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谢恩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3264 2020.02.20 08:00

  秦仙儿一脚刚迈进大殿,数道目光齐齐向她看来。

  此时卫宜已经换了一席曳地粉色水袖纱裙,她娇羞一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自小被李氏精心栽培,请的名师指点,就是为了能在宫宴时大放光彩。

  卫宜眉目含情,柔柔的看向秦仙儿,贴心的说道:“二姐,你快些来,古琴已经准备好了。”

  这都为她准备好了呢,秦仙儿脸颊微红,嫣然一笑,迈着步子踉踉跄跄的往前挪着,任谁看了都知道她是喝醉了酒。

  李氏撇了撇嘴,嫌弃的看向秦仙儿,她知道秦仙儿会在宫里惹事,这下把侯府的脸面全丢干净了。

  卫姝则是垂头坐在李氏一侧,时不时悄悄张望着风轻云淡的太子。

  “原来她是卫二小姐呀,怎么喝成这样子。”六皇子啃着盘中的水晶肘子,说话含糊不清。

  萧景珩神色倒是淡然,刚刚看到秦仙儿连喝几壶酒,若是不醉才叫奇怪呢。

  “民女来迟了,还望皇上恕罪。”秦仙儿离得老远就扑通一声跪下。

  皇上看着秦仙儿微醺模样,微微皱着眉:“无妨,起来吧。看这样子,你今日是无法演奏了。”

  卫宜狠狠的盯着秦仙儿,心里一阵恼怒。本想着让她出丑,却没想到她竟然在宫宴上喝的烂醉,这下连演奏都不成了。

  “多谢皇上,这甜酒太好喝了,民女就忍不住多喝了几杯。”秦仙儿起身上前,“民女的三妹自幼才情了得,舞跳得极好,若今日跳不了实在可惜。”

  “哦?是吗,那朕可不能错过了。”皇上一听,来了兴趣。

  卫宜听秦仙儿要演奏,惊得一愣,她一个自小什么都没学过的野丫头,怎么会演奏,莫不是喝醉了酒在耍酒疯。

  不过,既然是她自己要出丑的,那就怪不得她了。

  卫宜谦虚的行了一礼,眼中划过轻笑,心下一阵痛快。

  “我今日喝醉了酒,自是弹奏不了什么曲子。不过三妹的舞艺很是厉害,不论什么样的曲子都能跳的出来。”秦仙儿笑道,“那我今日便来弹奏一曲醉曲,也好让三妹来一支醉舞。”

  只见皇上龙颜大悦,连叫了几声好:“朕还从未见过这种醉舞,今日可要好好欣赏一番。”

  卫宜两眼一黑,醉曲是什么,醉舞又是什么?她从前可曾未听说过。

  秦仙儿走到卫宜身旁,挑眉悄声道:“你若是跳得不好,那可是欺君之罪。从你算计我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跟你同归于尽的打算。反正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不怕。”

  说完,秦仙儿勾起红唇,款款走向那架支好的古琴。

  她当然不会真傻到把自己的性命赔进去,喝醉酒的人说的话怎么能当真,顶多是扫了众人的兴趣罢了。

  众人皆是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卫宜。

  “醉舞?没听说过,还真是稀奇。”

  “不亏是侯府的小姐,竟能想出这种舞曲。”

  卫宜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听了秦仙儿的话,心下漏了半拍。

  皇上都发话让演奏了,她不跳那是抗旨,跳得不好那是欺君之罪。秦仙儿这是打定主意要把她坑死。

  秦仙儿刚坐在古琴前,白皙的手指还未碰及琴弦,只听得殿内一阵慌乱叫喊。

  “不好了,卫三小姐晕过去了!”

  “太医!快去叫太医!”

  秦仙儿抬头望去,只见卫宜侧身趟倒在地,双目紧闭。

  李氏满脸惊惶,手中的酒水洒了一身,她忙吩咐人把卫宜扶去偏殿。

  本来她还得意的要看秦仙儿出丑,可这怎么变成了卫宜晕倒了。

  秦仙儿笑意更浓,卫宜晕倒的可真是时候呢。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卫宜的身上,只有萧景珩和姬京西注意到秦仙儿不经意的笑容。

  萧景珩眯眼凝视着那个狂傲的女子,柔软、狡黠、自傲,哪个才是真的她?

  嘴巴里已经麻木到没有感觉,姬京西撂下酒壶,扯着嘴角狷狂一笑,他知道秦仙儿并没有真的醉,就如同他一样,一切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卫宜被扶下去后,秦仙儿走上前跪叩首,恭敬道:“三妹身弱体娇,这醉舞怕是跳不成了。还望皇上恕罪。”

  皇上面露遗憾,叹声道:“罢了,只可惜朕没这个眼福啊!”

