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19上架
  • 29.45

    连载(字)

19位书友共同开启《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书友20190803153213431 学徒叶小强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叶蜡出门遇数珠,白太湖怒打泼皮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421 2019.09.19 08:53

  四年后。

  早春三月,春寒料峭。叶蜡心中难过,夜夜睡的都不安稳。

  又是惊醒的,这样的日子是难捱的,去摸枕头边的眼镜,摸了两下,只把手收回来了,平躺在床上眼睛也不眨,缓神想起了家,心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又躺了好久,感觉饿的受不了。

  “巴林……巴林!”叶蜡只扭头对外间高喊了两声。见没有声响又伸手疯狂去拉床边的绳子,一阵铃铛狂响声。

  听见了隔壁慌乱的脚步声,叶蜡才把手收回被子里,安心的把眼合上了。

  叶蜡是一个笔记放在床头才能安心睡着的高三学生。

  仨儿月前,一朝穿越没想到,成了个不良于行的植物人,走路都要人扶,又是个女扮男装的。

  这身体虚弱的很,动不动就一阵晕。叶蜡是时时刻刻需要别人看管。

  只如此算了,也能落得一个相府公子的身份,好歹吃穿不愁。

  还就这丞相府的处境是一言难尽。

  原身爷爷是开国将军,跟随先皇立下汗马功劳,封为列侯。然而不久仙逝,留下孤儿寡母,女人当家将军府多年来受尽欺负。

  之后大伯世袭了侯位,现在就在家带发修行,闭门不见客。

  自家爹爹自考功名高中,奋斗二十年官拜丞相,而现在瘫痪在床。

  小叔倒是健健康康就是啥也不会,在家混吃混喝。

  就只有正在边疆打仗的哥哥撑得住场面,只可惜跟自己不是一个妈生的。自己能不能靠得上还得两说。

  自己中毒昏迷多年,刚刚醒来,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

  刚刚出了房门,才知道原来下人丫鬟们,对自己也都多不待见,只原来原身一直唯唯诺诺的,任人欺负。

  虽然是嫡子嫡孙,只母亲吃斋念佛对房中事,很少念管,没有实权。自己又软弱。

  何况自己已经昏迷多年,庶兄在边关又连连告捷,而父亲并不是一个非嫡不立的人,自己的位置,举步维艰。

  这一离开了骨肉亲人,开始不觉得,只几日后,不自觉泪往外泛,心中忧伤。

  提不起精神来。

  起来梳洗,又看着镜中一张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脸,心里痛苦也略略缓和几分。

  既来之则安之吧。

  “二爷。”巴林把手里端着的洗漱用品放在桌子上,又嘿嘿笑着,来扶叶蜡。

  叶蜡只死盯着他看,他每天都起的比主子晚,叶蜡没说过他,可现在这都快中午了,他也该不好意思了吧。

  显然他没有。他还给叶蜡的只有他露着两颗小兔牙的笑脸。

  叶蜡走两步还是行的,但是太费劲了,磕磕绊绊的。她就不愿意自己起床了,在懒这个问题上其实这主仆两个其实是一致的。

  三月前刚刚醒来时,一睁眼就感觉腰疼,嘴里更渴,想起来喝口水什么的。

  四下一望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衣服屋子全是陌生的。而且还是奇奇怪怪的。

  心里猛一惊,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慌忙起身要跑。

  巴林在外面打扫卫生,只听见扑咚一声,以为有贼,一下抄起手里的扫帚,一脚踢开内室的门。

  就见叶蜡正直直的跪在地上,一脸的不知所措。

  这身体已经昏迷四年了,直到现在自己来了。刚刚苏醒,基本上没有控制能力。

  巴林又惊又喜,连忙转头叫人,又把瘫趴在地上的叶蜡拖到床上。

  “公子,咱们还去哪啊。”二人已经在街上游荡好一会儿了。巴林才十四岁也就是个娃娃,正是爱玩的时候。

  他从叶蜡昏迷就一直照顾叶蜡,基本上没出过相府,对外面的一切他都好奇的不得了。

  早上拜见过母亲之后。褚兰见叶蜡满面愁容,魂不守舍的。又看他身体也算恢复的不错。

  精心照料了三个月。行走早已经不成问题,则大笔一挥,拨给两人银两,让出来散散心。

  二人从一大早上一直逛到下午。叶蜡第一次见到古人的集市,也是好奇心满满。算是暂且宽了心。

  只那成衣铺把她黏住了。买了一大堆女孩子的衣服,一堆漂亮首饰,私下想着穿是不能穿了,买了看还能怎么我。

  看着秀美细致的衣料心里美滋滋。

  这难道是她对命运的抗争?

