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城外陶花楼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048 2019.10.16 18:32

  张相州从宫里出来,回到自己暂住的宅子,张行舟看他魂不守舍。

  回想当年,自己刚刚十一二岁,他第一次见叶蜡。

  那一次叶蜡跟张相州在一起,他见过叶蜡女装的样子,穿着的还是本族的衣服。

  只过不久见着叶蜡离开之后,张相州郁郁寡欢,魂也失了一般。

  今日见了,只如从未认识一般,又一身男装。自己也是困惑着。

  现在又见张相州如此,料定叶蜡就是当年旧人。

  也明白了张相州为什么一定要跋山涉水的来此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

  “张集。”张行舟叫住张相州的贴身侍从。

  “九爷。”张集刚刚从张相州房里退出来,却见张行舟一直站在外面。

  “三哥说什么没有。”张行舟随着张集一路走。

  “爷什么也没说。”张封虽然从小就跟着张相州但是他一直猜不透他的心思。

  “最近三哥有没有让你去查什么人。”张行舟拉过张封。暗暗的问他。

  “谁?”

  “哪家的公子之类的。”

  叮铃铃,张集腰上的铃铛响了。是张相州找他。

  张行舟松开他。“行了,你去吧。”

  自己回到屋里,久坐难安。最后还是提笔写了封拜帖。

  手里握着,暗思两刻,又对着门口喊一声“张封。”

  突然脚踩声琉瓦的声音从房檐上传来。

  “九公子。”一个黑色短袍银色甲衣的十三四岁左右的孩子。从窗户跳进来。伴随着噼里啪啦,檐上瓦摔碎的声音。

  张行舟回过头,盯着他,“不是说了让你从门进来?”

  “对不起,公子。又忘记了。”行了半跪礼。

  “起来吧。”张行舟又把头转回来。

  张行舟拿起桌子上的拜帖,“送到叶相府上,记住要正大光明的送。不要随便乱塞到人家房里。”说着伸手朝门外一摆,再把拜帖递给他。

  “是,公子。”张封把拜帖塞进胸口的衣服里,又越过他从窗户跳翻出去。

  接着一阵瓦片碎落的声音。张行舟气的站起来,张了张嘴没出声。无可奈何,又坐下了。

  “三爷。”张集抱拳半跪。

  “你去查一个人的行踪。”

  次日。

  玉璧进来把信给叶蜡,外封上面叶公子亲启。

  打开了里面还有一个封红墨题了:叶姑娘亲启!

  叶蜡一惊,背身反对着玉璧,打开信,里面书:午时三刻,城外陶花楼。独宴汝一人。

  叶蜡把信收好,立马吩咐玉璧备马。

  到了城外,下了车,行走一段。刚刚好是午时三刻,真挑了一个好时间。

  叶蜡直接就进去了,前面一个十三四岁的黑金小侍,迎上来,是张封。

  只里面空空无一人。

  从后院开门进去,只黑砖铺路,沉香做顶。儒丝做帘。密密不透风。

  叶蜡脑子里只有一个字“壕!”

  “叶姑娘请进。”

  听张封直接这么说,把叶蜡脚下一顿,自己来这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称呼。

  本来见着那信,知道肯定是原身的故人,才来一见,说不定知道原身中毒的事,或是其他的旧事隐情。

  只见张封带着武器,面上阴沉。又见如此密封诡秘之地。

  怕不是故人倒是仇人。

  只穿过好几道门,如同进入铜墙铁壁一般,压抑。

  “姑娘到了。”张封停住,把门推开示意叶蜡进去。

  只上面匾上两个黑金大字:牙园。

  叶蜡见张司年小,直接问一句“你以前见过我?”

  张封偏头回忆,摇摇头。又言“公子在等你。”

  叶蜡只好迈步进去。屋里越来越暗,灯点的也越来越多。

  真是就跟进了墓似的。空荡荡的无尽的走廊。直到拐弯处,再没有路了,回过头来。

  “叶姑娘。”张行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叶蜡回身,一见是他,心中诧异,不知何解。

  “原来是行舟公子。”叶蜡微微笑。抱拳一礼。

  没想到张行舟面色一凛。一瞬间又恢复过来。

  叶蜡却没放过这一瞬。

  张行舟只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叶蜡女装,糯糯的叫自己行舟公子时的情境。

  只自己也被这女人虚情假意骗了,她的绝情与恶毒。只害得三哥不理政事,郁郁寡欢多年。

  只白白浪费自己的惊世之才,落一个小仲永之悲名。

  想起这几年其他皇兄的冷淡,和各个大臣的轻视,自己全是对张相州的惋惜和对叶蜡绝情的愤怒。

  二人转入内间,相对而坐“听说叶姑娘失忆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张行舟一脸假笑,似有幸灾乐祸之意。

  让叶蜡有种误入虎穴的感觉。“自几月前醒来,就没有之前的记忆了。也不知自己还曾与行舟公子相识。”

  “张行舟。”他把叶蜡的话掰过来。

  叶蜡改口“张公子。”

  “原来如此,怪不得昨日叶姑娘就如不认识我跟哥哥一般。”哥哥二字张行舟加重语气。

  叶蜡听着他一口一句姑娘姑娘的,心提着,不知道他作何打算,只自然不是叙旧了。

  “不知今日张公子请我来是为了何事。”

  “我为了何事。”张行舟冷笑。靠近。“当然是杀你。”手里的剑往桌子上狠狠一拍。

  突然当的一声,门被从外面踢开。

  是张相州。

  数母一大早就来看了数珠,还派人送来十几套锦绣华服和不少精致的首饰全都价值不菲。

  还对数珠大为关心。

  数母走后,凝儿看着那一排排的珠宝,对数珠说“小姐,咱们总算扬眉吐气了。看外面那群势利眼的丫头还敢乱传小话。”

  数珠看着却笑不出来。不知道数母作何打算。

  数母这边对数岚只说了昨日之事,而并未言说数珠心悦叶蜡。

  她更以为叶蜡对数珠也有私情。

  而她已有打算,料定数珠以后定是叶钟山和叶家离间的导火索。

  而知道数岚肯定舍不得数珠白白受罪,故意不告诉数岚。

  只说倘若数珠嫁入叶家也绝对不会受苦,且叶数两家合作,也是扳倒石境苏的必经之路。

  联姻是最好的方法,见数岚有所动摇就有意无意表达出叶钟山和数珠其实互相心悦。

  最终数岚同意了。

  见如此数母立马入宫去见敬妃。商量此事。只怕误了时机。

  是张相州送叶蜡回来的,坐在张相州自己的车里,只用来乘他一人,故两人乘着有点挤。

  微微颠簸,二人的肩膀轻轻碰着。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依旧是要考试担心中   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   爱你的猫????????????   敬上

2019-10-16 18: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