  “醉舞看不成,民女斗胆献画一幅,也算略微弥补刚刚的遗憾。”秦仙儿淡定的声音响起。

  舞和曲她虽然不懂,但别的才艺她可是样样不差,甚至精通。

  卫向江眉头一皱,简直胡闹!秦仙儿会不会作画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老夫人常念叨女子无才便是德,从不给家中的丫头们请老师。秦仙儿哪能会作画。

  卫宜懂些琴棋书画,还都是李氏私掏腰包给她请的老师,秦仙儿估计连笔都不会拿。

  卫向江忙走到秦仙儿身旁跪下:“皇上恕罪,犬女已醉,说的都是胡话,还望圣上不要当真。”

  说罢,他侧头给秦仙儿使了个眼色。

  秦仙儿只当看不见,卫宜和李氏今日想让她出丑,她偏偏就要出风头,气一气李氏母女。

  “皇上,民女没醉,民女是真心实意想要献画一幅,表示民女对皇上的敬重之情。”秦仙儿抬头,真诚清凉的眸子看不出一丝醉意。

  奉承还是有用的,皇上哈哈一笑,捋了捋龙须:“既然你有这份心,朕也想看看你是怎么表示你的敬重之情的。来人,抬桌子来。”

  “多谢皇上。”秦仙儿笑着叩谢。

  卫向江低头扯了一下秦仙儿的袖子,低声怒道:“你若是画不出来,我可怎么保你?”

  秦仙儿对着卫向江甜甜一笑,就如同对自己亲生父亲撒娇那样,悄声道:“爹,你放心吧。”

  卫向江心里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平日里惧怕他的二女儿对他如此亲近。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决定想想一会儿秦仙儿作不出画,他该怎么跟皇上解释,让皇上不震怒。

  画桌抬上,小宫女在一旁研好磨。秦仙儿上前提笔,笔尖在纸上迅速的挥舞着。

  只见她周身的气息少了平日的慵懒,多了些严肃和凌厉。

  落笔提笔,一气呵成,墨汁在纸上淡淡的晕染开来,桥梁船只、房屋城楼跃然纸上,草草几笔又绘出形态各异的人物和马车。

  桌子离上席近,太子和王爷等人还算看得清楚。萧景珩轻扇着折扇,看到秦仙儿画了一半时就知道了她的心思。

  “这卫二小姐真是深藏不露啊!”六皇子悄声道,“回头我请母妃去打听打听,先下手为强。”

  萧景珩瞥了一眼六皇子,淡淡道:“你还没封王就这么等不及了,小心父皇知道了责骂你贪图享乐,沉迷女色。”

  “三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哥你说对不对啊?”六皇子笑的合不拢嘴,露出一排小白牙,他的目光又打量着那个婀娜多姿的少女。

  “我觉得老三说的对。父皇不喜我们沉迷女色,成家过早,我们几个封王时候都还没娶妻呢。你这么做了肯定又得挨骂,还是好好读书去吧。”秦王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再说了,老三和老四都没定亲,哪轮得到你着急了。”

  秦王心里贼笑,小样,我们哥几个都是年晚才成亲,还能让你早了。

  六皇子撇了撇嘴,泄气的躺倒在另一旁的襄王身上,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襄王:“四哥,你今年能定上亲吗?”

  襄王侧头,微笑着摇摇头:“不好说。”

  秦仙儿的画也作完了,末了,她又在画的左下角狂草的写下:

  古往今来皆平和,繁荣昌盛看今朝。

  “民女不才,但请皇上过目。”

  秦仙儿让开半个身子,皇上身旁的小太监忙走来,双手捧着画卷呈上去。

  大殿内安静的出奇,众人皆小心翼翼的看向永安帝,也不知卫家二小姐的画合不合圣意。

  永安帝看着那副画皱了眉头,不过是画了些民间街景,也没什么特别的。

  当他的目光看那那两行字时,不禁喜上眉梢,爽朗的大笑起来:“好一个繁荣昌盛看今朝!这字狂傲不羁,一点也似女子家写出的,甚和朕的心意。宣平侯,你可真养了个好女儿。”

  “犬女不才,皇上谬赞了。”卫向江脑袋一片空白,还没反应发送了什么事,下意识的谢了圣恩。

  “寻常女子都是画些花草鸟鱼,你怎么会想到画市井街市的?”皇上面上带笑,显得越发和蔼。

  秦仙儿上前福身一礼:“民女每次去街头采买,都会感叹如今的繁华景象,心中更是感激皇上赐予天下百姓之安宁长乐。所以心有所慨,作了一幅安居乐业图。”

  众人这才知晓秦仙儿画了一幅民间街景,纷纷暗道秦仙儿心思缜密。

  “好一个安居乐意图,赏!宣平侯养女有方,亦赏!”皇上面上洋溢着喜色,大手一挥,宣旨下去。

  秦仙儿和卫向江同叩首跪下:“微臣、民女叩谢圣恩。”

  秦仙儿得了一尊刻花雕枝的金丝油墨砚台,这可羡慕坏了白渺。

  通过之前跟秦仙儿的相处中,白渺也知道她是学识多才的女子,确实配得上这块极品的砚台。

  白渺笑着对卫稚道:“恭喜你啊!”

  “谢谢。”秦仙儿笑着回道。

  然后她顺手又拿起桌上的糕点塞入口中,刚刚那狂妄自信的样子早已不见,两个腮帮子被塞得鼓鼓囊囊的。

  吃的时候就该这样敞开了怀吃才痛快。

  “别吃太多了,这会儿已经晌午了,该上硬菜了。”白渺看着秦仙儿吃得开心,不忍心的劝道。

  秦仙儿忙喝了几口水,把糕点咽下去,乐呵道:“没事,我还能吃。”

  白渺一愣,没想到秦仙儿这么能吃,看来以后招待她是要多备些饭菜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