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卫婉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161 2020.03.26 15:24

  秦仙儿让四喜去厨房寻了些鸡血,今天摆宴,厨房最不可能少的就是鸡血了。

  又叫四喜趁着卫宜不注意,把鸡血泼在她的裙摆后,然后用只大鸡腿把多福勾引走,好吃好喝的侍候着。

  等时候差不多了才把多福放走,这也是秦仙儿为什么没出现在宴客厅的原因。

  她到现在还惦记着多福光滑温暖的软毛,还有甜甜糯糯的喵叫声。

  回到青册苑刚把披风脱了,就听见四喜急急的脚步声传来。

  “小姐,不好了,表小姐要被送回羊角县了。”

  秦仙儿把披风递过秋满,淡淡道:“老夫人惯会这样,没用的,碍眼的,统统留不得府中。”

  “不是,表小姐有喜了。”

  四喜的话音一落,秦仙儿手上的动作一顿,诧异地看向四喜,像是听到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怎么回事?”

  “表小姐从秦王府回来,老夫人就差了人让她收拾东西回羊角县。白小姐不愿意,催了她几番才得知,她这个月的葵水没有来。”

  在秦仙儿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四喜继续道:“表小姐是真的有了,老夫人请郎中来把了脉,已经一个月的身孕了。”

  “她是跟哪家公子的私会了?”秦仙儿走去屋里,坐在软塌上。

  “据表小姐说,是跟魏安公世子何光飞私会过好几次。”

  “她怎么会跟魏安公世子有过交际?”秋满把手中的衣物放好,疑惑的问道。

  “是少爷......”

  这么一说,秦仙儿总算明白了,文盼通过卫元融,跟何光飞勾搭在了一起,两人私下相会,有了身孕。

  今天文盼污蔑她的事,也就自然清楚了,无非就是她想投靠李氏这棵大树,帮她跟魏安公府提亲事。

  四喜撇着嘴摇了摇脑袋,表示不能理解:“表小姐待明年年初才及笄,现在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

  “她毕竟不是侯府本家的小姐,自然要为自己提前做打算。”

  秦仙儿接过秋满递来的汤婆子,捂在薄被里。

  文盼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就算有了身孕,魏安公也不会让她过门的。

  何光飞去年已经跟吴丞相家的小姐,吴馨香订了亲事,明年年中办喜事。

  在这个节骨眼上,魏安公是断不会让何光飞娶了文盼的,就算是纳为妾都不行。

  宣平侯府是日渐没落的,可是丞相府却是蒸蒸日上的,魏国公宁可得罪宣平侯,也不会去得罪丞相的。更何况,文盼还只是个外寄的表小姐。

  “最后怎么办了?”秋满好奇的问道。

  四喜耸了耸肩:“不知道,老夫人气得犯了头疼症,让表小姐明天再说。”

  文盼这么一闹,估计老夫人也顾不得再斥训卫宜了,秦仙儿默默地想着,不过也罢,终归秦王妃替她打了卫宜一巴掌。

  而此刻李氏正在屋里子斥训着卫宜。

  “我都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去惹卫稚,你偏偏不听。今日这事绝对是她搞的鬼!”

  “母亲,不光卫稚跟玄王和太子有关系,就连大姐她都......”卫宜哽咽着,她的心思全扑在太子的身上。

  “没想到卫姝胆子倒还不小。行了,别哭了,明儿个我跟你姨母送个信,让她在宫里帮你注意点太子的动向,有机会便召你进宫一趟。”

  卫宜听了这话,才安下心来。

  翌日,卫向江早早的就去上朝了,侯府里死一般的寂静,下人们连脚步声都放轻了不少,生怕惹了老夫人动怒。

  青册苑里,秦仙儿就算盖着个薄被,捧着个汤婆子,也觉得还是冷。

  她突然想起卫瑜,也不知道她很方氏现在过得怎么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起身,唤了秋满帮她更衣。

  这样冷的天,也不知卫婉过的怎么样。

  她没有用秦府的马车,反倒让秋满去租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来。

  照着先前查到的地址,马车来到一个朴素陈旧的院落前。

  这个院落是之前二房一家住的,后来二老爷死后,云氏母子三人就被接去了侯府,这个院落也算是闲置了。

  “叩叩!”秦仙儿走上前,轻叩着门环。

  不多时,便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

  门微微开了一条缝,待卫元忆看清是秦仙儿来到时,紧忙把她请进院里。

  秦仙儿扫视了一圈,这个院子不大,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院中的两棵槐树已是光秃着枝桠,像鹿角般张牙舞爪的散开。

  “堂姐,你来啦!”卫婉从屋内探头出来,看到秦仙儿急忙迎了出来。

  云氏也是赶紧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一盒茶叶,沏了一壶热茶,不好意思的道:“我们这现在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只能拿些碎茶叶招待你。”

  屋里燃了一盆木炭,炭炉旁有三张小几凳,可见他们三人是一直围着一个炭炉取暖的。

  秦仙儿她笑了笑道:“无妨,二婶你不必跟我太客气了。”

  “堂妹,你坐吧,凳子有些破旧,别嫌弃。”卫元忆给秦仙儿换了张比较新的凳子,然后自己站在一旁。

  “多谢堂哥。”秦仙儿也不拒,笑着同云氏还有卫婉围着炭炉坐成一圈。

  云氏在炭炉上放了个铜盘,扔了一把花生进去,这些花生是她让卫元忆买来,专门招待客人吃的:“天这样冷,你怎么想着来这了?”

  “当日你们走得急,我还没同你们打个招呼,心里一直惦念着。”秦仙儿伸出手在炭炉上暖了暖。

  “祖母知道你来这里吗?”卫婉歪着头问道。

  秦仙儿摇了摇头,接过卫元忆递来的一杯热茶。

  云氏拿着个小萝筐,接着绣刚才还没绣完的女工。

  “母亲你们先聊,我去院子里烧点炭。”卫元忆对云氏说了一声,朝着秦仙儿礼貌的点了点头,便去了院子里。

  “二婶,这木炭都是你们自己烧的?”秦仙儿惊讶的问着,把杯子递给身后的秋满。

  “炭太贵了,买了就付不起元忆的书钱了。”云氏手中的针线飞快地刺着,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今日卫婉格外的安静,秦仙儿下意识地看向她,竟发觉她似乎变了,往日身上的鲜活气息都变得稳重了些。

  卫婉拨动着铜盘上的花生,用小铲铲起一瓢,微微晃动着,待花生微凉了才抓给秦仙儿一把。

  “二婶,我想请你帮个忙。”秦仙儿剥开花生壳,学着卫婉的样子,把花生壳扔进炭炉里。

  云氏抬起头,看了一眼秦仙儿,温和笑道:“行,有什么二婶能帮上你的,尽管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