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人密室(五)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3097 2019.10.13 13:16

  叶蜡看他走远,只能抱着自己的衣服赶上了他。

  沿着河边子走过去,依旧是一条窄路,只侧着身子过去了。

  大概两百步这样,二人路过一个小间,总算是能动动身子。

  里面只有一个石桌,上面摆着一个半人长的青玉匣盒。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整个是从这山岩里掏出来的一暗室。

  四面石头包围着。

  段京密首先走过去,轻轻摸了一下那石匣子,清清亮亮,只手触之外半寸之内皆上雾气。

  叶蜡凑过来,只上面根本没有锁,这里如此隐蔽。料想主人放在这,也是知道,只要有人来,定是费尽千辛万苦,能拿走就一定不会放过,只有锁无锁都是一样了。

  段京密两只手把在上盖两边向上抬一把。欲打开一看究竟。

  竟然,纹丝不动,只手就从两旁滑过去。这玉光滑如镜,是一整块料切成两块,合钉而成。

  又试两次。只摸不住。

  就是两块巨石合叠。自己一人之力,能强抬起,只是如此光滑,自己没法打开。

  “你把着这那边。”段京密下巴一抬指向一边。

  叶蜡立马过去,把手里的衣服放在桌子一边。

  赶紧拿手去摸,只一缩。那玉石寒气逼人,自己只一碰,就像摸在冰块上。

  打一个哆嗦。

  段京密朝他一望,念他大惊小怪。叶蜡被他一盯,暗自吐舌。又把手放上。

  二人合力,两次,都摸不住。叶蜡的手也被冰的通红。

  段京密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刀,沿着那缝去钻,则也插不进去。

  望着不动,叶蜡只也能在旁边看着。

  少倾,段京密突然上前把玉匣向后推,又换两只手,还是推不动,叶蜡不知道他在干嘛就在旁边看他。

  段京密缓缓站起,拿手从玉匣子后面的盖子向前一掀,瞬间被掀开。

  只这匣子是反过来放的,后面则是细致的纹路,而紧紧贴着墙壁,又暗则不能发觉。

  而这玉不能有多重的,下半部分是钉在桌子上的,自己自然怎么推也推不动了。

  料想如此只一试。

  打开之后方观得全景。确是一整块玉石切开,这一气呵成的技法,恐怕今日无人能做得。

  又在上下里面掏出空隙。

  里面是一把长剑,严丝合缝的像是长在这匣子里了。

  透着冷光。

  段京密一把抄起,只上面龙吞夔护,柄上细细密密的珍珠,颗颗分明。中间一颗血玉宝石被紧紧围着,翻过来,才发现是合柄的两支,阴阳两把。

  背面如前,数颗细如针眼的珍珠细密相嵌着只围抱着的是一颗冰魄晶石。

  两剑就如这盒子一样,冰爽凌人。银白色的剑鞘,未有过多的纹饰,只干净明亮。

  翻过来,倒过去。

  只悠悠一荡,叶蜡一震,只眼前光怪陆离。

  定神一望,只见自己坐在家中的房间。正在穿衣。

  淡青色的窗帘,整整围了一面墙,自己的房间很小,家里孩子多,自己最小只能住在了杂货间,估摸着只十个平方。

  只摆得下自己的一张小床。又堆了哥哥姐姐的衣服,再放不下一张书桌了。

  自己的功课则是猫在床上,拿个凳子去写。

  自己小前,只没人去管,一直被关在家里,自己上了小学,言语还不清楚的。

  只被欺负也是自然,后来也是熬过来了,只学习自然是一塌糊涂,就到上了中学还是不敢抬眼去看人。

  只初中三年,才明白“学习”是什么意思。自己下了心,费尽血力,终于上一个普通高中。

  只过了三年高中,其中漫漫滋味只有自己能尝出来。

  又一转,自己坐在一辆高级轿车上,自己不认识是什么车,只坐上也惧脏了这车座。

  战战兢兢的,不停哆嗦。

  “怎么了?”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心里只两个字,熟悉,却记不起来是谁,自己猛望向他。

  却看不见他的脸,是只有朦胧一片的。

  “怎么了。”他再问,又一只手扶上自己的肩膀。那手戴着一颗多面蓝宝石戒指,那手指修修长长,骨节明显,指甲修的干干净净,指尖淡淡的粉色。

  是一只干净的手。

  对于自己来说有点烫的温度。却让自己安心了。

  他轻轻的拍了自己一下。

  自己把头别过来,低下去不说话了。

  “走吧。”他对着前面的人吩咐着,又把手收回来。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人。

  是他弟弟吧,依稀有记忆。

  再一转,自己落坐副驾驶,而他坐在自己旁边,车内独有我们二人。

  他伸手递过来一个小盒子,自己顿了一顿,立马接过来,打开了,里面洁白白,几粒药丸。

  自己拿手晃了一晃。倒了出来,拿在手上,往他一望,只他一笑,自己则展开一个更明显的笑脸。

  一仰而尽。

  突然刺耳的警笛声,悠悠转转,“啊!”女人的尖叫和哭喊声,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自己一惊,双目欲裂。如临大敌。

