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人学马(二)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3259 2019.10.05 11:43

  好不容易叶钟山三人来了。数珠也轻移莲步。

  迎了上去,又把拉起一点的裙子放下轻声道“二位公子好。”

  叶蜡进一步笑说“好的。”叶钟山只嗯一声,也不看她。向着马厩去了。

  “过去吧。”叶钟山远远在外面就看见数珠一人独立其中。站的直直的,身体微微晃,一看就是站不住了。

  这天是不热的,五月的温度在这里是春天,还带着柔风。温柔柔的天绵软软的云,这里还有明亮亮的某个人。

  惬意无双。

  叶钟山的马就是自己离家时骑来的,也是军营里的战马。

  平稳如船舷碧海,轻快似燕掠浮云。自然是最无人能比。

  叶蜡骑得则是自己在家里随便挑的一匹,也是最温顺的那匹。还没怎么长开,男孩女人都骑得。

  而数珠没马,她也没准备骑。但是此时她是不好意思的。

  女子能骑马是非一般身份才有的权利,是身份尊贵的象征。

  虽然没有几个女子能骑的好,但是大家还是心驰神往。

  叶钟山从马厩里牵了一匹温顺的,雪白长长的马鬃飘逸着,是一匹刚刚成年的白马。

  也是巧了正配上了数珠的衣服。

  数珠看了那马,知道是为自己准备的,心里有些开心,有一点被重视的感觉。

  她想道谢。却不能接近了站的远远的他。

  三人一时无话。站在树荫下。那树枝延伸,像一个绿色的草篷子,盖在地上。

  三人在这巨树下显得渺小可爱了。

  (只希望时间一直如此停留,在此刻无忧无虑的时候。)

  “皇兄,你说这样好看嘛。”数珠跑在段京密桌前,抢了他的书,敞开手臂慢慢转了一圈。

  段京密抬眼又深吐了一口气,别过头去“不好看。”伸手又把书拿了起来。

  是药书。

  数珠知道他是敷衍胡说,但是还是被他气到。“那还有谁好看。老古板子。”

  段京密心里“我是老古板!?”面上还是要淡定。“我不是!”

  “到底好不好看嘛。皇兄!”盛玉拍了拍段京密的桌子。

  又拿手轻轻摸了摸头发一边。

  从早上起来急急忙忙喝了两口粥,其他时间全部都花在梳洗打扮上了。

  自己看看这个不行看看那个也不行。这无疑是少女的紧张而已。

  自己知道叶钟山来此,硬哄着段京密来的,其实静心准备了不少衣服首饰,但是现在看怎么都不好了。

  段京密被她烦的不行,盛玉说非要以他的眼光来看,可无论他如何回答,盛玉就是不满意。

  段京密本来就知道她的心思,不想管她的胡乱思想。

  段京密一直都在自学医术,刻苦努力着,本想来了相国寺就算是放松心情了。

  这盛玉却三天两头过来烦他,好不容易她找了个事干了,一大早他还没醒,就风风火火的来了。

  他对这个妹妹宠爱的很。

  现在也算有收获了,明白了盛玉也就是那世界纷扰中心。

  最后在段京密的规劝下她还是选了最简洁的一套,一件修身枣红小衣,不加修饰。

  也是适合今日之行。

  三人见盛玉一直未到,不知道这位还来是不来,没有带话来,也不能随便就离开了,就决定先上场溜溜马。

  叶蜡心里也是兴奋着。

  那匹棕红马儿,自上次急性胃扩张之后,叶蜡又去喂过它两次,它对叶蜡蛮熟悉了,而且对其尤为温柔。

  叶蜡翻身上马,拿了缰绳。虽说熟悉些,心里还是慌张。只慢慢的,犹豫一下又下来了。

  数珠那小白马,温温柔柔的,数珠看着也不怕。

  自己牵了,摸摸马鬃,又顺手的滑过马前额,那马儿只是眨眨眼,歪歪头的。

  数珠心里也喜欢,又想牵着它去吃些料子才好。又打眼扫了一扫马厩的石槽只没见到,就没动。又是,这马是叶钟山牵来的,数珠则也不敢问了。

  叶蜡见数珠就站在哪,没什么心思,靠过去低低的问“你不想上去试试?”

  “啊?”数珠心里想着还没缓神。没料到叶蜡会发问。

  叶蜡笑回“我看这马乖巧的很,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我扶你?去试试”叶蜡往前半步。

