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入营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004 2019.10.18 19:11

  只外面的百姓虽然不敢靠近,而叶贺兰的马车是定制的,全天下只此一辆。

  京都百姓俱识得,虽然数岚没有露面,但是以叶钟山的身份,一言一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不出半天,此事定要传遍全京城!

  二人不欢而散,叶贺兰只当数岚是没事找事。朝上吃了瘪,下了朝撒气来了。根本不想理他。

  数岚生了一肚子气,刚刚进了家门,就把帽子往地上一砸。大骂叶贺兰是无耻小人。

  立马告诉数母,自己断不同意。

  自己绝对不会和叶家联姻。

  三月后的选秀大典,定要把数珠送进宫去。

  数母无解。知道数岚是早上上朝的时候又受了叶贺兰的气。

  反过来也觉得自己太过贸贸然了,叶家从来没有过想要联姻的意思。只儿女婚事还是要父母之命。

  再见数岚气愤至此,自己也了解数岚的脾气,就把这事放下了,只好写一封信送到敬妃处,暗暗否定了昨日之事。

  叶钟山去了城外军营,一直没回来。

  而数岚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数珠送入宫。还立马去请了已经告老出宫的老嬷嬷来教数珠学习礼仪。

  从走路、行礼、喝水、吃饭等小事小节开始学,一定要让数珠进宫。

  本来也有此意。只敬妃已有两子,这时把数珠送入宫,则在数母面前则不好说了。

  只现在一闹,到算有借口把数珠送进去试试,只数母面前也好推脱。

  叶贺兰从外面回来,思考再三把叶蜡叫了过来。

  叶蜡还是第一次单独面对叶贺兰,自然有点慌张。

  “最近书读的怎么样了。”叶蜡一从寺里回来,叶贺兰就叫人送了些入门的书来。

  都是些文句简洁,道理简单的书,实用于刚刚入私塾的孩子。本想着再请一个先生,只又想叶蜡的情况,再从认字来教,也怕叶蜡不好意思。就放下了。

  只叶蜡接过书,不两天就病了,刚刚病好就到中秋节,这才刚刚过去两日,自然是无暇去看,只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去答。

  叶贺兰一见,心里明白。

  只自叶蜡醒来性情大变,从往前的唯唯诺诺变成现在的自信明快。

  也从前的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变成现在的一窍不通。自己本来也想掰过来,只他自己也没有什么想学的意思。

  再说十八九岁的年纪早该成亲了,现在再让他从最简单的学起,也难免有点不妥。

  而现在天下纷扰,即使叶钟山大胜回京。平定南方战场。

  虽然各国也都偃旗息鼓,不再叫战,但北边和西边虎视眈眈。大有联合围攻之意。

  朝堂之上弃武好文,可战之将寥寥,而此时又正是用兵之时。

  “前日,钟山去了棋山练兵。听说了吗。”

  “蜡儿知道。”

  “前日父与老夫人才谈过你的事。”叶贺兰看了叶蜡一眼。

  叶蜡不言语只等着他接着说。

  “老夫人想你身体刚刚恢复,依旧想让你去读书。”

  “是。老祖宗也跟我说过这事。”

  “为父又想,你失去往日记忆,而年有所长,再去从头读书多有不妥了。何必再去浪费。”

  叶贺兰眼神示意叶蜡回答。

  叶蜡了然“也是。”

  “就钟山刚刚回来,军中整顿军纪,而不如去军营中练练。其他不说就当做是强身健体也好了。”

  “父已经派人去棋山看了,山水朗朗。风和日丽。”

  “只送你去见见,过个一月半月的。也是个锻炼的好机会。”

  叶蜡知道叶贺兰来叫自己就已经是把这事定了。只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

  “全凭父亲安排。”

  “这样甚好,你下午便去和老夫人说一声。”

  “是,蜡儿知道了。”

  叶蜡知道叶贺兰如此说,是叶贺兰不愿意违抗老夫人的意思,而让自己去说。

  箭在弦上,就算自己拒绝也是不行的。

  而自己的身体如此,恐怕撑不了几天,就要被送回来。

  只还有入营当兵,岂不是要与其他人同吃同睡,自己可不是花木兰。

  难保不被发现。心中大为担心。

  只叶贺兰的话,自己不敢拒绝,吩咐了玉璧把衣服收拾收拾。自己去了老夫人那里,言说去军营其实是自己的主意。

  老夫人见此也没再多说什么。

  三天后,则启程去棋山了。

  数岚请了嬷嬷教数珠礼仪,也是让嬷嬷教数珠一些行事方法。

  以免真的入了宫还是一个什么道理私门都不知道的。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只再没有机会和时间出门去了。

  没日没夜的练习,和对深宫的恐惧,让她更像一只落入陷阱的小鹿,无处可躲,只叶蜡成了最后的浮萍。

  修书一封,命凝儿暗暗送去叶府,只书了近日练习宫礼的事,多有憔悴。而并未言其他。

  只叶蜡心中有她自然会明白,若无,自然自己多说无用,日后还可能成了把柄。

  毕竟数叶之争日盛,自己也要有所防。只难掩心绪。把最后的希望寄于此。

  终石沉大海。

  叶蜡背着自己的行李上路去了,只半日路程,傍晚就能到了。玉璧念营里艰辛,给叶蜡准备了几双合脚的软鞋。

  和褚兰吩咐的黄豆糍粑。装了满满一袋子。除外衣又多准备了几件底衣。

  想到了军队自然要穿军队的衣服了。则不用带那么多衣服了。

  叶蜡上了马,心里害怕,军营里高强度的训练,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抬头望天。

  檀儿不管他,直接往前,惊的叶蜡拉住缰绳。

  一人一马慢慢悠悠朝棋山方向去了。

  拖拖拉拉,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到了离军队,二十公里处,白太湖则在那里等着。

  军队的规矩,方圆二十里,不得随便进入。

  叶蜡见有人,又是一身戎装,心中了然。二人则一同进了军营。到了门口,见白太湖下马。

  叶蜡也跟着下来,明白是军中规矩。

  只这样的场面如同回到小时候读寄宿学校前时的害怕与无助。然后这样的恐惧就成了真。

  也是自己独独一人,也是一人来接。

  自己在那几年受尽了折磨与委屈。最后养成了逆来顺受,得过且过的性子。此刻再回想当时,物是人非,只伤痛未愈,眼中已然有泪意。

  提不起精神。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还是补考的事情还有一个星期很紧张[太难了],点击[ ]查看表情   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   ❤️❤️❤️   爱你的猫   敬上

2019-10-18 19: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