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少年不知愁滋味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3295 2019.09.19 08:58

  巴林说是昨天吃饭的馆子送来的,昨天打成那样,官府的人来了又闹了半天,说要给掌柜判一个包庇的罪名。

  那个白衣男子留下了个腰牌,听说是军队里的,不知跑哪去了。又听说掌柜的只被打了十棍又给放回来了。

  今早收拾桌子才发现落在哪里了,只知道昨天是二爷在哪,别的也不知道了。

  就送到门房了,本来是要送到夫人那里的,也就是刚刚跑过来的那个小子我认识,见他慌慌忙忙的,就给拦着了,才要了过来。

  白太湖把王二晴和汪红狠揍了一顿,气是消了半分,但又害怕出事,就直接往回赶。

  他请了假回家探亲,其实是叶钟山交了任务,多年在外打仗,跟京都没有多的联系,就让白太湖提前回来看看有什么要注意的,顺便采办。

  避免有什么忌讳。本来是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出了那么多事。心中害怕怪罪,就干脆不停留,连夜赶回军中请罪去了,估计现在还在路上。

  叶蜡只回想着昨日的情景,只记得那两个泼皮被打的半死不活的。

  那个白衣男子,长相倒是没仔细看看,武功倒是不错的,身材欣长,白衣飘飘,那个瘦的力气大的很,精瘦厉害的很,一个劲把桌椅往他身上硬砸。

  就是对那个白衣没什么伤害。不禁有些佩服白衣男子的防御值。

  数珠这回来了一夜辗转反侧的,反复回想与叶蜡相遇的情况,对叶蜡的温柔,绅士不禁动心,天蒙蒙亮了,才睡了一会。

  身边的丫鬟看着数珠一时叹气,一时挠头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心里奇怪,也不敢议论。

  叶蜡看着那个水晶梳,不说这梳子有什么问题,只是这女儿家的贴身物,恐怕芦溪是误会了。

  “二爷,老夫人喊你过去呢。”巴林又说。叶蜡又换了衣服,跟着去了。老夫人对叶蜡喜欢的很,实力演绎隔代疼的威力,比如玉璧,想起来又头疼,那女子不仅是仔细照顾叶蜡,连院里的活她都全包。

  实在是没法子拒绝她。

  叶老夫人住着的正苑离叶蜡的屋子近的很,只走了两步,一进院子里就看见,花花草草种了不少,只是都不是香花,一片黄百合,开的旺着,没什么大的香味。

  又一批的黑树,应该是柿子树,现在是绿油油的,高大挺拔的。

  从走廊穿行过去,赏心悦目,进入外室,,几个丫鬟在廊下等着,见叶蜡来了,连忙迎上来。引路打帘子的。乱哄哄的。

  叶蜡走进去,不注意多看就被丫鬟们围着进了叶老夫人所在的内间,老夫人躺卧在一张乌丝檀木塌子上。

  着一身五彩缂丝石青仙鹤褂,头戴金丝花冠,头发还未全白,些许的白发。

  双脚交叠着,穿着红丝绣花小履。又用一只手撑着头,闭目养神着,旁边又站着几个嬷嬷服侍。

  叶蜡哄闹着进来了,老夫人才睁开眼,作势又要起来,叶蜡见状连忙伸手去扶,老夫人又咳了两声,摸着叶蜡的手拉着叶蜡坐在了塌子上,又吩咐把刚刚煮了的大红袍端来。

  叶蜡连忙拦着,之前来一直喝这个来着,这大红袍是贡品,叶贺兰爱喝,皇上每年都赏,这大红袍气候好的时候一年也只能产个七八两而已。

  叶蜡尝了几次,味苦香浓,虽然伴随着花果香,但是滋味过于浓厚,苦味太重,叶蜡实在喝不下去,次次来次次喝。次次难过。

  今天实在要换一个尝尝,吩咐了换成兑了蜂蜜的热奶。好好舒缓放松一下。老夫人也不奇怪,只是用手紧搂着叶蜡好像怕叶蜡跑了一样。

  叶蜡也享受这一刻,离家多日了,侧身躺卧在老夫人腿上,用脑袋抵着老夫人的肚子,又用一只手环着老夫人的腰,享受着这深沉的爱,毕竟这老夫人是真心对叶蜡的。

  这一大家子冷淡的很,母亲一天到晚在佛堂里,念经,写字。父亲为了公务从不出书房。偌大的家也只有这个祖母是正常的爱着叶蜡。

  “老祖宗,汤来了。”从外室进来一个一等丫鬟,是韶儿,穿着淡蓝色长褂外套一件奶白绣百合小褂。一张白玉小脸,皓齿明眸。略施粉黛。讨人喜欢。端着一个兰玉圆坛子和两个雕花小碗。轻轻放在侧桌上。

  叶蜡只从老夫人身上起来,坐在了老夫人脚旁边的圆墩子上。

  是川贝酿梨汤,甜丝丝的。叶蜡也跟着喝了,尝了一口,又把碗放下,抬头对老夫人问道“好祖宗,你咳嗽病又犯了?”