  叶钟山别过头,投过目光来。

  这样亲昵无疑有悖常理,又自己一想能嫁入相府机会渺茫,何必再添烦恼。

  眼神黯淡了,心里又有些意,数珠只犹犹豫豫的样子。

  “试试也好,不然白白浪费机会。”叶钟山一直牵着马在前,把马栓在树上,只不回头,淡淡说了。

  数珠听见心里彻底动摇。

  “二公子,只怕我要是摔了,也不好看。只我自己试试上去,公子要是见我要不行,则护我一把。”数珠也不抬头,只说了。

  叶蜡自然答应。她心里对数珠又谢写字的事,觉得丫头善的很。

  数珠行动了却不知道怎么上去,手不知道抓哪。

  叶蜡见,假声清清嗓,只在旁边示范了一下,数珠心领神会。

  自己学着样,左手握马鬃,右手扶马鞍,左脚吃力在蹬子上,身上却没力,一下没上去,叶蜡见,直接一把,给扶上去了。

  数珠上马之后依旧,平平稳稳的。有些开心,对叶蜡一笑,叶蜡则回报一笑。叶钟山看见背过脸去了。

  叶蜡牵着数珠的马,走了一圈。数珠则推叶蜡自己玩玩去。

  叶蜡慢慢的也上去溜两圈,围着马场去跑了。

  数珠在那马上,坐着不动,只凝神去看叶蜡,叶钟山觉得无聊,随意坐在草地上。拔根草,手里拿拿,又靠着树,闭眼不动了。

  只那白马,看着又有点急了。自己慢慢动,走两步,走走停停的。数珠在上面,紧抓绳子。

  转眼看看两个人,不好张嘴,只能自己控制。

  数珠想让它回来,抓着绳子往回拉,那马偏又顶回来,拗不过它,随它去了。

  好在那马儿就是在离得远些,在地上吃吃草啥的。

  叶蜡玩的开心,感觉是越来越好了。也能熟悉操控它慢慢走,小跑一截。

  几圈后,心里又惦记,回到原地。看数珠已经往外走了好远,叶蜡下马跑过去,给牵回来了。

  两人在草台子上坐了,太阳大了,但是坐着还好,不算太热。

  这时盛玉才远远过来,天热。盛玉有些急,是干脆骑马过来。她的马是养在自己院子旁边的。

  她骑的很急却不乱。

  先皇去世的时候盛玉也是四五岁了,皇上登基,盛玉早是是该裹脚的时候了。

  盛玉难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只能在自己的宫里夜夜流泪。后皇上知晓,不愿盛玉早早就离开童年,则下暗令,让盛玉的嬷嬷只不必把脚全部掰折了,留些余地也算了。

  所以盛玉的脚要骑马不成太大问题。

  而这丫头性格是活泼可爱。骑马,自然是练过的,而且骑的很好。私人有京城最大的养马场,只给自己用。

  哒哒的马蹄声,盛玉在上英姿飒爽,三人皆侧目。

  “我来了。”盛玉翻身下马。一气呵成。

  三人也早已经起身等她了。

  “姑娘。”三人。

  盛玉“我看着刚才你们已经在马上行走了。怎么我从那边绕过来,一看你们就坐下了。”

  叶蜡回“刚刚是练一下,又天气热一些了。才坐下等姑娘来。再说其他的。”

  盛玉“原是这样。”此时盛玉看了数珠一眼,竟发现其也是如莲似竹的。

  叶钟山站在旁边,似是般配的。心里一紧,只看叶蜡在前亦是如此的,且二人站的更近些,就再没多想了。

  盛玉笑“既然你们都练过了,我再来,就到别处去转转,只在这,岂不是太无聊。”

  绕马前走过一圈“昨日我已经打听的好了,这山后面有奇景。怎么样?”

  三人听此言,也想在这待上一天,也确实是无聊。

  就也答应了。

  “快来。”盛玉见着,他们答应了,开心了。先骑快马跑出去了。

  叶钟山也赶紧追上去了。

  “咱也跟着去。”数珠不能骑,叶蜡干脆把那匹白马栓了,送数珠送上自己的马,牵着去。

  只是一会儿就不见他们人影了。

  叶蜡也不急,只慢慢牵着,数珠拉着绳子。叶蜡在现代的快速生活下已经见过各种如玉美景了。

  她对这些花花草草,树树水水的只没有多少心思,只数珠难有机会,认真欣赏着。

  叶蜡见她目不转睛,心里也明白了,对她有些可怜了。

  小心着把时间放慢了。叶蜡走过河边,见有一亭子。二人就在河边的亭子里相对着坐了。

  叶蜡只随意了,数珠也没了紧张。

  叶蜡手里折着草根子“哎,你这妆真好看。”

  “是吗?”数珠双手要摸脸,又只是指甲碰到,放下了。

  “你们用什么在嘴上的,亮晶晶的。”叶蜡记忆中古人都是用一张纸抿抿算了。

  数珠这种既不像现代的唇釉那样油,也不像一般的口红颜色深,只一些哑光又泛光的感觉,她没见过,也想象不出来。

  “是……自己在家里无事,和丫头们用花瓣研磨了做的。”数珠如实说了。

  “原来这样。”其实她没明白。

  “你进过宫没有。”叶蜡对皇宫是很好奇的。

  “没有。”数珠只摇头。那个地方,她没有想过。

  “我就想进宫看一次,此生也就无憾。”叶蜡直言直语。

  “公子自然有很多机会,何必去说这种话。”数珠对叶蜡有崇拜,心里早把叶蜡与朝堂联系起来了。

  “我是信口胡说的。”叶蜡见数珠紧张起来,赶紧回了一句。

  “公子以后可不能再胡说了。”数珠叹口气。

  叶蜡朝着河里望去。

  这河水清澈透明,望到底了,却有不少鱼,而且品种不多。叶蜡心里想这肯定是有人专门饲养的,不是野地,就没下水去看。

  她对水啊,湖的很喜欢。就些在她心里是自由的一种代表。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昨天有点累则没更新了今天二更,谢谢大家了。   爱你的猫   ❤️❤️❤️

2019-10-05 11: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