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生日前夕(二)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394 2019.10.26 16:37

  叶钟山出了府,反往东城去,西城是富人区,大家闺秀,贵族夫人,出入的地方。

  而东城却是穷人和着难民们,蜗居生活的地方,地上全是黑乎乎的一片,一进去,便会踩上一脚的油腻。

  空气中泛着浓浓的油烟味。到处喧闹,充斥着女人的呼喊声孩子的高叫声。

  高高的阁楼,说不准暗自打了几个隔间。

  店一家挤着一家,大概每间店铺只有一转身的空间,恐怕容纳不了四个客人。

  叶钟山从三四里(一里约五百米。)远的地点就停了,下了马车,顺便换了身低调简约的衣服。

  他把钱袋绑在了手臂上拿衣服遮着一点也看不出来,又拿了个空的,挂在腰上。吸引火力。

  叶钟山小时候在这里长大,直到被叶贺兰接回叶府。他对这里极其了解,各种小动作了然与胸。

  直接绕进了一个巷子,耽搁半刻,出来时双手各拎了好几纸袋子的甜糖和红豆蜜糕。

  嘴里还衔着一块奶膏,还往下丝丝点点的掉着粉末。风迎面吹来末屑回扑在自己衣服上。

  而面上毫无表情。只叶钟山对甜食的喜爱,表露无疑,这世上恐怕也无人能敌。

  转身又进了一家豆腐店,熟悉的就像进自己的家。

  “姐,来份豆腐花,多多加糖多多加红豆。”直接坐在最里面的位置,把手里的糖糕放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搓着手,吃到一半,又让店家又做了一份,加盐加粉条加腌豆。回头把那半碗全部喝尽。

  “姐,我这东西先放这,等会回来拿。”叶钟山拿着手里的糖糕,向店家比量着。

  店家手里动作没停。“行行,就放着,姐一家子都这住,给你看着。”

  “哎,姐。”东西放了,叶钟山吃的饱了,提着一盒子豆腐花再往四通八达的巷子里转去。顺便带了一大壶花雕。

  出入,如自家后院。

  最终在一间破烂屋子的后门停下了,拉一下门环,再拉一下,最后连拉两下。

  等着不来人,又重复一次。

  “来了,来了。”伴随着拖鞋啪嗒啪嗒又在地上拖拉的声音。

  一个头发蓬乱的瘦骨嶙峋的中年男人。

  半眯着眼睛,披着衣服。脚上趿着鞋,连袜子也没穿。

  “怎么这么慢。”叶钟山抱怨。

  “最近查的严。”那男人把叶钟山拉进来,再探出头左右看看,再把门关上。

  叶钟山自己下去了,那男人则进了旁边的里屋。

  叶钟山进了屋,打开帘子。里面空空荡荡,只哄闹的声音扑过来。自己打开前面最里的地板,跳下去,再给关上。

  赌场,望不到头的赌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还有怀抱着孩子的女人。

  一个个眼睛通红不知道奋战了多久。

  他视而不见。

  叶钟山绕过各种桌子椅子,又从对面的楼梯上去。同样的出入方式。

  叶钟山这次却落了一头一脸的灰。上面是泥地黄土的,还有一颗几人合抱的银杏树。

  格格不入着。

  那树上白色的果实嘟嘟囔囔。满满当当的坠在树上,被绿油油的银杏叶子覆盖着。

  树枝子一大半覆盖在一间小土房的上面。黄土的墙壁,斑驳的墙面。裂开了几个大口子。

  暗红色的门已经掉色了,虚掩着。风吹过来,门环是不停敲击着门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叶钟山慢慢伸出左手,缓缓的用手指抵开红门。伴随着吱呀呀的声音。

