厉的哭嚎。

  文盼小产了。

  好在老夫人让她在府里养好了身子再回去,不然这一路颠簸再加上精神的崩溃肯定让她受不住。

  四季苑里气氛甚是压抑,下人连走路都不敢太大声音。

  文盼坐在里间的梳妆椅上,直直地望着窗外那棵高大光秃的梧桐树,甚是萧凉。

  她秀眉微蹙,似有万缕解不开的忧愁,不停地揉搓着手中的帕子。

  自小产后,文盼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就呆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桌上的饭菜一口都没有吃,人也是消瘦虚弱了不少。

  全靠着下人们灌给她的药汤子吊着命。

  她不明白,老夫人为何不让她跟魏国公世子何光飞再有联系。

  明明她已经有了何光飞的骨肉,若再是个男孩,就凭着这么一点,她足够在魏国公府有立足之地了。到时候侯府不是跟着飞黄腾达吗?

  她讥笑着老夫人的愚蠢,同时也盼望着何光飞在她没去找他的几日里,能来找自己,她还年轻,还能再怀上孩子。

  片状的鹅毛大雪从灰蒙蒙的空中洒落,就像是有人抖擞着巨大的面袋子,雪下得又急又猛,不多时,地上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层。

  “叩叩!”敲门声在这无人的雪天里格外响亮。

  “这么冷的天是谁呀?”秋满一边嘟囔着,一边开了门。

  风忽地往里钻,让她不禁用袖子挡住了眼。

  待她定住一看,就傻了眼,怎么门口没有人。

  “许是听错了?”她心里一哆嗦,赶紧顶着风又把门关上了。

  “秋满,是谁啊?”秦仙儿翻看着卫元忆送给她的那本书卷。

  “没有......咦,桌上怎么有封信?”

  秋满疑惑的拿起信,走过去递给秦仙儿:“奇怪,奴婢开门时没看到人,怎么一转身又多了一封信?”

  听了这话,秦仙儿也是奇怪。

  她打开信封,看着那苍劲有力熟悉的字迹,瞬间知道敲门的人是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