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叶钟山回京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3055 2019.09.19 09:00

  次日下午,叶钟山进京,举国欢庆,万人空巷,叶钟山骑一匹陆军将军的战马威风凛凛,身后随着几位副将,其中又有一个白衣小将,面若冠玉,剑眉星目,风度翩翩。二人无疑引得更多注视,叶钟山是无疑的,只是白太湖的名字不多人知道。

  白太湖在战场几年原没有如此白的皮肤,前两天回到军中,不敢隐瞒直接把当日之事,和盘托出了。

  叶钟山自然不能饶了他,但是白太湖一直忠心耿耿,上阵杀敌从不含糊,自己在京都之时也知晓王二晴和汪红的所作所为更是不屑为伍,就只下令打了白太湖30军棍,打完就站不起来了,从腰到大腿,全烂了,所以这两天白太湖一直被是抬着走的。

  刚刚在城外,马上要入城的时候,死活不愿意走了,他就爱个面子,自然不愿被万千百姓看到这幅样子,硬要骑马进来,叶钟山也就答应了他,只让他不要疼的坐不住,其它都随他去。

  白太湖硬气的很,见叶钟山如此说非要了一匹最烈的,飒爽英姿,更添俊气。

  就那马神气的很,不喜欢这么多人围着,又走走停停的似乎很不耐烦,一个劲的要挣脱,一副不受控制的样子,白太湖本来身上就疼,它又乱动,直疼的白太湖脸色惨白,大汗淋漓。

  叶钟山用眼神瞟着后面,表面默不作声,心中偷笑,也算是惩罚他不受命令,肆意妄为了。只是又往前加快几步。

  不知走了多久了,叶钟山受旨进宫去了,白太湖早已经疼的没有知觉了,不知道是怎么下的马,旁边随行的副将就给他在附近找了个旅店躺着,也不敢乱动,又疼又累的,受了不少罪。

  留了血又流了汗,身边两位关系好些的,就留着给太湖换药,一揭开内衫白太湖就疼的吱哇乱叫起来。

  那两位也并不打算放过他,一位说“今天我看着就白哥最神气了,真正的飒爽英姿咱们将军也比不了啊。”另一位看出他的意思只附和着“就是说啊,也就是咱白爷能和咱将军比个高下了,刚刚受了这么重的皮肉苦,又坐在那样烈的马上依旧是面不改色,吱都不吱一声。”

  白太湖看出来这两个人是在自己身上找乐子,但是也就装作不知道,只是真的也不吭声,就硬忍着。

  只让他们笑去,只让他们换药,动也不动。

  叶钟山一人来到殿前,跪拜行礼,早已经不是上朝时间了,皇上直接下令让叶钟山进了内殿。一见到叶钟山的面,皇上便对他大为喜欢,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身材欣长,皮肤虽黝黑,一对招子却明亮的很。

  只是皇上喜欢不行,更有某位公主早在叶钟山进宫之前就悄悄躲在了暗处,只等着他进来,要好好看看这英雄人物,是不是像传言一样真的气度资质俱佳。

  叶钟山在战场征战时时刻刻保持紧张,无疑六识极好,盛玉只微微挪动了一下叶钟山就知道有人在暗处观察着,听呼吸声还是个女子。遂抬眼往这边看了一眼,他自然是看不到什么的,只是这一眼把盛玉的心给看化了。只在胸腔中砰砰的跳着。

  皇上一心开心,想着收复失地的事情,没注意到这些事,只把叶钟山留下来赐饭,叶钟山陪着喝了不少酒,夜深了才回到家中。

  一家老小也都是一直等在丞相府内廷大门前,老夫人一见到叶钟山黑了不少也瘦了,眼泪就真的忍不住了,只是身边的丫鬟和韶儿扶着,才不至于跌倒。

  叶钟山见如此,也是泪眼婆娑,直接跪在门前对着老夫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头,跪抱在老夫人怀里,在这个家里也只有老夫人是全心全意的疼爱着自己。在无尽的军营深夜,祖母是唯一的慰藉了。

  叶钟山情绪激动但是也没有忘记礼节,又对着坐在轮椅上叶贺兰和站立旁边的叶蜡亲娘,磕了三个头,才起身跟着一大家子进了内厅。叔叔婶子,哥哥妹妹一堆,连带着丫鬟小子们闹哄哄跟在后面,都想多看叶钟山一眼。堵的过不来。

