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京入宫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3077 2019.10.13 13:25

  “这剑!”叶蜡被他惊了,“你怎么拿这个剑。”

  段京密不抬头“我的剑都落在外面了。”说着只把自己的鱼放在架子上翻起来了。

  叶蜡紧紧握着包着剑柄的帛步。见他面不改色,也没再说什么。

  只被他的胆量和奇异行为给惊了。

  只能也有样学样,拿着烤了,只他只给自己架了一个架子,叶蜡只能用手拿着烤。

  才那鱼肚已经被剖开了,清洁干净了。

  只没想到看似不识人间烟火的小子,实则比其他贵族公子哥厉害多了。

  叶蜡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他,只脸上如身体一般白净的,只看上去病病弱弱的。像个深闺里的大小姐。

  但是见他指挥大局却是一副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觉得人不可貌相了。

  眼睛似乎是内双,这里的人没有什么特别深的双眼皮,毕竟深双眼皮是洋人的特征。

  自己这身体也是内双。

  这里多数是单眼皮和内双型。

  就是他的头发一丝不乱,自己是最惊讶于此的,这几天二人在一起,无论是前两天从井里摔下来,还是刚刚下河摸鱼,他却没有丝毫发动。

  这可是自己万万不能做到的。自己都怀疑他是一见自己离开了,就重新扎一下头,自己一别过脸他就拿出小梳子在头上挠挠。

  想着那样子,面上忍着笑意。段京密不知道他咋了,只见他一脸笑,私下奇怪。也不言语。

  这两天跟他待着一起,已经不会再大惊小怪了,叶蜡本来就是一个怪人,他是已经认定了的。

  只想到这里段京密倒是想把叶蜡抓回去好好研究研究,那皮肤冒血,一阵之后皮肤却丝毫无损是怎么回事。

  他阅遍医书典籍,听说也没听说过。这世界上还有这种事,自己已经把这个当做是叶蜡的特殊了。

  自己想好好研究研究他,只一想到他的“龙阳之癖”段京密望而却步了。不想与他多言语。

  怕惹出什么事来。

  只等着鱼香味出来,叶蜡直饿的眼睛都绿了。

  拿起,猛咬一口,滚烫,往外直吐舌头。眼泪也跟着流下来。

  段京密低下头暗暗笑。吭吭两声,又把头抬起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自顾自的接着烤自己的。

  把鱼又转了一边。叶蜡又把鱼放下。学着他接着转几圈。

  舌头尖和上颌已经没有知觉了。

  这时段京密的则已经好了,拿下来,拿刀剥开外面已经糊了的鱼皮。只白花花的鱼肉爆开。

  浓香四溢。叶蜡看他靠近吹一吹,轻轻咬了一口,嚼碎。

  叶蜡见他突然面露异色就盯着他。立马把鱼又放回架子上,连忙吐了。一脸痛苦。

  叶蜡憋着笑。拿衣袖低低捂着脸,正好,那衣袖长度正把自己捂着。但是挡不住自己笑的发抖。

  段京密大声说“这鱼不宜食用。”他一皱眉,“这是观赏鱼。”

  叶蜡听见也仔细观察起来。只看不出头绪,只烤熟了颜色就跟普通的鱼一样。

  只自己经过如此的折磨已经饿的发疯了。

  顾不上其他,拿下来,这次她好好吹吹,只再咬一口,只嚼一下。那苦汁就涌在自己嘴里。

  只叶蜡现在饿的没有感觉了,只面前摆块石头,她都能消化了。

  狼吐虎咽的把自己和段京密的两条鱼全给吃了,连鱼刺也没吐。

  美滋滋的捂着肚子。

  段京密看他,被他吓到了。叶蜡回望。

  赶紧转过头。起身“这附近肯定有人家,我们四处去找找。”

  “不用。”段京密回头。叶蜡又说“我知道这是哪。”

  “这是相国寺后院子。”段京密念叶蜡脑子坏了。

  “不是,这鱼我见过,是我们刚刚从寺内过来的那条河里的。”叶蜡直说了。

  只叶蜡跟数珠来这河边,见过这鱼,以前自己也没有见过什么鱼啊啥的。

  也好的,见得少自然不会混淆。

  刚才只那鱼被烤的表皮糊了,没注意去看,只吃完,又看,就记起来了。

  “是这样……”段京密念一句,“我们已经出来了。”

  叶蜡回“可是我们来的时候没有这座山。”

  段京密轻言“因为我们现在在河的另一边。”

  叶蜡站起来,自己没懂。

  “就是说,入口在中间,开始是往左进的,现在我们是迂回到了入口的右边。”段京密向身后一望。

  段京密感叹,心里暗一句总算是能跟这个怪人分开了。不然自己再被他吓到说不定要拿刀砍他。

  叶蜡也跟着他望。

  段京密从他手里把两把剑取过来,擦干净,装好。

  叶蜡注视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其实心里想要过来一把。

  段京密感觉到他所想,开口“这剑是阴阳双股,不适合两个男人分开用。我就代你收着。等到有机……”

