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下雨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086 2020.02.26 13:00

  醉酒饭饱之后,秦仙儿心情大好,这下她可以少走弯路,从萧景珩那里得知秦家更多的线索了。

  在桂香楼要了些好菜,她让秋满带回去跟院里的下人一起分了吃,秋满乐呵的嘴巴都合不住,心里直念叨自己小姐真好,跟着小姐还有肉吃呢。

  接连几日都是阴雨绵绵的,天空像是蒙了一层灰色的幔布,丝毫不见天日,就连老夫人那每日的晨省都免了。

  秦仙儿照着记忆中的气味,把纸上写着的药材修修改改好几次,最终敲定了药方,就只等天一晴就去药铺买些药材了。

  阴沉沉的天色压抑着屋子里也是一片昏暗,这样的天气用来睡觉再合适不过了。

  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秦仙儿触景生情,她起身走向窗边,轻轻打开雕花木窗,任由雨水飘落进窗子里。

  入了秋,又下了几场雨,原本燥热的天气一下就变得又湿又冷。

  她用圆润的指腹摩挲着窗台上的水珠,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以前每次一下雨,她就闹着出去玩,哥哥们就变着法子哄她,让她骑在背上当作英勇的女侠,带着她满屋跑,爷爷还把自己晾药的竹耙子给她做佩刀用。娘坐在软榻上绣着鞋垫,爹就在一旁拿着账本细细读着,笑声充满了整个屋子,一家人其乐无穷。

  她嘴角浮着淡淡的微笑,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晶莹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飞快的用帕子擦拭掉,生怕别人看见。

  宝儿在门口探了探头,瞧见秦仙儿站在窗下正出神,她端着一壶刚沏好的花茶,笑着走进来。

  “小姐,您别在窗口吹风着凉了。”

  宝儿搁下茶壶,快步走过去将窗子关好,然后摸了摸秦仙儿的袖口,皱眉道:“小姐,您的衣裳都湿了呢,奴婢帮您换件新的去。”

  秦仙儿回过神,摸着有点潮湿的外衫袖口,问道:“秋满呢?”

  她的衣物一向都是由秋满保管的。

  “秋满姐说头晕,在屋子歇息呢,许是这两天变冷着凉了。”宝儿说罢低下头,右手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袖子。

  “那就随便换一件吧。”

  秦仙儿转身就要朝里屋走去,今日她的心情不怎么好,没什么心情捯饬自己。

  “小姐,您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奴婢给您拿去。”宝儿扶着秦仙儿在桌前坐下,斟了一杯热乎的花茶递去。

  “恩,去吧。”

  每逢阴雨天,好像不怎么口渴,秦仙儿搁下手中未入口的花茶,凝视着宝儿离去的身影。

  往日即使秋满不在,宝儿也不会对她关心之切,顶多算是恭恭敬敬、不冷不热,怎么她今日表现的异常积极?

  宝儿寻了件玫红绣百花滚金边的外罩,神色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小姐,这件是织物院刚做的一批新衣,正好您先穿了看看怎么样。”宝儿根据自己的印象,给秦仙儿挑了件自以为合她胃口的衣裳。

  “放回去,换那件宝蓝色的缎面外罩来。”秦仙儿蹙眉。

  她虽然喜欢华衣艳服,但是在不出门的情况下,她更愿意穿舒适点的衣服,还是秋满做的更合她的心意。

  “是,小姐。”

  宝儿忽地被一盆冷水浇灭了热情,愣了一下,低着头又回去里屋,换成秦仙儿说的那件衣裳。

  侍候秦仙儿更衣时,她的动作明显的僵硬了很多,好不容易敷衍了事,便向往日一般急匆匆的离开了屋子。

  等宝儿离开后,秦仙儿直径走进里屋,褪去身上的外罩,单留一件白色的纱衣长袖裙。

  她举起衣服仔细的闻着每个细节之处,待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后,又打开衣橱,轻轻嗅着衣物传来的淡淡皂荚味道。

  虽然不知道宝儿有什么目的,但她的异常之举让秦仙儿不得不提高警惕,不敢松懈一丝。

  确定了宝儿没有在她衣服上做什么手脚后,秦仙儿随手把衣裳穿好,在里屋慢慢转悠着。

  秋满在下房醒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她看着窗外黑压的积云,猛然从床上跳起,拍了拍自己昏沉的脑袋,合了合外衣就往秦仙儿的屋子里跑去。

  她本来只想躺着歇一会儿,怎么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小姐的午膳用过了没有。

  “小姐,奴婢不小心睡过了头,还请您责罚。”

  秋满站在门口,抖落了身上的雨水,一脸焦急的看向淡然坐在桌边的秦仙儿。

  秦仙儿起身,招呼秋满过来,然后用手抚上秋满的额头,感觉到秋满没有发热后,她笑道:“听宝儿说你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了?”

  秋满脸颊微热,有些内疚,小姐这么关心她,她竟然一时疏忽睡了过去。

  “奴婢没事,就是那会子跟宝儿闲聊,突然就头晕的慌。奴婢已经没事了。”

  说完,秋满就提着茶壶要给秦仙儿再添些茶水。

  “怎么是玉兰花茶?小姐您不是不爱喝玉兰花茶吗?”

  秋满看着桌上还是满杯的茶水里飘着几个白白的花瓣,皱了皱眉。

  “这是晌午前宝儿送来的,等会儿换了吧。”

  秦仙儿燃了一盏油灯,不经意的说道:“你跟宝儿就呆在屋子里闲聊,也没干些别的吗?”

  秋满挠了挠脑袋,也不知道秦仙儿这么问是何意,她回想了一下:“也没干别的什么,屋里黑黢黢的,连女红都看不清。”

  “没喝口水偷吃些点心呀?”秦仙儿眸带笑意,逗着秋满。

  “没,奴婢才没有偷吃呢。就聊得口渴,喝了几口茶水。”秋满连连摇头。

  “茶水?那茶水还有吗,连壶拿过来叫我瞧瞧。”

  “奴婢去找找看还有没有。”

  秋满也算机灵了一回,一下就想到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头晕睡过去;而且宝儿平日里给小姐沏茶都是随便夹些茶罐里的茶叶,今日怎么会费心给小姐泡了一壶花茶。

  就连反映迟缓的秋满都怀疑宝儿有什么问题了。

  杯子里的玉兰花静静的沉在水底,那浓郁的味道终究让秦仙儿喜欢不起来,虽然玉兰花开时芳香美好,但泡成茶时还是有些腻人。

  “小姐,壶空了,但奴婢还是拿来了。”

  怕雨水打湿了茶壶,秋满便用衣服裹了起来,进了屋,才从怀里把茶壶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