  霉气涌出来,还要一些腐烂食物的味道。今年雨水多,门拐子边长了青苔。烂水的异味。

  就好像阳光从来没关照过这里一样,时时刻刻伴随着水汽闷湿的味道。

  叶钟山朝里面一望,未果,又侧半身进来,转过脸,望进去。

  里面一个睡得四仰八叉,头发凌乱,而怀里依旧抱着酒壶的男人。

  他靠在墙角,一只腿放在一个黑漆大箱子上。

  叶钟山叹口气,再把右手边的门完全推开,走进去。

  假咳两声。那男人依旧没醒。只屋里酒气不重,料想他也没钱买酒。只是睡死在这。

  叶钟山回头发现了这里唯一的家具。一个三只腿的桌子。翻到在地上。落得满满的灰。

  叶钟山不管衣服脏还是不脏,直接把它搬到墙边,一推,硬靠着总算保持了平衡。

  把手里的豆腐花和酒搁在上面。这屋子里连一个凳子椅子都没有。只四面土墙。

  里面的墙壁洇湿了,鼓起了墙皮。只这里没有老鼠的,毕竟这里什么也没有,老鼠来了也得饿死。

  拖拉桌子的声音依旧没有把他吵醒。

  叶钟山淡定的很,拿起酒壶,拔开壶封。走近那个男人,往他嘴里灌了一口,还没停手,那男人便大睁双目。

  双手立即上来抱扶酒壶,嘴不停的咕嘟咕嘟的咽。只一大壶酒,一口喝了大半壶。

  算是有些满足了,双臂合抱着酒壶,双腿盘坐。把它围在自己怀里。如获至宝。

  也是清醒了,屋里唯一的阳光从门缝落进来,尽数照在叶钟山后背上。

  只有细细几道微光,从叶钟山身体的缝隙中刺过来。

  照在那男人面上。他眨巴眨巴眼睛。认出是叶钟山,面上突然颇为嫌弃。

  把头扭过去,“你来这干什么。”

  叶钟山本是微笑着,听见他的话顿时脸上一僵,“我看你是酒又喝饱了。”说着伸手来拖那男人怀里的酒壶。

  那男人一见,赶紧用身体护住。叶钟山也只是吓吓他。见他护着就把手收回来了。

  这男人脑子坏了。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力。

  只爱酒如命确不是一个好孩子的习惯。

  在叶钟山的记忆里,他从意气风发到堕落不堪,再到精神失常。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再到过街老鼠。

  这一生太快,太虚无。

  只叶钟山还挂记着他,找人照顾他,不然他就要饿死在这。

  这一切只是因为他官场得意时一次小小的馈赠。拯救了叶钟山小时候练功时自己和母亲一个月的温饱问题。

  那时候的自己和母亲就如他的现在一样,孤立无援。

  叶钟山靠着那桌子,又抬头看着着屋子,屋顶有修葺过的痕迹,还好自己的交代还是有用的。

  细细的望着他,他除了脸上加了些许皱纹之外,其他全无变化。

  “我是来取琅琊月的。”叶钟山说的漫不经心。

  那男人却突然瞪大着双眼紧紧盯着他。

  那眼神,直接让叶钟山有一种脸上被火铸的感觉。

  回头望他,一见他震惊的眼神,还有他瞬间的震惊和害怕。

  叶钟山笑出来,轻声安慰他“别怕,我不会不管你的。我来拿琴是有用。”

  这琴是叶钟山母亲亲手做的,当时是做了要送褚兰的,万般情况,没送到褚兰手里。才留下来了。

  而琴弦却是他找来的。

  叶钟山母亲去世时候他早已经疯了,叶钟山母亲收留了他,只他一见这琴爱护的不得了,当时自己在叶府的情况也不好。

  恐怕不能好好看护着,就留在这了。

  本来自己不想拿,这是母亲的遗物了,但是褚兰的琴技天下无双,无人能出其右。除了她也没有人配得上这琴了。

  正就算了了母亲的心愿。也算“物归原主”。给这琴一个好的归宿。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今天补考结束了哈哈哈

2019-10-26 16: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