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人密室(四)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226 2019.10.12 15:35

  刚刚迈步下去,左手边的墙壁上正当当挂着几千幅绣作。靠近认了,皆是一个同女子的神态容貌。

  骑马,拈花,跳舞,吃饭,酣睡,出神。

  无疑是刚才壁画上的女人,只现在是绣在绢布上。

  丝丝密密,每一绺头发都细致入微。铺满了一座山。

  最大的一副长宽皆有有几十丈。端端放在中央。

  此女不似我族女子拘谨。随意蹲坐在河边。又向这边笑望的温馨场景。

  身边水花四溅,额前的碎发飘飞,言笑世无双。

  那女子衣着尊贵,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

  那家纹!?自己见过。段京密暗忖。

  叶蜡则不管段京密的出神,径直往前面去,望下去。

  这边明显是装修过的,墙壁上是亮晶晶的,水亮亮。

  摸上去也是光滑的。

  连屋顶子也是泛是水晶的光泽。

  跳跑着下去。

  水池,有一个小河。两边汇成一股,聚在一起又交汇流出。

  赶紧跑下去,近了看。拿手一探竟是温的。

  这正是叶蜡的想要。

  又跑回去看了段京密一眼,“公子,这有个池子,我先把这一身的泥给洗了去。”急忙忙去了。

  段京密头也不转,翻起来这里的典籍,每一册都是珍本。“嗯。”

  叶蜡折返回去,脱了衣服,拿脚探探进了池子中。池子边缘,只半人深。

  水温适当,只自己才进去,一身的血污,被泡发,一池水全被染红了。

  拿手摸上去,全化了。随着温水的一蒸,叶蜡这才清楚,全是的血,厚厚的一层。

  只自己没有一点伤痛的,没有任何的伤口,除了那被蛇咬的地方。又流了点点血,水淹了有点疼。只手边没有可以擦的东西。

  只被温水泡着还好。

  自己洗净了身子,才想起自己的头发来,黏黏腻腻的。自己憋了一口气,往里面一浸,头发全散开,有自己整个人那么高的,自己很烦,虽然这头发不算难看。

  在现代的时候,自己也是长发,自己也是喜欢的。

  只这现在也太长了,就成了拖累了。揉揉搓搓半天,才算洗了一遍,自己真的被其所累。

  平日里箍发,绑头就要好一会儿。

  “哎。”段京密下来了。

  叶蜡回头“啊!”一声,往水里一进。段京密停下脚步。“怎么了?”他手里拿了一件衣服。是刚刚他在外面箱子里发现的,估计是主人留在这的,看上去还很好,没什么损伤,也没朽坏。

  又想叶蜡没有换洗衣服,才送了下来。

  段京密见叶蜡大叫一声。往水里躲的样子,直皱眉。不知道叶蜡是什么情况,像个女人一样。“你还怕被看吗?”语气带着惊讶和一丝嫌弃。

  叶蜡看他拿着衣服,心下明白了。不知道说什么。

  段京密见他不言语,又往下走一步,把衣服放在,池子边上的石头上。

  叶蜡眼看着他出去了,才敢动。靠近摸了一下衣服。是底衣和外衣两件。

  自己赶紧了,又泡了泡头发,全部浸干净了,又没有布去擦水,只坐在旁边,拿手推了推。

  天气热些,一会儿功夫也干了,拿起那衣服,赶紧穿上了,不合身,这衣服的主人明显比自己壮很多。

  这身体的别的不说,身高是绝对没问题的,一般的男人也有比自己低的,只这衣服一套上,就像偷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一样。

  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自己的鞋子也全是血泥。段京密没有拿鞋子过来。

  叶蜡在水里泡了泡,拧巴两下,把袜子和自己的底衣也洗了。

  放在旁边的石头上。那温泉旁边的石头也是有温度的。

  只一会袜子就干了。

  叶蜡穿上袜子,鞋子却没干的。这里的地面,是拿了砖铺上的,叶蜡只穿着袜子,在这洞里坐着。

  水光映照在头顶,亮闪闪的。

  叶蜡拨弄着未干的头发,发质到是很好的。

  只等了一会儿,鞋子大半干了,叶蜡赶紧穿了。

  出去了。

  此时段京密坐在这里唯一的桌子前,桌子上累着十几本,各种颜色的书。

  不出所料的话,应该都是医书了。

  叶蜡出来,段京密听见了,只没抬头,直到把这一页看完,才抬头来。

  只见着叶蜡披着头发,一身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皮肤晶莹剔透。

  就跟一个清秀少女无两样。站姿扭捏如深闺女子。

  段京密心中早有所想,这人定有龙阳之好!

  不再看了,叶蜡则没注意到段京密所想了。走到他身边,朝他手上的书看了一眼,果然是医书,上面画着各种小人的穴位。

  只这一靠近,段京密突然有些紧张。

  他一向没想过这种事。

  叶蜡又过来“公子有没有发现什么。”

  “我不是!啊!?噢!没有。没有。没发现。”段京密一些尴尬。

  “那里还有一些衣服,你再去选选吧。”段京密手里拿这书,急往后面一指,也不看他。

  叶蜡受意,往后面走。略过书桌,段京密身子往对面一侧,离他远些。

  叶蜡过去,一个小暗阁,转过一个弯子,几个箱子,和三排衣服,不是蛮多。

  只还是很精细的,由颜色从浅到深,由大到小。整齐排好。

  略略看了,全是男人的衣服。从薄衫到棉衣。一年四季的衣服全部在这了。

  主人是常住在此的。看上去有些的已经朽了。只还有大部分还是完好的。

  不能太冒昧了,这衣服在身上一比量全都大很多。只怕穿上去也很奇怪。

  最后选了一件圆领锦袍,拿带子给绑着,一丝风也不露,整个一个细腰粽子。

  顺便拿旁边的绑带把头发扎了起来,还未全干,就不完全扎上。

  吭吭两声,段京密站在门口,叶蜡把衣服放回去,转过脸。

  “这你的衣服。放这了。”(在上面暗室的桌子旁边,叶蜡刚刚迷着的时候,段京密从伤口上解下来放着的。刚刚上去拿下来的。)

  叶蜡出去是自己的外衣,放在门边台子上的。

  叶蜡拿起来,上面全是干涸的血肉。

  只还好是自己的合身衣服,赶紧拿下去,冲泡了。洗净放在石头上。

  “此地不能久留。我们从这里出去。”段京密从上面阶子上缓缓下来。

  叶蜡站起来,朝着段京密的眼神望了。是温泉的聚流处。

  像劈开的山岩,缓缓流出去。里面不透光。

  “这里?”叶蜡低着头往里望。

  “有河。”叶蜡被他吓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段京密突然站在他身后大声一说。

  看着叶蜡被吓到的样子,段京密心里有些开心,总算是报了一仇。

  又开口“这河是流动的,自然是与外界连着的。”自顾自的走了,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略过了叶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