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营中乐事(三)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089 2019.10.21 14:15

  只自上次的鼠患之后,叶钟山就算是热的要自燃了,也没有下令开帘子。

  上次洗衣服的时候,看见叶钟山的衣服,拿过来的时候都是直接能拧出水的。

  自己只是想逗逗他,气气他,没想到他如此的惊恐。这样子恐怕都不是普通的恶心害怕,而是有心理阴影。

  这伤害有点严重。

  就硬生生的把自己捂在营棚里,叶蜡看着厚重的帘子,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让外面的守卫通报了,才进去。

  只没想到叶钟山里里外外套了好几件,捂得严严实实,三伏天穿棉袄,自己看着都热。这直要捂出痱子了。

  把糕点放在了桌子上,又说这个天要这两天就吃了,不然就坏了。

  叶钟山工于工作,无暇顾及。

  看着叶钟山一脸的汗还要批改军中事务。又想还要带兵训练。

  这个日头,这个罪可是受大发了。心里面愧疚。

  回到营帐。

  “先生,你说大哥为什么这么怕老鼠啊,说起来怕是没人相信的。”叶蜡双手放在头后靠着椅子,抬眼望着棚顶。

  颜正翻书的手一停。“这个……我倒也是没听说过。营里也不敢乱议论。”

  叶蜡瘫坐在老爷椅上,晃晃悠悠的。

  “那要是我跟他承认错误,他能放过我吗?”叶蜡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

  “恐怕有点悬。”颜正跟着笑出声。

  “唉,这怎么办。”叶蜡有点没有办法。

  “对了。”突然猛坐起来。

  “先生,这里有卖冰的吗。”叶蜡无疑想“曲线救国”。

  “冰?冰块吗,我们山下棋城府衙的暗窖里应该是有的。只这个东西很贵重。而且也不轻易贩卖,一般都是府衙内部使用。”

  叶蜡疏一口气,“长安冰雪,至夏日则价等金璧。”叶蜡念想一句自己在网络上看到的诗。

  “长安?”

  “那个,我说京都啦。”

  颜正“公子最近说话越来越有书生气了。”

  叶蜡哈哈一笑。“谢谢。”

  颜正也被他与生俱来的自信逗得一轻笑。

  “那先生,叶府的令牌能买到冰吗。”

  “这个自然可以。有相府的令牌,想干什么都行。”

  “真的?”

  颜正一凛,自知失言,不再答话。

  “那明天我就去城里一趟,去买点东西。”

  “对了,先生用着那纸怎么样。还好吧。”

  “质地棉韧,洁白如玉。墨韵清晰。”

  “纸中之王嘛。”

  “颜正多谢公子。”起身一拜。

  “没事没事,先生教我读书,于我有恩。只前两天见先生那少了,正好去山下就带了。先生不必多礼。”叶蜡赶紧扶起他的手。

  次日叶蜡一大早急急忙忙就出营去了。那时候颜正还没醒。直到了正午才回来。

  到了营门,叶钟山正好在练兵场练兵,依旧是着一身厚衣,严严实实。

  叶蜡带着三个路边雇的小贩子,一个人打头挑了两个担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另外两个人各挑了两担子冰,匆匆从士兵中穿过。

  所到之处皆一阵冰风。

  “干什么去了。”叶钟山皱着眉,对他质问。

  “没事没事。马上就走。”赶紧把冰块送到颜正的营帐里去了。叶蜡的身份,这里则没人敢议论他的乱行。

  兵士们只各自对视两眼,接着训练了。

  自己下山买了冰糖、梅子酒、蜜糖、珍珠粉一类。

  再加着一些百合绿豆。

  加上各类街上现在有的水果。挑了最新鲜的,多多少少买了不少。

  又随便逛逛买了些小巧细致的玉杯子,瓷勺子。

  再去了棋城县衙,又压了叶府令牌在哪,买走了棋城最后的两箱冰块。

  现买了两床丝被。裹着,以免它化了。

  急急忙忙的跑上来了。

  进了营帐,给了银子。打发小贩子走了,自己又忙活起来。

  把在一边读书的颜正也叫着帮忙。

  叶蜡拿着营里的碗儿,拿捣子捣碎碾碎,泠出汁水。

  颜正看着叶蜡的动作,略有所思“公子想做什么。”

  “果汁!”

  “果汁!?”

  “就是水果的汁水嘛,把它榨出来喝水,就可惜人工不比机器,很多的果肉都是成块的了。”叶蜡把碗放在桌子上蹲着,拿着蒜捣子磨着。

  颜正不明白机器,却明白叶蜡的意思是人的力气太小了,做不到。不,是叶蜡的力气太小了,他做不到。

  颜正看了看桌子上成堆的果子,一念“公子,太湖应该可以。”

  天气过于热了,士兵们有些都出现了中暑的现象,很多人的脖子脸颊都发红掉皮了。

  叶钟山有所体恤,下令只在早上和夜里练习。

  所以现在的白太湖是清闲的。自己蹲坐在石头上,思考人生去了。

  给颜正一顿好找。才在营门前找到他。

  只说有好事情,给他硬拉过来了。

  白太湖还未进来,就一阵寒风侵过来,显然与这天气不符。

  进来见了四大筐子的整冰,和两桌子的水果。

  又见着叶蜡忙着捣碎的样子。大概明白了,颜正的意图。

  本来想这事不太符合自己的身份了,但是闻见阵阵的水果香甜味和一阵阵寒冰气,这里可比外面舒服太多了。

  颜正给拉到桌前。“太湖,以你的武功,定能轻轻松松把这些搅碎了。”

  “这样你也是参与者也是第一个尝到叶公子作品的人。此等好事。”

  白太湖转头对着颜正“那我还真是三生有幸了。”嘴上戾气,却做玩笑意。

  颜正笑,推给他一个瓷碗。白太湖瘪瘪嘴,接过。

  拿了半个橙子往里面一丢,拿着蒜捣子用力碾起来。

  “啪。”一声,叶蜡和颜正齐齐抬头,白太湖面上尴尬,低头,手里一松,只左手里的小碗碎成两半了。汁水也淌出来。

  泠了一膀子。

  叶蜡赶紧绕过颜正把碎片接下来了。又拿着帛布给他,让他赶紧把手擦了。

  以白太湖的力气,这样显然不行,瓷碗太过脆生,很容易碎。

  叶蜡从桌子边绕过来,突然言“用锅吧,用锅,直接把果子放到铁锅里,再拿擀面杖去碾。铁锅总是不会碎了。”

  说着就要去火房借锅,还没出营棚脚步一顿,回头看白太湖一眼“不会吧?”

  颜正抬眼看白太湖一眼,还没等到白太湖回话,就说“不会,公子放心吧。”

  叶蜡才出去。

  顺便还从伙房顺了两把刀和一个锅铲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