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人暗室(一)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176 2019.10.09 21:53

  就像纸一样薄。一掰就要碎了。

  段京密把叶蜡抱落在矮桌上,跟死人一样了。手也耷拉下来,段京密想把他的手拿上来。

  只轻轻一碰,那血潺潺的从叶蜡袖子里流出来,还是拿起来放好了,又看另一只手,亦是如此。

  流血汗。脸上脖子上全是往外渗出。只耳朵上没有,也从头发流下泠在上面。

  整个人鲜红一片的。

  又伴随着血腥气开始出现一种浓浓的似药味一般。他辨认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只越来越浓烈。

  血也变成了乌黑色。顺着头发,手臂缓缓流。

  不似刚才。

  而是浓稠像蜂蜜。一样的涌动速度。

  这时候衣服也浸透了,白色的领子全给染黑透了。

  虽然恶心,可段京密也怕他被憋死,匆忙把他的口鼻处擦净了。

  此时从腰间领口间涌淌出浓厚的液体。

  他自己熬药辨药多年。他早已经熟悉各色药品。可此时那浓重的味道,把他逼的直反胃。

  只后退两步,段京密不敢移目怕叶蜡就这么死了,自己良心不安。

  只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血仿佛流尽了。

  干在叶蜡的脸上和身上,底衣早已经从白色变成血黑了。

  叶蜡还有胸口还有一些些起伏。还活着呢。

  整个屋子里蔓延着让人作呕的强烈气息。

  一点点灯光全照在段京密身上,而叶蜡则一丝也无。段京密只得离得更远一些。

  不再看了。

  平静了。叶蜡的身体不变化了。没有其他一丝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要不是自己一时不能出去。

  段京密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走。

  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忘记刚才血肉倾泻的样子。

  也随他去吧。能出去才是首要的。段京密回过头来,才得空观察这间密室。

  四面光秃秃的,修的整齐光洁,像一个球形的容器。通道像一根筷子一样穿抄过去。

  在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野林里,建造一个别有洞天的暗室却没有存放任何东西。

  闲的。

  也怕是已经被别人取走了。这里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段京密略略观察完了。

  开始一下下,摸索着这里所有的砖块,每一条线,边缘。期待有点收获。

  也是啥都没有。细细想来。

  壁画!

  对,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显的。反身跑过去,拿着灯靠近墙皮仔细观察了。那壁画整整占了一面墙。

  那画子上,有一男一女可能是夫妻或者是兄妹一类的,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

  二人本来相安无事,度过许多幸福的时光。青梅竹马或是兄妹情深的。

  突然出现另外一个男的突然出现把女的杀了。为了什么画里则没有交代。

  女子死后,而男人才建了这里。估计是为了纪念她吧。

  那画子上,只女子是涂有颜色的,且笑貌精细,跟其他人物不似一副画。应该是一个貌美少女,至少在作者心中是难以忘怀的。

  这里是墓地?可是没有棺椁,也没有人会把珍视之人,藏在一个荒山野岭。

  死了也是孤魂野鬼的。平添悲凉。

  再往后看壁画就没了,是被人毁了还是自然脱落的也不知。

  后面那些文字不是全然模糊的,仔细一些能够辨认,但是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像是异族文字。

  现今不存,自己认不出来。说明这洞似有百年了。

  又在在墙上敲来敲去,果然没有结果的。

  “公子。”正入神中。突然出现一声。又一个黑影站在后面。

  段京密惊出一身汗。

  叶蜡刚才醒了,只连双眼也不能完全睁开,只能有一条小缝。

  在自己眼中暗无天日只字面形容这里绝对了。

  感觉自己身上黏黏糊糊的,动一下也难。

  缓缓的把抬起头来,看见了前面有微弱灯光,轻轻坐起来。

  拿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什么东西黏了自己一脸。

  自己抹了发现自己的衣服也没了只一件底衣。黑乎乎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自己的鼻子完全闻不见自己身上的味道。起来缓缓移步过去。身体也支撑不起来,佝偻着腰。

  过去看见段京密在墙边,摸索着。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公子。”叶蜡出声。声音也变了,沙哑的,只自己说一句也感觉很累。

  段京密慢慢转身,果然是叶蜡。自己刚刚聚精会神的研究,被他吓的魂飞魄散。

  “这是哪儿啊。”叶蜡慢慢的直起腰站正了,又问他。

  段京密则不想靠近他,“咱俩掉进来了,我找出去的方法。”回答了,只手上还是没停。

  叶蜡往段京密身后一看,微微弱的光照进来一线,是刚刚进来的井。

  自己觉得头晕眼前又一阵黑,就要倒了,赶紧手扶着墙,慢慢的回去了。靠在桌子腿旁边,那矮桌很稳。

  刚刚好靠在那。

  段京密无可奈何。只这里也没有什么收获。

  回到巴林和盛玉,盛玉摔的脚疼,坐在马上,而檀儿是怎么样也不会给巴林骑的。

  就牵着了,巴林借口是方便寻找标记。

  突然冲出一只黄毛小狐狸,从脚边跑过去,盛玉在马上早已经见了,却把巴林给惊的一缩。

  巴林尴尬。不抬头。而盛玉心里却是没有在意的。她只想赶快回去了。

  巴林紧走两步。踩碎这气氛。只过了一会儿也给这丢人的事忘了。

  这天气这风,都带着香呢。巴林一脸傻样,嘿嘿笑着。

  “你有东西吃吗。”盛玉对巴林发问。

  巴林回身对她摇摇头。

  只是吃的也算了,只渴的不行了。“那有水吗。”

  思忖一下“马上过去有一条河。”巴林对自己能回答有些开心。

  盛玉没说话,巴林则乐呵呵的把她牵过去了。

  “唉唉唉。不用了,快点走吧。”盛玉瘪嘴不看他。在盛玉的眼里没有一丝温情。

  巴林看着她,突然明白盛玉是嫌弃那水不干净。

  而自己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在心里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心里明白却没开口,又把盛玉牵回原来的路线,走着心里委屈。又把眼泪拿手一抹,反手又擦在衣服上。

  没有声音,这事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叶蜡对他很好。他知道,他也很满足。他只想好好伺候叶蜡。只也不知道他的公子在哪儿呢。

  叶钟山顺着思路一遍遍试,最后也顺着找到了盛玉昨夜暂时待的山洞。只剩下一堆未燃烧尽的灰烬了。

  早已经冰凉了。

  看着地上轻微的黑灰脚印子,就说明是自己出来的,之后又上了马。

  不知道哪边去了。

  是自己跑了应该。差了一步。看着地上,踩断的树枝依旧鲜嫩,则还好,离得不远。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因为在攒字数所以先每天更新2000字或者3000字。爱你呦希望大家开心。   爱你的猫????????????   敬上

2019-10-09 21: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