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佛堂读经被群嘲,树下再遇数珠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281 2019.10.01 21:28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呢,四点半(寅时六刻)叶蜡就起床了。实在困的不行,眼睛也不知道咋的,也狠狠的报复了不合理的生物钟,通红发肿的。

  这样也立马收拾自己,洗脸绑头,再跑到佛堂时,还好没迟,刚刚卯时初刻(5点15分)此时天微微亮。

  哪知道那位大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跪在那里了。还平心静气的读着经。

  叶蜡昨天就想,这哥你反抗啊!这种无用的东西,你都一个将军了,你的正义感和反抗精神呢?你要如此这样我也不受这个洋罪了。

  当然这都是叶蜡的胡思乱想,叶钟山无疑忍字一绝。

  老夫人还是不在的,只是韶儿在旁边站着,韶儿见叶蜡来了,又抱了一堆书出来。

  叶蜡看着皱眉。

  只韶儿回身拿了一个蒲团,示意让叶蜡跪下。叶蜡只照做,这倒是没啥,只是这书……韶儿把书累放在叶蜡跟前。

  《金刚经》、《华严经》、《涅槃经》一大堆……好容易能把书名看懂了,想着也认不全的就选了一本顺眼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本看上去最有内涵的。也就是那本名字最长的。

  有样学样。拿着就开始了,装读,默读。

  韶儿轻声“二公子要读出声来。”静……?“二公子。”

  叶蜡心念一句小爷听见了。我这不是不会嘛。

  叶蜡停顿咂嘴又开口“嗯……金刚经,第一回,法会因由分,…佛在舍卫国…啥树给孤独园吗…饭食什么的?收收衣钵…?”这字也认不全啊,跟外语一样。

  叶蜡快哭了:这下好了全佛堂的人,叶钟山带着所有下人看我表演。

  越读越磕巴,没有一句对的。老夫人在后面的暗格里,听着叶蜡读,笑到停不下来,越来越觉得这是个成功的决定。

  只是这事内堂的二人不知道罢了。

  就这么过了半个时辰。叶蜡不是正跪在蒲团上而是正跪在冰块上。

  终于熬过了早上。叶蜡顿也没打,直直的跑回厢房了。

  老夫人厅内,韶儿难掩笑意“老祖宗,二公子说自己吃过了,不留在这着吃了,还嘱咐一定要我好好照顾老夫人。胡言乱语的。”

  叶蜡回了厢房,在床上直挠头,只被抄书,读经这两件事愁的张不开眼。愤愤的睡了,只好久也睡不着。

  叶蜡在现代也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学生了,虽然她懂的反抗,能分析对错,但是她没有能力只撑她的想法。

  她习惯性的视而不见,和逆来顺受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一觉醒来,已经到中午了,今天没去读经,老夫人吩咐两天去一次,也就是说每两天一次四点半起床,然后还要三天交一份抄写,然而明天就交了。

  在床上躺着,捱着,不想起床,后来感觉头晕眼花的,这身体弱些,一不吃就晕,只能又吃了午饭。

  只满脑子都是经书,一类里面还混了梵文。

  刚刚吃了饭不能立马躺下,只出去逛逛。

  主要是不想抄经,干脆自己给自己找个借口出来了,反正反就是不想回去。

  走着看,其实总是这么点地方,她早就看遍了,自己到觉得有点春困了,感觉也变的懒了。

  叶蜡静坐在树下的凳子上,靠着石桌闭眼休息着。

  数珠正巧也到此,数母在房间里常常不出来的,这样自己也有机会出来走走,却见着叶蜡在石头桌上靠着休息,不敢打扰,只在林后动情望着,难掩情动,暗暗描绘着叶蜡的样子。

  这边的柳树抽芽了,嫩绿的,飘动着,正扰动着少女的柔心。

  只是这一幕全被某一位将军看见了。直说别人的风流韵事,他就不想掺和。权当看不见。

  叶蜡一睁眼,就看见数珠,奇奇怪怪的站在自己眼前。

  叶蜡一惊连忙起来。

  数珠言“公子。”

  叶蜡尚未清醒“数姑娘。”

  数珠眼珠一定“叶公子,我能坐吗?”

  叶蜡一只手揉揉眼另外一只手做一个请的手势又言“小姐快请吧。”

  数珠坐正这才看见叶蜡脸上睡着时压的印子,这胡乱样子,让觉得叶蜡毫无世家公子的架子更感觉和他在一起轻松一些,就直言“公子怎么在这睡着了,会生病。”

  叶蜡见数珠盯着自己的脸多看了一眼连忙摸摸,印子处果然有点烫,又觉得无碍,又把手放在膝盖上了“不小心的,突然很累。就迷糊的睡着了。”

  数珠笑言“公子不要太辛苦。”在她朦胧的爱意里,叶蜡是完美的。是神秘的。是最好。

  二人再随便的言语几句。

  静……二人其实没说过几句话,自然是生疏的,数珠手里攥出了很多汗。

  叶蜡见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只认为是古代女子的习惯,就决定自己打破平静:“姑娘要不到我哪去看看。我那里的百合花是东边小国独有的品种,移过来的,全国只有这里的气候合适。错过可惜。”

  数珠一想轻笑一句“好。”她一直为了叶蜡的不拘小节而放开对自己的约束。

  二人往叶蜡的厢房那边走了,叶蜡他们的房是早就准备好的,只留给叶家用,虽然不是独有财产,但是平常没人会住,空旷且安静宜人。就派人养了不少花草。

  路上二人又言说到数宽甸,数珠则说,数宽甸对自己非常好,像一个妈生养的。

  叶蜡对嫡庶没有什么感觉,不能明白其中的有多少人因它而生,为它而死。

  叶蜡请数珠在外间坐下,回身从内室端来了糕点。

  数珠看见里屋桌子上一片杂乱的,仔细一眼回身对叶蜡说“公子在抄写经书吗?”

  叶蜡立马把自己抄写的纸往桌子里一塞,权当没听见数珠的话。

  数珠见这样反笑了,叶蜡吐舌,才说是老夫人让抄写的。也挑出一张最好的给数珠看看。

  看得出来是非常认真的写了,也确实写的不好。

  “我不太会写,姑娘别笑。”叶蜡解释。

  “公子落笔太重了而已。写的蛮认真的。”数珠摸着这纸,眼睛不离的看着。

  “公子这墨,蛮特别。”数珠摸着墨迹,感觉细腻非常。很不一般。

  叶蜡没答,她根本不懂这个。见数珠喜欢,只回身拿了墨棒给数珠好好看看。

  “品质绝佳的松烟。”数珠一看到上面的金纹,就认出来了。只在手里反复摸着。只觉得太过珍贵。

  叶蜡:“我这里还有几箱呢。你喜欢都送你。”说这从桌子后拖出一箱。

  数珠听他这么说,眼睛移过去。

  “公子你受伤了!”数珠慌忙站起来,过来扶叶蜡“流了好多好多血。”数珠以为叶蜡是因为昨日之事,受了伤。

  “啊?”叶蜡不知所以。只用手往后一摸,全是血!自己也惊着了。这这这。

  天!这也太!

  “公子,你快躺下,我去叫大夫来。”数珠哭着往外去。

  “别,姑娘你回来。”叶蜡用力拉住数珠,只没想到她如此轻,二人直接摔卧在了床上。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今天一直在车上,从六点起床到晚上七点到家,才写完了,晕的很,还是爱你们。

2019-10-01 21: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