  就是巴林跟在后面看着叶蜡把女子衣服往身上比量的样子,抿嘴皱眉,暗暗离她远些。<1>

  今日一早天还未亮,数珠从家里偷溜出来,去了山上。

  走了两个多时辰,到了又大哭一场,暗自伤心,哭完整理好面容又匆匆忙忙下了山。

  天还未暗,不敢回家,居深闺,身上无几个银钱。但是为了安全些只得在附近找了个大一点的馆子。再寻了个隐蔽点的位置坐了。

  叶蜡二人跑了太久,早早寻了个雅间歇着了。好吃好喝的,也根本不知道楼下已经翻了天了。

  一个自称要为民除害的白衣男子正在胖揍一胖一瘦两个泼皮。下手狠毒。桌椅板凳七零八落混作一团。

  三人挡在门前,内里客人不是躲在了楼梯底下,就是跳窗逃跑了。

  数珠哪成想自己选的内里位子,反到成了错了。就正好被堵在里面出不来,眼见着伤到自己。

  叶蜡听见打斗声,连带着墙被猛撞的声音。

  从楼上开门,只见数珠慌忙往楼梯上跑,一脚绊在梯子上,将要摔倒。

  叶蜡一手接住她,用背挡住砸向她的木头,双手抱扶她起来,到了屋里。

  数珠连忙道谢,叶蜡知晓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就开了门站在门外。

  数珠侧身坐着,心里暗暗压着气,用余光瞟着靠立在门边的叶蜡。

  原身从小一直被当做男子养着,打闹皮脸,跟着跑,营养给的足,身高倒真的与普通男子无异。

  昏迷四年,刚刚醒来时也是瘦的皮包骨,三个月养的好了些,但是还是瘦的,显得更高。

  线条流畅的身材,着一身绣暗金墨绿长袍绝非凡品,皮肤细白,脚蹬一双黑色皂靴,半倚靠在门边,真有一副美男子的样子。

  看着叶蜡头上插的雕瓜曼葫芦翡翠扁簪,墨黑的头发挽的细致,好看非常。

  又想起刚才他搂抱着自己,身上一阵阵百濯香混着药香的味道经久不衰,不禁脸红,不敢再看了。<2>

  楼上隐怀有鸳梦,楼下打的难解分。

  白太湖不管汪红用什么打他,好像都没伤到他半分,倒是反增他火气,直到把王二晴揍到没有人样,方从他身上起来,一脚把汪红踹飞,撞到门框,只一声猛响。门板尽裂,汪红只趴在地上不敢动了。

  汪红知道白太湖转移了攻击,只在地上装死,白太湖想起当年此二人的所做所为,更是怒火起,抽起腰间的马鞭,由背到腿上狠抽了几十鞭。

  叶蜡见着大局已定又血肉四溅的心中难忍,转身进了雅间,把门也关上了,此时才注意数珠。

  数珠约摸着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清清丽丽的,低着头,手攒着,放在膝盖上,拘谨。

  数珠看叶蜡进来起身福了一礼,又道“多谢公子相救。”

  叶蜡只注意到了她的脚,三寸金莲,鞋梆子上隐约有泥,但是已经干了。

  叶蜡直盯着看,数珠也注意到叶蜡的眼神。只下意识把脚往回一缩,叶蜡还是入神。

  “刚刚姑娘跟你说话。”巴林凑过来暗暗对叶蜡说。

  叶蜡才缓过神来,连忙起来说“姑娘快请坐。”

  数珠这又坐下。

  白太湖只是打的太爽了,其他一概不关心,不知肋骨也断了几根,王二晴被白太湖踩在脚底,还不解气。

  白太湖早知此人最会装腔作势的私底下恶心的事就是他。当年为同窗,年不过十三四岁。

  妒自己聪明机敏,被先生赏识,仗着自己家世地位高。恶意孤立自己,经常殴打,最后又污蔑自己偷钱,最终被书院开除。

  无处可去,游荡半年最后参了军。后遇叶钟山,得其赏识,升了副将才活到了如今。

  见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就干脆拿了根绳子,挂在房梁上,把王二晴脖子往绳子上裹了几道,让他骑坐在汪红脖子上。

  汪红被打的半死不活,根本站不住,摇摇晃晃的,只能咬牙站着,白太湖又拿笔在王二晴脸上写了“无耻”两个大字。转念又一想又把二人转挂在了街头最明显的地方。

  留下不少银子给了店家又留下名字和腰牌,吩咐若有牵连自来找他。

  逍遥而去。

  <1>有的地方说男子穿女人衣服(多为裤子)晦气。

  <2>数珠年小,说不上爱情只是少男少女互相吸引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