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生日前夕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259 2019.10.24 08:37

  颜正则不回话了。他喜欢读书,读书的初衷也不是为了功名。现在父亲双亲皆不在世了。自己也没有这个必要。

  叶钟山对自己有恩,略尽薄力,就算是报恩。

  自己在战场上的这几年看尽生死,人生路短。自己根本不敢去打算。

  接着的西北战场,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两说。

  朝堂之上,南方战场告捷,圣上大为开心。只到底是休战还是蛰伏,自己又从何知。

  生死尚且难预料又何必空添烦恼。

  叶蜡自然不能体会这种感觉了。

  “是不是从先生进了营就再也没出去过。”

  “差不多。不过几月前,将军进城我跟着了。”

  那不就是在马上转一圈。

  这日子无疑有点寂寞,颜正这里。自己见着,好像除了白太湖来过两次,就再没人来过。

  相必他的身份,和一群兵士住在一起恐怕就找不到共同语言。

  “先生,下个月家母生辰,你来吧。正好出去见见,你知道长时间不相处着,人容易得失语症吗。”叶蜡可怜起颜正的枯燥生活。

  “失语症?是什么。”颜正听不懂他的语言。

  “嗯……就是记不得怎么说话了,就是不会说话了。”

  “说不出话了?”

  “差不多,反正先生一定要来,这样也算是我的朋友,先生就当来撑撑场面。”叶蜡话里带着期待和拜托。

  颜正看着叶蜡微微眯着眼睛,嘴微微笑抿着。也不好拒绝。

  “也好。只将军那边还要去说一声。”

  “没事,这事我去说好了。先生只准备好就行了。”叶蜡也算了了心事。

  “我来了这才知道了地大物博这四个字。”。”叶蜡看着被烛光投照的微微黄色光亮的脸。

  “怎么说。”颜正好奇。

  “虽然我没问过。但是每个地方的人长得都或多或少有相同的特点,而营里明显有许多不同地方的人。”

  “征兵确实是从各个地方招的。这话也确实有些道理。我国也是现今占地最大的国家了。”叶蜡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骄傲。

  叶蜡看向他突然冒了一句“先生你长得可真好看。”也是自己的真心想法。

  颜正听见她突然这么说脸上一红。“公子何出此言啊。”颜正从没听过这样的评价。

  叶蜡倒是很淡定,“就是好看。比大哥秀气。也比白副将儒雅。”

  颜正微微转过半身,背对着叶蜡。微微张嘴想说什么又没出声。

  ——

  后日则是生日,叶钟山和叶蜡就往回赶了,带着白太湖和颜正。

  为了方便四人就坐一辆车回来。不过半日就能到京都城外。

  叶蜡思前想后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礼物。而棋城地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首饰一类。

  则准备了回到京都再去街上看看。

  同时数珠入宫了。

  下午,四人到了京都。叶蜡则为了礼物之事焦头烂额的。

  半路到了西城,元理街。则下了车,自己跑去买礼物去了。

  而三人则一路去了丞相府。颜正和白太湖作为客人则住西厢房。

  一进相府,从偏门绕进西厅,这里无疑是安静之地。

  没有更多的布置。褚兰的位置不低,但女子身份。只是请一些近朋亲友。

  只西边厢房离主厅最远,则没有过多的喧闹了。

  把颜正和白太湖安排在两个屋里,叶钟山心思细,只颜正只外出几天,还带了好几本书来。知道他的用功。

  而白太湖又要练功,这俩人自然有打扰。

  安排了他俩,又吩咐送了饭菜过来,叶钟山匆匆忙忙又出门了。

  叶蜡在西城跑了七八圈,这里就是京都女子最喜欢来的地方了。精致的小玩意一类。

  一进了街角就弥漫过来淡淡的脂粉香,只全是夫人小姐。

  卖花的,卖胭脂的,卖首饰衣服的,琳琅满目,目不暇接。

  只自己上次来的时候看中了一支凤血玉簪子。

  簪体黑玉,血玉为缀。只不适合少女而正合了褚兰的身份。

  赶紧往里进,再见,再拿在手里,则觉得好则好,却心中也料定褚兰瞧不上。

  虽是美的,却太过普通,在褚兰的首饰柜里,排不上号。

  自己看了又看,放下了。犹犹豫豫的又出来了。

  往外走刚刚出门,突然被一个小小子拉进了一个黑巷子里。

  “公子,我这有好东西。要吗?”是一个穿着简单的黑衣小子。

  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他没有。

  叶蜡以十几年的女子警惕性,一句不言推开他就走。

  “公子,公子。夜明珠,是夜明珠。好东西啊。”那黑衣小小子在后面暗暗的喊,只以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

  叶蜡听着脚下打顿。夜明珠?古代的夜明珠?萤石吗?

  见叶蜡停顿了,那个小子赶紧过来又把叶蜡拉回来。

  “公子,怎么样。”

  叶蜡看着他还没有自己高呢,心里倒也是不怕他。

  “拿出来看看。”叶蜡看着他的眼睛,心里想这玩意,这么珍贵,他能如何得来。<1>

  “公子,这么贵重的东西,自然没带在身上,跟我去城外,我在我城外的家里。”

  自己这身体,自然不能跟过去。

  别脸走了。

  那小小子一看,赶紧拉住。“公子真心想买?是不是真心想买!”

  叶蜡盯着他,不随便开口。

  他盯着叶蜡再全身一打量,这连一个衣服拐子也是自己买不起的,知道叶蜡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爷。

  “好,公子真心想买,你就在这等着,我回去拿来。”

  “行不行,公子。”他抓着叶蜡,害怕他跑了。

  叶蜡一想,自己乱逛也无果,自己也没见过真正的夜明珠,反正自己也没损失了。

  “好,你去。我在扶薇楼等你。”叶蜡下巴一抬,对着左手边的扶薇楼一点。

  ——

  数珠从宫里出来,坐上马车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自己的名字被留下了。数珠知道是数岚的功劳,自己虽有些姿色,只比自己优秀的大有人在了。

  只留下百人。而其中却有自己。别人不知,知道怎能不知,自己故意走错步子,故意行错礼。

  却数岚已经打点好了,自己如何做,做与不做都是一样的。

  应该早料到的。

  再到来年春天则是复选了,再入宫就是直接见圣上和皇后还有后宫几位有地位的妃嫔。

  数珠内心忐忑。

  她不想入宫。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怯懦的性子在宫里只有受罪。

  数珠望着这精致的轿子,这也是数岚亲自请人做的,只为了给数珠长一个脸。

  数珠心里又如何不知呢,数母身份高,而数岚却是自考功名。没有家里的支持,数岚的位置虽高,在家里却也是处处受着气。

  而数岚却对自己的爱,却是实实在在的,自己能感受到,再言之父命难为。

  数岚已经下定决心要送自己入宫。而自己怎么忍心拒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