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生日前夕(三)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088 2019.10.27 21:05

  叶蜡直接进了一家玉石店。

  ——

  叶钟山见他病情始终没有好转,疯疯癫癫,生活艰难。

  以前自己没有机会,而现在功成名就了,有了条件。

  再想西北战场,万一真的有万一,他就得饿死在这。

  自己四年多前,领兵出征,奉旨抵抗南方乱军。就有这个想法,却怎么说他也没同意,再当时自己的身份又如此,也给不了更好的条件,就放下了。

  郑朝丰始终不愿意离开这屋子,叶钟山小时候经常搬家,再东躲西藏的。

  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叶钟山母亲去世的地方。叶钟山不愿意回来,徒添悲凉。

  只郑朝丰死活不愿意离开,叶钟山没法子给他留在这了。

  叶钟山拿桌子上的豆腐花“吃,吃完咱就走。”

  ——

  数珠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上了山,这次不是偷偷摸摸而是数岚让她来的。

  她站在母亲的墓前,与以前不同,数岚派人把这里从新修葺。

  数母大权在握,数岚是连一分钱也不能花出去,只现在也有了名头。

  数珠着了全妆,从清秀变成了颇有姿色。穿着贵重的衣服,腰肢被撑着,站的直直的。

  涂了清亮亮的指甲,在阳光下手白皙柔细。

  这次数珠却没有待很久,就下山了。现在她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每一步都走的很慢。

  等着马车进城已经是傍晚了,有的家里已经点了灯。

  而店铺早已经灯火通明。红色的灯笼。在风中飘飘荡荡。

  月光完全被灯火掩饰住了。

  ——

  “我不走!”郑朝丰怒目。

  叶钟山看着他的细胳膊细腿的,心里早就做好硬拖他走的准备了。

  叶钟山挑眉抿嘴笑他。眼神中透露:想死?

  郑朝丰看他这样,心里也能知道自己没救了。

  叶钟山从东城把他拖出来,郑朝丰疯疯癫癫的死活不愿意上马车,好说歹说才把他骗上车,只说先出来住住。

  还许诺他每日美酒不断。当然叶钟山不可能如此。

  郑朝丰已经忘记怎么去上车了,叶钟山把他拉上来,他直接坐在马夫旁边的位子。

  叶钟山又把他拽进来。

  叶钟山坐在马车正中,郑朝丰盘腿正正的对着他,怀里抱着笨重的酒壶。

  双手交叠,眼睛瞪得圆圆的,正正的盯着他,叶钟山感受到他的目光,看他一眼,他还直直的盯着他,叶钟山往旁边偏身,他就跟着他偏。

  “你盯着我干嘛。”

  “我怕你跑了。”

  叶钟山对他翻一眼,一挑眉,对他喊一句“我怕你跑了!”

  一路上是如此平坦。叶钟山仿佛看见月光直直的照在自己身上。

  叶钟山蛮淡定,身子靠在马车的后板上,他完全放松了。闭着眼。

  “我想上茅房!”郑朝丰突然对他一喊。他其实不想去,他只是想折腾折腾叶钟山。

  “没有。”叶钟山动也不动。

  “有!”

  “没有!”叶钟山眼一瞪。

  “我就要!我就要!”郑朝丰把酒壶牢牢放在旁边的座椅上。

  然后立马躺下,腿不停在地上蹬。躺在地上,身子跟着翻。肚子也往上顶。大喊大叫。

  街上还有不少路人。叶钟山还用着叶府的马车。

  叶钟山冷冷的看着他在地上放赖。

  “停车!!!”叶钟山往外面一喊。

  车还没停,叶钟山直接把他踹下去。

  “盯着他别让他跑了。”叶钟山对驾车的马夫喊一句。又对着郑朝丰展开一个少见的笑。

  还想跟我斗!

  郑朝丰,见自己的计谋被戳穿,噘嘴深深看他一眼,低着头跟马夫去了。

  “公子。你在吗?”是凝儿。

  叶钟山透过车帘,见着是生面孔没说话。

  凝儿见没人应,赶紧拍拍车边,“公子你在吗?”声音带着颤抖。这时候天还没暗。

  数珠的马车就在附近,二人从山上下来,数珠哭了,凝儿怎能不懂她,这眼泪不止是为二夫人流。更为了自己。

  凝儿心里酸,眼睛看向窗外。迎面见了,叶家的马车,停在路边,里面隐约有一个公子的身影。

  见了,立马反应过来。

  “叶公子,是叶公子。小姐是叶公子。”凝儿疯狂摇着数珠的手。

  数珠惊。

  赶紧打开窗轩。探出头去,眼泪瞬间被风吹散。

  “停车,停车。”数珠对着马夫喊。

  车急急停住,数珠半起身,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又慢慢坐下了。手却握得紧紧的。

  “小姐,去啊。”凝儿见她又坐下了。

  心里比数珠还要着急。

  “我去!”凝儿下了马车,急急跑了过去。

  “公子,你在吗?”凝儿不敢太大声。女子去敲男子的车,无疑引得注意。

  “是我,是凝儿。”四人在国寺抄书。才几月功夫。叶蜡一定记得她。凝儿就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叶钟山看着她似乎有些熟悉。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但一个大街上毫无顾忌,拍男人马车的女人。自己可并不愿意扯上关系。

  往后面一躲。身影一偏。数珠眼睁睁看着叶钟山往后退的身影。怔住,眼睛暗了。

  手微微把窗帘子放下了。

  凝儿看着缓缓向后靠的叶钟山,顿时有些发怒。“公子,你真的不救我家小姐!等着小姐入了宫,你别后悔!”凝儿急哭了。大声吼他。

  叶钟山风雨不动。

  “公子,你好残忍。小姐真正的付错心。”凝儿跑开。

  留下叶钟山一脸茫然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认识了谁。

  顷之,马车车轮碾压的声音传来,叶钟山好奇的伸过头去看。

  正正当当一个数字。叶钟山心一紧。

  数珠进宫的马车是特制的,上面印着字。

  声音越飘越远,马车转去,影子拉的长长的。叶钟山紧紧望着,直到影子也消失了。

  看得入神,连郑朝丰回来了,也不知道。

  郑朝丰看他伸出头往外面望,以为有什么好事。

  自己也硬挤进去看,什么也没见着。直接把半个身子都硬挤出去了。想得出来,结果二人卡住了。

  郑朝丰还是什么也没见着,往回伸,拿不出来。一手使劲推着车板,一手按在叶钟山头上。使劲挤着叶钟山。

  叶钟山脸色瞬间暗下来,拿手把他往旁边用力一推。挤出来一大块空隙。

  抬身出来了。只留下郑朝丰半个身子在外面扑腾着。

  叶钟山看着这个傻子,嫌他丢人,一伸手把他拖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