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家路上

穿越之我真的不是变态 猫山行 2040 2019.10.15 21:34

  数珠跟数母坐一间车子回去,一路上数珠也不敢抬头,手紧紧捏着紫色的软滑锦袍,只一口气撑着自己不会晕倒。

  而数母心中若有所思,盯着数珠看了两眼,面上看不出情绪。而心中已经做尽打算。

  而数珠心里则反复判断着今晚会受的责难。

  又抽出心思担心体弱的叶蜡贸贸然下水是否生病了。一脑袋的愁思。

  二人一路上从皇宫到数府,一个多时辰,在数珠的无尽恐慌惊惧中,数母却没有一句盘问。

  二人下了车,数母直接吩咐数珠回房歇着。

  数珠没料到如此,颤颤巍巍的回去了,直到进了内室,跌坐在椅子上,一时间不能缓神。

  她不在乎有没有在各族贵女面前丢尽颜面,她本就不是那里的,她就只还没逃脱数母的雷霆手段,没料到如此就放过了自己。

  数母立马去了数岚的书房,把今日叶老夫人落水,还有数珠叶蜡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又言此事,明天就会在京都传开。

  而皇上正急于稳固自己的皇权,此时任何事,说不定都会对以后有极大的影响。

  数岚放下手里的公务,略略想了而觉得此事,不是坏事,反可以利用一下。

  当今的皇后的生母是叶老夫人的外侄女,叶家就算皇后的半个娘家。

  皇上还是太子时,只有几个女儿,且几个夫人迟迟没有孕像。

  登基时,朝中对此事多有议论,而诞下皇子刻不容缓。

  皇上登基时,皇后还是贤妃,后来抢先诞下皇嫡子,后此子,聪明伶俐深得皇上喜爱,封贤妃为后,母仪天下。

  几年后,皇长子突然染病而亡。皇上痛心疾首,三日避不上朝。皇后之处从此成了皇上的伤心地。

  后敬妃先后诞下两子。皇上无当日之欣喜。又其他妃子也孕两子,只身份低微不足为惧。

  数母与敬妃是亲生姐妹,数家与敬妃自然念的是一本经。

  皇后与敬妃之相对,正是叶家与数家之相对。

  而在朝堂上,石太师,数岚和叶贺兰三足鼎立。

  皇上对三方不偏不倚,又在其中暗挑三方争斗,趁机收拢势力,以来稳固自己江山。

  石太师是帝师太傅,是先皇留下辅佐皇上的,皇上只对他颇为敬重。

  且皇上登基才略略几年,石太师是先皇宠臣,多年来的积淀势力依然是数叶两家相加也是不能为敌的。

  皇上对石境苏一直大为“尊敬”,只石境苏一直手握重权。皇上不可能不对他有所忌惮。

  而石境苏自视权高,多有欺负幼主的意思。皇上近两年也是多有余气。

  而叶数两家明争暗斗,也对石家有所影响,只前些年,石境苏坐山观虎斗,顺便坐收渔利之力。

  而这几年敬妃先后诞下两子,石境苏对数岚的势力颇为压制。

  数岚对此心多有怨,只他如此身份面上对他还是尊敬。

  而今日数珠之行,倒算是救了叶老夫人一命。一下子把数府和叶府的关系拉近了。

  如果叶数联手到是一个绝妙的计划。

  数岚从椅子上起身叹一口气“这事说小是小,说大也打。确实不好挪移。”

  只是此前数叶两家争斗不休,而叶钟山刚刚班师回朝,叶家势力更有苗头。

  石境苏不可能不暗中打压,而料想叶贺兰近些时日对石境苏也有敌意,而此时石境苏无疑是皇上和数叶两家共同的敌人。

  此时出了这事,虽然是女子小事,在多事之秋,就不能是小了。

  不如在其他势力作出反应之前打一个措手不及。倘若能利用起来增利于己方岂不更好。

  数母虽是女子,而对朝堂之事,颇为研究。对此心中了然。

  料想数叶两家之争斗,数岚不太愿意与叶贺兰共谋。

  而此时叶数两家合力扳倒石境苏是最好的选择,皇子尚幼,夺嫡之争。现在做打算还是太早了。现在各自稳固势力才是正确的选择。

  况且石境苏近日有想把其长孙女石韵送入宫的打算。数岚也是知道的。

  如果石韵诞下皇子,此事就再也再难转圜。

  而且扳倒石境苏也是皇上所想。

  料想数岚此时已有打算,只是舍不得把数珠推出去,数母对自己的丈夫还是了解的。

  叶钟山和叶蜡把老夫人扶上车,自己随着老夫人的车走,则不用从外廊绕了。

  出了宫门,二人又下来各自坐车。

  叶钟山坐在车内,闭眼行了一阵,微微把头靠在车架上,一会又叹口气。

  不知道又突然想到什么,用力把手往车座上一砸,咚的一声。

  把外面的马夫一惊,赶紧回头“主子怎么了。”

  “没事。”自己的怒气一下子消了,略低声回了一句。只想着刚才数珠看叶蜡的眼神,不知自己竟然会有些生气?

  叶钟山虽纵横疆场日久,而对于手下人颇为温柔从来没有过任何迁怒之说。

  只这反常的情况,让外面的侍从不敢再多言。

  只加快了速度。怕晚了,再惹的叶钟山不快。直直的赶过了叶蜡的马车。

  叶蜡一直把头微微伸出窗外,眼见着叶钟山的马车超过了自己的。

  自己把头伸回来,不知道什么情况,坐正了略想,“巴林,赶上去看看。”

  “是,二爷。”外面的小侍回答。叶蜡听见是不同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巴林不在身边。

  暗暗想着过两天问问,病好的如何了,自己也抽个空看看去。

  好的差不多了就给接回来。

  只马车加快了,过一会也赶上了叶钟山的车。

  叶钟山听着后面马车的声音越来越近,知道叶蜡在后面赶。

  “再快点。”又朝外面略略一言。

  马夫不敢耽搁,立即冲了出去。

  “二爷,将军又加快了,咱还赶吗。”叶蜡的小侍望着叶钟山的马车,回头问叶蜡一句。

  这样去颠簸就是活受罪。

  叶蜡探出头一望,只见着叶钟山的车在街头转弯的背影。

  “不了,慢慢走吧。”叶蜡回过头来。

  不知道叶钟山有什么事。这样着急,不像他的作风,只一想恐怕是军营的事情。不去想了。

  只叶钟山的车越来越快,连一直在前的老夫人的车都超了,赶在第一个回来了。

  下了车,只好在门口等着,略略安下心,后老夫人才和叶蜡前后回来了。

  叶钟山上前扶老夫人进去,而叶蜡只好绕一个圈去扶老夫人。

  叶蜡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叶钟山的脾气,似是对自己有点怨气啊。

  这下叶蜡更加奇怪,自己根本没有得罪他,而且在宫中还是好好的。

  只送老夫人回到房里。

  重重坐在床上,床板咚的一声,叶钟山冷静下来,直接躺在床上,鞋也没脱。

  夜深了,他的眼闭的紧紧的,眉毛也皱在一起。

  翻身把脸捂在被子里。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猫山行

猫山行

近日的考试很重要非常担心   暂时就只能更新一点点了不好意思啦   虽然根本没人(超级小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那种。)   爱你的猫????????????   敬上❤️❤️❤️

2019-10-15 21: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