  回体。自己正躺在地上,流了一身的汗,风从脖子和袖口灌进来,自己冷的一哆嗦。

  只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了。只混混沌沌的记得自己很害怕。

  自己的手也被自己抓出了好几个血印子。

  把自己也吓到了。躺了两秒。

  半起身,段京密正躺在旁边,一只手握着剑,另一只手落在自己身上。

  只双拳紧紧握着。叶蜡起来,拿着他的手,折放在他身上。

  他的胳膊很僵硬,自己用了大力。见他眉头紧锁,汗如黄豆。

  只过了一刻,段京密突然大叫一声。左右扑腾。

  几个指甲抠在地上已经劈了,流出来血。

  赶紧过去,他突然抓住叶蜡左手使劲握着,他只流泪了。

  叶蜡看他如此痛苦。赶紧摇他,“公子,公子。”段京密突然蜷缩成一团,全身防备姿势。

  叶蜡的手被他抓的咯咯直响。用力抽出来,只他像离了最后的彼岸一般慌张。

  面露痛苦之色,叶蜡见着心里一紧,赶紧摇晃他,“公子,快醒醒,公子。”

  又此一回,段京密放松了,才微微睁开眼,只嘴唇已经没有血色。

  眼睛也是红的。连指尖也无肉色而是如葱白,还有几只往下滴血。。

  手心掐出血。头发全湿了。还是眉头紧锁。无所适从的样子。

  一抬头望见叶蜡,叶蜡被他的可怜样子一望,心里直心疼他。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

  惧怕成这样。

  段京密望过来,顿一顿,两颗眼珠缓缓一转,把头侧过去,随着眼睫又轻轻一落。

  “公子?你还好吗。”叶蜡追问一句。

  段京密摆手,“无事。”只又冥思苦想。缓缓的想站起来。叶蜡知道他什么也没有印象了。

  只才回神,手里还拿着那把剑,仔细一望“这剑……”段京密皱眉“我们刚刚应该是入了幻了。”

  段京密又抚摸一遍,“这剑不是什么祥物。”

  叶蜡跟着他起来。

  那剑的流苏飘着,段京密拿出一块丝帛。裹住剑柄。

  叶蜡一望,那布是寺下街上卖的。用来包扎伤口是极好。段京密是大夫,带着也不算奇怪。

  只不想他竟然会在街上去买随身携带的东西。

  二人顺着河流继续走出去,只依旧是一片长林。

  河水绵延远走又汇进来几股。叶蜡失望了,自己本以为能出去呢。

  只如此,这下真的不知道要迷多久。

  “点个火吧。”段京密望着那河,淡淡说了,只他面色已经恢复了往日平静。

  “哦。”叶蜡应着。却不知晓其意。

  段京密向叶蜡递了火折,叶蜡拿着。只段京密走向河边站着了。

  叶蜡一望不知道他在干嘛。

  自己打开火折的盖子,嘴用力一吹,立马冒了烟,悠悠的燃起来了。

  自己拿着已经燃了,则看着段京密的背影。

  段京密感觉到注视的眼神。回头看他,嘴撇了一下“你想点你自己吗?”

  叶蜡反应了,立马把折子熄了,四下找小树枝去了。

  只转了半天好容易找了数几枝,远远抱了过来。

  只见段京密拿着插了几只鱼在等自己了。

  露出洁白的手臂。手上没有一点点的青筋,配合着白皙的皮肤。就像一个女人,甚至比一些不拘细事的女子皮肤好些。

  叶蜡又想自己的皮肤虽然不如他这样雪白好歹也是细细嫩嫩的。

  他把裤脚挽起来,叶蜡过来,只一只突然落下来了。叶蜡望着,脚步一顿。段京密抬头看他,面色一紧赶紧把衣服穿好。

  只像避瘟神一样避开自己。叶蜡奇怪,自己做错什么了吗。

  难道是刚刚他自己失态觉得不好意思了吗。也不多想了。

  赶紧抱着树枝走过来了,往他眼前一递,段京密往后一移,从后面把树枝抄过来,完全避免了和自己的触碰。

  叶蜡心里彻底奇怪了。又靠近自己的衣服和手轻轻闻了闻没有什么味道啊。

  他怎么对我如此避之不及,难道是因为那味道一直在我自己身上,我已经习惯了。

  而他是医生,对这些敏感,能闻得见吧。

  心里想法,只也坐得离他远一点。

  段京密朝他伸出手,叶蜡才反应,从胸口的衣服里拿出他刚才给的火折。

  递给他。

  接过来,打开折子,轻轻吹了。那火便旺起来。把枝子点燃了,又递给叶蜡一只鱼。

  “这剑!”叶蜡被他惊了,“你怎么拿这个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