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真巧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054 2020.03.24 04:00

  难得一个大晴天,太阳晒得人昏昏欲睡,秦仙儿坐在院中的摇椅上阖着眼,感受着眼下通红的光照。

  “小姐,刚奴婢听外头的丫鬟说桂香楼推新菜了,叫酥皮甜酒鸭,咱要不要去看看?”秋满一边采摘着花圃里干枯皱巴的果子,一边道。

  秦仙儿在屋子都躺了两日,人都有些没力气了,听说桂香楼出新菜,她才睁开眼,懒洋洋的道:“听着名字到是新鲜,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这样说着,她还是起身换了身衣服。

  秋满手头还有些活计没做完,就叫四喜跟着秦仙儿一起出门了。

  两人从府里出来没有叫马车,就在溜达着去桂香楼。

  用秦仙儿的理由,现在是晌午饭点,去桂香楼的人肯定多;等她们溜达过去,正好人少了,能多点些好菜。

  四喜就是个小孩子心性,看见什么都觉得好奇好玩,东摸摸西看看。

  秦仙儿看见她眼中的晶亮的光芒,觉得心情都好了许多。

  她压抑了这么久,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上那股子少女般的清纯透澈了。

  她给了四喜些碎银子,让她看到喜欢的就买下,回头和秋满一起分了。

  两人到桂香楼时人果然已经没了多少,客人零零散散地坐落在。

  一进门,四喜就冲到柜台前:“掌柜的,来一份脆皮什么鸭。”

  “脆皮甜酒鸭啊,早上开门就全买光啦,明儿个早点来吧。”留着羊须胡的掌柜的在柜台后,头也不抬地敲着算盘。

  四喜瞪着眼,愣了半天才回到秦仙儿身边:“小姐,鸭子卖光了。怎么这么快!”

  掌柜的说的话秦仙儿自是听到了,不过这会儿她的注意力不在鸭子的身上,而是被角落里一男一女引去了注意力。

  那女子虽然身着粗布麻衣,长得却是小家碧玉,通透温柔。

  那男的一身端着身子,严谨一番文人风骨,这不是贺兰信吗?

  女子含羞一笑,满是崇拜地看向贺兰信,眉目间尽是数不清的情愫。

  贺兰信冲她微微一笑,用手擦拭着她嘴角残留的碎渣,毫不避讳。

  秦仙儿高昂着头,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走向贺兰信,周身的气场震撼强大,压抑得周围人都低下了头。

  她眼神里全是轻蔑和鄙夷,贺兰信不是都给白渺送过信物了吗,怎么还跟别的女子有如此亲近的行为。

  四喜见秦仙儿没有说话,却盯着一队吃饭的男女看的紧,那抹笑意让人心生寒意。

  她咽了一口唾沫,便默不作声跟在秦仙儿的身后。

  那对男女似是察觉到有人朝着他们走来,都抬起头望去。

  女子一脸好奇的望去,看到面色不善的秦仙儿,她紧张地攥了攥帕子。

  贺兰信脸色涨红得犹如猪肝样,他轻咳着掩饰着尴尬,对着秦仙儿道:“卫小姐,好巧啊。”

  秦仙儿停住脚,垂着眼睑斜睨了贺兰信一眼,讽刺道:“贺兰公子,还真是巧呀,没想到出来吃个饭,还能撞见你和别的女人私下相会。”

  她的声音不大,却让屋里的人都听得真真切切,那些人不敢明目张胆的抬头张望,耳朵可是立得尖尖的。

  那女子瞧见贺兰信的异样,一下子就反映了过来,紧盯着贺兰信问道:“信哥,这是怎么回事?”

  贺兰信支支吾吾半天,只道:“庭儿,回头我再与你解释。”

  秦仙儿挑眉,笑道:“回头解释?还会什么头?在这说不清吗?”

  她侧头问道那女子:“这位姑娘,我只问你一件事,你与贺兰信是什么样的关系?”

  那个叫庭儿的女子看到秦仙儿穿着华丽,相貌绝美,心头泛起一阵酸涩:“我与他......”

  “她跟我只是同乡,路过京城看望我。”贺兰信忙打断庭儿的话。

  庭儿一怔,鼻子一酸,眼眶里噙着泪水:“信哥......”

  贺兰信警告的眼神扫去,庭儿忙闭了嘴巴,秦仙儿可不瞎,看得真真切切。

  “贺兰信啊,贺兰信,你以为说得这些话我会信吗?本小姐随便一查便知你们的关系,用得着这么瞒着吗?”秦仙儿淡淡地扫了贺兰信一眼。

  “卫小姐,我和她真的没关系......”贺兰信连忙起身摆了摆手。

  “这些话用不着跟我解释,你自己去跟白小姐说罢。”秦仙儿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对着四喜吩咐道,“去跟白小姐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是。”四喜总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贺兰信在老家都已经有了相好的,来京城里还想攀上尚书府的高枝,最关紧的是人家相好的都找来了,真是叫人唾弃!

  望着秦仙儿离去的背影,庭儿忍不住呜呜哭道:“信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贺兰信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我在京城落了脚,一定把你接过来。”

  庭儿颤抖的身子一震,接着又是一阵呜咽。

  桂香楼的楼梯拐角处,一抹紫色身影飘过。

  秦仙儿出了桂香楼,深吸了一口气,她只希望白渺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不要太伤心。

  “卫小姐,好巧!”悠长带着慵意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秦仙儿听到这句话就直皱眉,回过头,却瞧见姬京西那张妖孽般的脸庞。

  “舞阳王!”秦仙儿淡笑着朝他行了一礼。

  “卫小姐有兴致陪本王喝一口吗?本王请客。”

  姬京西邪邪一笑,勾得人春心荡漾:“权当上次对卫小姐的一片谢意。”

  秦仙儿微微皱眉,瞥了一眼店里坐着的那对男女,登时没了心思:“多谢舞阳王一片好意,民女今日心情不佳,改日吧。”

  “卫小姐可是因为店里那两个人?那咱们换一家吧。本王知道,这城中还有一家不出名的小店,菜肴也甚是美味可口。”

  姬京西满含笑意地盯着秦仙儿,那天生带着王者震慑力的眼眸容不得她说一个“不”字。

  秦仙儿心头划过一丝不好的感觉,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子最好不要惹。

  “民女的丫鬟去了白府,一会儿她回来找不到我肯定会着急的......”秦仙儿避开他的眼眸,淡笑着道。

  “无妨,本王派人在这等她,你的丫鬟一来,便带她去找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