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相约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056 2020.02.24 14:00

  定安看着阴暗中的秦仙儿,心头难以言喻,没想到她竟然救了王爷,他以为王爷派人跟着她是因为她与太子有关系,防着她有异常。

  “定安,去给卫二小姐寻套干净的衣裳换上。”萧景珩淡然地瞟了一眼满身是血的秦仙儿,然后道,“卫小姐,今晚之事还望你能忘记,不然就别怪本王没提醒你。”

  他的语气一改往日的柔和,变得冷淡漠然。

  秦仙儿恢复了往日的悠闲慵懒,嫣然一笑,朱唇轻启:“我自然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了,也还望王爷只当今晚没有见过我。”

  萧景珩淡淡一笑:“好,卫小姐放心。定安,带卫小姐离开。”

  定安带着秦仙儿消失在小巷口,萧景珩轻咳着,眉头紧蹙,这个方向......又是秦府。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后,秦仙儿来到与文盼和秋满约好的桥边。

  她到时秋满正焦急的四处张望。

  文盼看到秦仙儿走来,忙迎上来:“二表姐,你去哪里了?我和秋满都等了一阵子了.....咦,你怎么换了件衣裳?”

  秋满听了这话,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小姐刚刚是去了哪里,怎么连衣裳都换了。

  秦仙儿面上带笑,风轻云淡道:“刚刚有个人走得急,拿的饭食洒了我一身,她过意不去,就带我去换了件衣裳。”

  文盼的目光变得狐疑起来,显然她并不相信的秦仙儿的话,衣裳脏了擦擦就好了,哪还用得着换件新的。

  “哎呀,终于找到你了。”这时一个面容恬静的女子走到秦仙儿身旁,对着秦仙儿吐了吐舌头。

  “刚刚真是不好意思呢,弄得你衣服都脏了。还望姑娘收下小女子的歉礼。”说完,女子递来一个精致的香囊,“这是小女子亲手绣的,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秦仙儿一愣,手中已经握着那女子递来的香囊,她轻轻捏了捏,香囊的中间似乎是有什么东西。

  这人是谁?

  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女子就已然转身离去了。

  文盼看向秦仙儿手中的香囊,撇了撇嘴,没想到秦仙儿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回到府中,秦仙儿支开了秋满,细细的研究着手中精致的香囊,香囊上绣的是一枝梅花,散发着淡淡的甜香。

  打开香囊,里面果然有一张字条,上面的笔迹苍劲有力,写着:

  三日后,午时,桂香楼二楼青竹轩见。

  秦仙儿反复的翻看着字条,并没有找到落款人,但是据那女子的说法,她是知道自己衣裳被染脏的事情,那这张字条八成就是玄王写的。

  只是,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杀人灭口?那也不会选择在桂香楼见面......

  待出门那日,秦仙儿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随便吃了些东西垫了肚子,她就等着午时去桂香楼与萧景珩见面,她心中有些不安,也不知道萧景珩找她究竟是为了何事。

  好巧不巧的是,二房的大少爷卫元忆和五小姐卫婉从外家回府,此刻卫婉正拉着秦仙儿说的开心。

  “二堂姐,我这次去外祖母家,外祖母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回来呢。我让人给你送来一箱子尝尝鲜。”卫婉仰着粉嫩的小脸,兴致昂扬的与秦仙儿说道。

  秦仙儿并不知道原先卫稚跟卫婉的关系,所以一时间不知怎么应对热情的卫婉。

  卫婉高兴的说了半晌,却见秦仙儿反应淡然,嘟着嘴道:“二堂姐,你怎么了?”

  秦仙儿正想着怎么打发走这个堂妹,好赶快去桂香楼,一时间没有听到卫婉的话。

  还是秋满接过话:“小姐前阵子从马车上摔下,伤了脑袋,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

  听了这话,卫婉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怪不得她说什么二堂姐都没有反应呢。

  “婉儿,你不去祖母那请安吗?”秦仙儿好奇的问道。

  卫婉嘴一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去,反正祖母也不待见我,就让哥哥自己去见她就好了。我喜欢二堂姐,所以一回来就先到你这来啦。”

  “一回来就到我这......那你不去见你娘吗?”

  “去,这就去,二堂姐你不提醒我都忘了呢。”卫婉一拍脑袋,忙站起了身,“二堂姐,我先去我娘那了,晚会儿再来找你玩。”

  送走了卫婉,秦仙儿通过秋满才知道,原来,卫婉小的时候从假山上摔下,被卫稚发现后背着她送到了二夫人那里,从那以后,卫婉跟卫稚关系就特别的亲密。

  随便收拾了一番,秦仙儿就带着秋满去了桂香楼。

  “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啊?”秋满忐忑不安的看着二楼的雅间。

  “见个人。”秦仙儿淡淡说道。

  看自家小姐不再发话,秋满也不再多问。

  在小二的带领下到了青竹轩,秦仙儿轻叩着房门。

  片刻后屋门被打开,一个面容俊朗的侍卫躬身道:“卫小姐,请。”

  秦仙儿点了点头,跟着定安进了房间。

  一进屋子,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桌上摆满了可口诱人的菜肴,什么蜜制烧鹅、酸辣醋鱼、蒸糕......五花八门的。

  秦仙儿扫了一眼这间雅间,上好的檀木桌椅和镶着金边的摆架,墙上挂着几幅名诗名画,确实华贵富丽。

  一个白衣男子眉间温润淡雅,端坐在首位,他左手握着一只雕花瓷杯,一点也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见秦仙儿已经来到,他轻咳几声,然后微微抬颌示意她进来。

  秋满惊得面如土色,自家小姐要见的人竟然是玄王!

  “民女见过玄王。”秦仙儿福身一礼。

  “过来坐吧,我有话要问你。”萧景珩淡笑着举了举手中的瓷杯。

  有话问自己?秦仙儿脚步一顿,自己与萧景珩之间共有的话题,也只有那晚上的事情了,想来他一定会问自己那晚为何会出现在巷口。

  “秋满,你去门口等着。”秦仙儿回头吩咐道。

  “是,小姐。”

  一瞬间,屋子里只剩下二人。

  秦仙儿坐在萧景珩对面,眸中泛着流光:“王爷今日找小女子来是为何事?”

  萧景珩放下手中的酒杯,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容:“我这桌子饭菜可是专门给卫小姐准备的,卫小姐不妨先尝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