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入宫(二)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127 2019.10.13 20:04

  在轿子上转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宫门,老夫人的轿子能进去,是皇上特殊下令的。

  叶蜡和叶钟山下轿子走过去。

  则有两个内官从二人一下来就一路引着。

  刀剑兵器是铁定不能入内的,叶钟山今日则穿一件黑金长袍,不见戎装,细细密密的勾线,很低调。

  估计老夫人早已经料想叶蜡不敌,则送来一件白净素雅。也平添几分书生气质。

  “今日有北边的人过来,若遇见万不要惹事。”叶钟山在前面,低声对叶蜡吩咐了。

  “我知道。”叶蜡随口答应。则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北不北的。反正自己也不是会惹事的人。这个叶钟山也是知道的。

  只一路上被这朱墙璃瓦,万丈灯火吸引了。

  二人入宫时天还未全黑,只从外墙走过来,一两个时辰,真正进来时,天黑透了。

  四面的灯火则没有什么障碍的,粒粒沙都能看清楚。

  老夫人去了女子偏厅,二人则转去正宴的上和殿。

  殿内歌舞升平,只见了,前面的舞女,个个的仙气。

  入内二人入内厅。则皇上的位子在前厅,还未来。

  叶蜡瞅了这距离,估计来了也看不清楚脸吧。

  二人直直走过来,则最前面右边一眼见着是段京密,叶蜡自然朝他一看,他则像没见着。

  直接把头别过去了。

  叶蜡暗忖:这人怎么这样,又不吃你肉的。连个好脸都没有。

  自己和叶钟山靠着坐一个桌子。跟段京密的桌子隔了一个空位子,也不知道是谁的。

  经过那一道道的门,一重重的院,自己早就昏头了。不管那么多。

  自己眼前摆着珍馐佳肴,浓汤美酒。不能失礼了。看了看对面桌子,身边桌子,只全是叶钟山了,都是稳稳当当的端坐着,不动。

  自己自然也不敢乱来。走了那么多路,右脚微微有点疼。拿手按了按,又被叶钟山一盯,就又把手放下了。

  只这里正好能看见一抹星空,只是已经被灯火照亮了。

  身边隐隐约约的奇楠香环绕,安心定神,与家里的香有些不同,只也是舒缓精神的。

  过了一小会,叶蜡还暗自出神,只听见叶钟山捏筷子的声音,抬眼一看,则面上无动于衷,顺着眼神过去。

  是左边首位上坐着两个锦衣公子,看样子,应该就是叶钟山口里的北边的了。

  排头的一副阴郁形象。眼神放空,一只手微微握着放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放在盘着的膝盖上。

  面色阴冷。

  另一位,红黑锦服,头上勒一条黑底红宝石抹额。比旁边的年纪小不少,约摸着十五六岁罢了。

  身上的家纹是如出一辙的,二人又落座亲密应当是兄弟两个。

  那个小的,感觉到自己的注视,回头一瞪,似是面对敌人一般。叶蜡一惊,眼睛瞪的更大,反怼回去了。

  只那小子吓的一缩,像是没料想自己能如此明显的反击。

  叶蜡得意一笑,只二人的小动作被两位兄长察觉了。

  二人皆被眼神警告不敢抬头。

  叶蜡再抬眼对面那个年长公子似乎正看着自己,叶蜡被那眼神吓的一哆嗦。

  转过来再看就没有了,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

  只等了一小会,几个内臣,急匆匆过来,叶蜡看见厅上几位全欲起身,知道皇帝来了。

  流转一会,从后面悠悠进来一个身穿黄袍,绣着九龙。头戴黑色冠帽的高大男子,约摸着三十五岁左右。

  脸带笑意,面貌儒雅白皙。

  “皇上驾到,元妃娘娘驾到。”悠悠扬一身高喊。

  大家一片跪下,叶钟山跪在桌边,叶蜡则跪在他后边。

  “吾皇万岁万万岁。元妃娘娘千岁千千岁。”震慑人心的声音远远传开。

  高台二位坐定,内臣又来一声“起。”

  厅内众人才各自起身。

  “坐。”又一身高喊。才缓缓坐了。

  此等威严,这位子怎能不让念念不忘。

  叶蜡不会喝酒,旁边侍女过来倒酒,叶蜡就只是接着。

  只脑内总是有刚才那异族公子的眼神回荡,这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自己再望过去,则不见他的影子了,只留下那个小公子。四处打量一番,还是没有人影。

  此时大家早已经放下大半礼数,推杯换盏,酒过三巡。

  各位公子少爷的,更有朗声玩笑的。侍女内臣倒酒添菜。

  管乐之声不绝。

  叶蜡病初愈,只现在脑子被吵的一阵疼,“大哥,我去方便了。”

  叶钟山正跟公子大臣聊的欢。叶蜡没有功名在身,多年昏迷自己也根本没有朋友。

  自然冷冷清清。

  叶钟山威风正盛,无论是想巴结的,还是因为同朝为官也,现在都看不出来熟不熟的,只以酒相对。

  都是谈天说地去,也无暇顾及叶蜡干什么去。只答应一声。

  巴林一笑,自己成了被大人嫌弃的娃娃了。

  则由身边的内臣引着去了。只是想出来散散心的。

  只刚刚从偏门出来一打眼看见那个人站在廊口,背后月朗星稀,深蓝的天空。

  这画面,这个角度。

  这人就是那天在戏院阁楼上那个人!

  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也是如出一辙。

  刚刚厅上才说自己是前几日刚刚来京,则原来一月前就到了。不知做什么安排,这跟面上一副儒雅样子可一点不符。

  叶蜡就看一眼就被反方向引出去了。

  不能看见他意味深长的眼神。跟不能看见他发抖的手。只也万万不能明白他的情意。

  这些已经随着原身的死结束了。

  则自己一路想笑,他就一直这么跟着我,叶蜡回头看看那个跟着自己的内臣,这就有点尴尬。自己就是出来散心的。

  后面跟一个尾巴。自己绝对不能淡定。宫里规矩多,自己只能从命了。

  见着旁边有个花园子,花香正浓,就往里那条路饶了一步,没料到突然过来一队送菜的侍女,二人就这么被从这一队人中间隔开了。

  叶蜡怕碰到这群战战兢兢的侍女,被逼无路,往后退一步,结果一脚进了花园的泥里。

  身形一晃,就乎着往后一仰,好容易稳住了,再等她把脚拔出来,一脚泥给清理了,再站起来,那还能见到那小子的踪影。

  四面一望,这……我也记不得路啊。

  站起来一望,确定那最最明亮的那就是上和殿,就如一大盏明灯,给自己指路。

  叶蜡想这里不比家里,还是赶紧回去的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