  “哦!”叶蜡打断回一句。其实叶蜡已经了解他所想,只自己根本不会用剑,不想要的,只想逗他一句。

  吭吭两声,段京密想缓解一下尴尬情绪。

  见他样子,叶蜡微笑咬舌。

  只这剑竟有力让两个大活人同时进入幻境,若是利用起来,则不可小觑。

  “那走吧。”段京密把剑背在身上,开路走在前面。

  叶蜡跟着,不言语。

  只自己已经被他的可爱样子逗乐了。

  折腾到现在,回到寺中已经是晚上了。

  总算回来了,到了寺里,叶蜡哪儿也没去,直接奔食堂了。

  抓起来馒头饼子一顿塞。

  则和段京密从入寺就分开了,他是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去了。

  等到叶蜡吃饱喝足,才来到老夫人那里。

  只巴林受伤,叶钟山已经带着他回京去寻大夫了。

  老夫人说是轻伤,无什么大碍。要留叶蜡吃饭,只叶蜡已经吃的撑了。只困的不行。

  就只好让叶蜡先好好休息着,待明日再一同回京。

  叶蜡从命。

  次日天还没亮,叶蜡就惊醒了,梦里全是昨日在幻境里的景象。

  头一转,想叫人。又想巴林不在,转头又躺下了。

  那画面还是想不起来,但是就像在眼前一般。自己翻来覆去,就是没有印象。

  回京。

  叶蜡昨晚一夜不安稳的,加上这两天受全了罪,一起来就发了高烧。一路上都是浑浑噩噩的。

  只回到京中。老夫人派人来说,巴林现在在医馆,不能来服侍。

  给了一个新的孩子过来。只跟巴林一边大。

  叶蜡见了,没要,只说过两天巴林回来了,不好看。

  只夜夜都是不安稳。已经是夏天了,只时时刻刻觉得冷,自己点了个小炉子抱在怀里。

  且食之无味,难以下咽。叶蜡则这两天的请安也都没去。

  “二爷。”是玉璧。

  叶蜡坐在软椅上,眼神放空“什么事。”

  玉璧“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说五天后的端午节,让公子一同去面圣。”

  叶蜡坐正“让我去?就说我病了不宜出行,发着昏再做了错事,则不好了。”这也是实话吧,确实是很不舒服。

  玉璧又言“听说是圣上下的圣旨让公子去呢。”

  叶蜡一皱眉淡定言“那老夫人还说什么没有。”

  玉璧“没了,只吩咐让我们好好伺候。”

  叶蜡嗯了一声,“哎。”又把玉璧喊回来“还有谁跟我一起去。”

  玉璧“就是老夫人,二爷和钟山公子。”

  “嗯,下去吧。”叶蜡只想叶钟山去是必然的,只自己怎么也在皇上的圣旨中。

  料想自己的名气应该没有那么大,可能是盛玉的事被知道了。

  也可能是圣上的临时起意。

  只自己这两天是一直病着,头发昏,确实是不好。

  下午叶老人派人送了一套袍服,叶蜡也没看,直接收着了。

  只此后几天一直是在床上昏睡着的。

  只食量见长,比前几个月,多了几倍的量,吃下又接着睡了,只一醒来就是一身的汗。

  浑身不是滚烫就是冰凉,吩咐玉璧说自己染了风寒,这两天不去请安。也不要老夫人挂念着,自己无大碍。

  褚兰和老夫人来看过,只昏睡着,只好又回去了。

  只到了入宫的前一天,身体好了,又神气活现的。

  玉璧日夜伺候着,见他好了,也总算是安了心。

  只叶蜡想不起来这几天的事情,只记得从寺中回来和要去面圣的事。

  仿佛这几天就不存在。

  叶蜡是很淡定,玉璧也不提。

  自己在院子里溜达一圈,神清气爽。身体也舒展了很多。眼里花也是花草也是草了。

  又跟玉璧他们开起玩笑了。

  又试了试老夫人送来的衣服,正合身的。

  只想着入宫的事情,陡然觉得兴奋,从自己穿越过来就一直期待着能入宫去看看,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次日下午,老夫人叶蜡和叶钟山出门。

  路上熙熙攘攘的,则端午节,百姓们跟比这些皇亲贵族开心百倍。

  街上热闹非常。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涌来过去,本来是走西边的路,则是不会有所打扰的。

  只是老夫人想来见见,叶老夫人也是一向不在乎这个什么冲不冲撞,她是喜欢热闹的。

  在这种日子更是欢喜。

  叶蜡在轿子上,贴着人群,都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音,和一些孩子的笑声。

  叶蜡透过窗缝,看着街上,也享受着着难得的人间景象。

  一眼瞥见一个人身上穿着和面相不似我朝百姓。

  叶蜡好奇就回头望他,则不见人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