  未及回答,韶儿对着叶蜡直说“老祖宗已经病了许久了,也请了好几个大夫了,施针开药,一到换季的时候又总是如此,一见风又咳的不行。头时常是晕的。紧着不好。”

  叶蜡听着说转着看老夫人,确实是如此,古人本来寿命就短,医疗手段不行,六十多岁年纪确实大了,一脸担心,老夫人见如此瞪了韶儿一眼,又安慰叶蜡不要担心,多年一直如此的,只不过是年纪大了,身体虚弱点也是正常的。

  又提玉璧的事,叶蜡只说好的很。

  老夫人叫叶蜡来只说让叶蜡放宽心,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事情忘了就算了,主要是要现在,好好休养身体。

  叶蜡只是应承着没有去想这里面的意思。以为是说玉璧的事。老夫人只是安慰着,也不再多说了。留下吃了午饭。

  又说白太湖赶到城外,连夜跑了一百多公里,见快要到了,又不敢往前了,心中一是害怕叶钟山责打,二是主要怕当众罚了丢了面子。只在外面等到夜里,不敢进去,任务也没完成还把人给打了,,白太湖知晓叶钟山的脾气,深知是闯了大祸。

  是夜,暗戳戳的,叶钟山身边没有随行多少将士,只安排各自休息去了,白太湖不敢直接去请罪,只摸到了两位私交甚好的将士的屋里。

  背身翻窗进来,二人被惊醒,只联手把白太湖按地上了,作势要打,白太湖连忙用右手用巧劲反手推开一个,又稳住一个,出声报出名字,才噤住两人。

  不多时叶蜡回到自己内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来到这的几个月,就像梦一样,一个没有记载的朝代,一个女扮男装的身份,一个奇奇怪怪的家庭。

  看过一些宅斗剧的叶蜡,突然有些害怕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混完这一辈子。

  叶蜡自顾自的想着,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只是老夫人是这里最疼爱自己的人了。

  第二日,叶蜡一起来整个丞相府都变了样子,张灯结彩,叶钟山不出两天就要回来了,封官受赏是肯定的,无疑是天大的喜事了,叶蜡的斋苑也是如此,喜庆非常。

  深宫内还有一位,更是欣喜,她早已经期待着这一天,钟山将军大名威震四方,传言又长得相貌堂堂,风雅万分,自然让那些未出阁的少女心中浮动。

  盛玉公主年十四,顽皮可爱,与当今圣上虽不是一母所出,却从小由其母抚养,犹如亲生。

  圣上登基,立马封了盛玉公主,一直陪在太后身边。童言童语,常常逗的太后圣上,开怀大笑。太后对她是言听计从,颇为宠爱。

  整个相府都紧张了起来,自然顾不上叶蜡又去哪里疯了没有,未吃午饭叶蜡就跟巴林跑了出来,此时不是桃子和梅子成熟的季节,叶蜡只到街上逛了逛,跑了不少干果铺子,看了许多成品的干果,尝着不符合自己所想,想着是因为制作方法古今不同,就不再跑了。

  偶然遇上街上卖山楂的,酸口,倒是买了不少,巴林不解问到“二爷,这山里红,酸酸涩涩的难吃的要命,知道你看着那个卖家老头可怜,也不能全买了啊。这也太多了这要吃到什么时候啊。”

  叶蜡看他问,有意逗逗他“这东西都是买给你的,只要你一不听话了,就让你一个月都吃这个。”巴林一想着这酸味就难受异常,不情愿的撇嘴。

  回到家中,未直接回到内室而是直直走到了内斋的厨房,准备让嬷嬷先把山楂洗干净了去核子。

  没想到自己屋里的嬷嬷已经被叫到总厅,为叶钟山回来的事情准备去了。

  (下面是制作,可以略了。不过也不长的。)

  叶蜡一想不如自己做了,拿着盆子,又去水房取了开水,又兑了凉水,把山楂往里面一泡,仔细清洗干净,擦干又找了两根筷子,跟着巴林一起,坐在凳子上一会就把一袋子山楂全部都给处理干净了。

  又升了火,往锅里放了水,火是升起来了,就是一时火大了一时火又灭了,没找到扇子,就用嘴对着灶口吹了两口,没掌握好力度,火苗往外一腾,把嘴也给烫了。

  巴林跟叶蜡一样,对升火方面毫无头绪,搞得乌烟瘴气的,水也没烧开。

  不得已,二人从外面随便拉了一个丫鬟过来,这丫鬟好在是会的,七下八下把火给升了,二人这才安心了,等着水开了,二人跑到厨房总厅,又拿了不少冰糖,把山楂,冰糖,往里一焖,静静等着,熬了大概其两炷香的时间,水也差不多也熬干了。

  香味也腾了出来,酸甜味,闻着嘴里泛着酸水,只吩咐巴林拿两个大碗盛出来,巴林在旁边不情愿的样子,只对着叶蜡瘪嘴说“这么多真够我吃一个月的了,公子真要这么对我。”叶蜡心里笑,顺手挖了一勺塞巴林嘴里了,巴林连忙吐出来,又细细咂了咂嘴里的味,觉得也不是酸的难以下咽而是微酸微甜的,不算难吃。见他欲哭又收住的样子,叶蜡心中好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