  叶蜡则是一直跟在最后面,心里一直有疑,只观察着这个哥哥,像看出点什么。

  看着大概二十一二岁这样,身材高大,步伐有力,一身戎装,意气风发。

  叶钟山被老夫人紧紧拉着,一直走到内厅坐下,老夫人坐在最正位,拉着叶钟山坐在旁边,叶贺兰坐在对面,褚兰挨着叶贺兰坐,叶蜡只挨着叶钟山坐。

  那位常年不挪步子的大伯依旧不想出门,没来,大伯母来了就入座了褚兰旁边,带着叶杏山和小可爱芦溪,见叶蜡往这里瞧芦溪,芦溪也朝着微笑,榴齿含香,叶蜡见着也跟着笑了。

  小叔叶平泉只跟着坐在叶蜡后面。叶钟山一身戎装,重的很坐着不舒服,老夫人看出来只让身边的嬷嬷带着去换衣服去,叶钟山移动缓慢,以前的衣服,不知道合不合身了,又放了几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穿了。

  褚兰只心中明白,却不言语,也跟着去了,引着去了内室,吩咐把新作的衣服端过来,叶钟山以前的衣服也是自己吩咐着做的,虽然没有叶蜡类型多种多样,却全是好的料子,褚兰对叶钟山心有愧疚,只是无时无刻注意着,比对叶蜡还要关心些了。

  褚兰约摸着叶钟山以前的尺寸又做了大了些,吩咐下面去做了,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丫鬟端来一件墨黑绣金圆领长袍,爽利套上,左右各开一叉,又套二色金白大红箭袖,换上试试又觉不好,换了个二色红黑箭袖,又穿一条松花撒花鲮裤,看着合适之后又配了护身白玉,坠着金穗。勒一条红玉镂空腰带,陡然勾勒流畅的线条。

  叶钟山在后面换试衣服,前面老夫人知道叶钟山舟车劳顿,不喜重菜,又吩咐加了更多的清口小菜,又吩咐把灯全点起来,外番进贡的玻璃灯罩拿出来三十多盏,绕着内厅一圈点了火,天摇不动,风吹不倒。真真的亮堂堂,明晃晃,不染一丝纤尘。

  叶钟山在里面换着衣服,叶蜡的心,则乱的不行,不知为何,看着哥哥的样子,总觉得不一样。

  看他看自己的样子,总感觉二人不是普通的兄弟关系,叶钟山总是,暗中注意着叶蜡,叶蜡看他,他又回避了。

  刚刚醒来的时候,只听巴林说自己是突然昏迷的,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屋里的丫鬟小子,全是生病之后新换的,没有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昏迷的,又去问过褚兰,也只是说是意外。

  在屋里闹,闹累了就随便的在地上睡着了,只是被毒物给咬了,就昏迷了,见了不少大夫,才保住一条小命。

  见此叶蜡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回来了。这深宅能随随便便被咬了。天方夜谭。

  就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瞒自己。

  今天见了叶钟山,知道他是四年前出征的,自己也是四年前昏迷的,本来就有疑,又再想到前日老太太的话,更觉有深意。

  心里紧张了,要真的是他,自己也无可奈何。一家子瞒着,自己也没有能力查。

  再出事自己也更拦不住。

  不一会叶钟山从内室出来,坐在了原位,叶蜡只盯着他看,叶钟山也对着叶蜡盯了一眼,又转过头去。

  叶蜡不说话,心中有惑,只默默吃饭,不管其他人,说了啥干了啥,提前回了屋子。好好思索着根本不存在的记忆,只想的头疼脑胀,躺在床上,不动。

  “二爷,将军来了。”叶蜡一听,疑惑不解,起身来了门外,虽然二人的是一个院子,但是不挨着,根本是见不上面的,他怎么突然进了自己的屋子。

  “大哥。”叶蜡走出来,只对着叶钟山喊了一声。

  叶钟山嗯了一声,自顾自进了叶蜡的房间,叶蜡跟着进来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让巴林端了茶进来。

  叶钟山自己倒了茶,浅尝一口,又仰头一饮而尽。“是绿茶吗?加了东西。”叶钟山只细细品味着。

  “是绿茶,加了奶。”叶蜡回他。

  “这是什么喝法。”叶钟山疑惑着又倒了一杯。又细细尝过“倒也是不赖。”

  “香醇些,有绿茶的清香,又有奶味。又清又甜。”叶蜡只倒一杯砸吧着。

  “叶蜡?”

  “嗯!?”

  “二爷变了不少,连口味也大为不同。”叶钟山只低声笑说。

  叶蜡知道原身只喜欢苦味,他一醒来,过了几天,只感觉连梦里都是苦的,就让人把那些东西全换成了自己喜欢的清甜味。

  “变的不同了。”叶蜡只嗫嚅着。

  “变的成熟了,有自己的喜好了。”叶钟山说的像一个爱护孩子的父亲。

  叶蜡抬头望他,想从他眼里看出来他的隐瞒,只是他眼中只有真诚,这一位比叶蜡的亲生父亲还要爱护?

  “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全不记得了,醒来之后,只人也认不清楚。”叶蜡朗声笑着。暗言之你不用担心我会说出你的。

  期待他的反应。

  叶钟山有些惊讶,他在边疆,家里只来信说叶蜡醒了。并没有说没有记忆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