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争吵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283 2020.09.11 22:48

  “嗯,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爸,没事的,我什么都会自己做。”

  苏妡站在门口,苏勇江看着女儿,她不再是以前那个小不点儿了,她站在那里,像个大人一样,她总是让人很省心。

  “好。”可心内,还是对沈可毓不满,这么乖巧的孩子,不值得她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爸,水开了。”沉默一会儿之后,苏妡过来提醒爸爸。

  “哎呦,又忘了,还记得你第一次煮饺子,煮成了一锅菜汤了……”

  苏勇江笑着回忆,可满心是对孩子的心疼,那时候的苏妡才七八岁,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和沈可毓小吵小闹不间歇。

  晚上,沈可毓回来,带了好些东西,公司福利还有她自己买的,一家人看着喜庆的节目,欢声笑语,好像从未有过嫌隙。

  而此时的华庭公寓内,许邯迎来了他不欢迎的人。

  “打电话不接,要不是问了你哥,你还躲着不见我?”许辰亦厉声问。

  他从未对许邯有过慈父的一面,特别坚信严师出高徒、虎父无犬子。好在孩子也争气,又聪明,但半年前,突然叛逆起来,要转学,他当时一堆文件等着看,连孩子要转去哪个学校都没瞧,就签了字。

  事后联系许邯以前的老师,了解了情况,但许邯把一切联系方式都换了,和谁都没有联络。

  其实是他不知道许邯有什么朋友而已,除了成绩,他不想关心那些无所谓的事。

  没多久,柳渊说漏了嘴,他倒不急着找许邯了,如今趁着工作,两趟合成一趟,两不误。

  “你找我干什么?”许邯拿过爸爸手里的钥匙。

  许辰亦见过柳渊了,从他手里拿的钥匙。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吊儿郎当、痞里痞气!”一向受亲友夸赞的孩子,连爸爸都不知道叫,而且懒散的先自己坐在沙发上,右手食指扣着钥匙环,随意的转着,表情、态度,都让人窝火。

  许邯哼笑,不理。

  “我约了你校领导,明天跟我过去,把转校手续办了。”许辰亦坐在儿子斜对面的沙发上。

  许邯丢开钥匙,怠惰的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看爸爸,“不去。”

  “这事儿由不得你说去不去。”许辰亦脱掉外套,他是不准备走了。

  “回你的酒店去,我这不招待。”许邯抓起桌上的钥匙,回了卧室,砰的一声关起了门,并且反锁了。

  许辰亦气得追了过去,大力敲门,“许邯!你要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就断了你一切经济来源!你哥要是敢帮你,我让你姑妈也......”

  柳渊都是二十四岁的成年人了,许月清也没办法把他捆家里啊。

  “那你请便。”里面的人轻飘飘的说。

  许辰亦听他那无所谓的语气就更火了,柳渊承认了,孟毅翔走后,他帮许邯签的新住房合同。

  因为受未成年的限制,孟毅翔住房合同是爸妈签的,公寓明文规定不许签字人以外的非亲属第三方入住,甲方就要退租金了,柳渊来了,但柳渊没办法帮许邯签走读协议,校方规定只能第一监护人签字。

  “你别逼着我发火,你知不知道你不回家,你妈妈多想你!”

  “你别提我妈!”

  话结束的时候,门发出了“嘭”的骇人响声,许辰亦感受到了那股力量,应该是许邯在里面踹门了。

  “开门!你再和我吵吵,我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许辰亦的青筋暴跳,自小教儿子温文儒雅,但他偏偏学那些粗鄙陋俗的行为和言辞,还指望教他经营生意、步入名流,失望,气愤,一起涌入心田,似夹杂着冰雪的洪潮卷过。

  安静,持续了五六秒,许辰亦听到了许邯在笑。

  “你让我回去干什么?回去看你和其他女人背叛我妈吗?!”

  “你胡说什么!”许辰亦脸色黑到了极点。

  “忘了吗?我生日那天,我眼睁睁看着你和一个女人上了车。”他就站在拐角处,看着爸爸载着那个年轻的女人离开停车场,两人的亲密举动,刺着他的心。

  而那时,陈姝音还在给他布置生日宴。

  许辰亦按着他说的时间,快速的回忆,他每天要见很多人,十几年来,特意为儿子庆生的次数寥寥无几,但他能记住许多与公司相关的事件和时间。

  那天他的确是载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那次是谈事情,那个女孩是邹氏董事的秘书,是邹明起让她来见我,和我一起去酒店找邹明起谈合作,你不知道邹明起的为人吗?他是故意让秘书找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所谓的有钱人的游戏。”许邯冷声道。

  邹明起在圈子里是有名的花心富商,比许辰亦大十岁左右,与原配分居二十多年,和不同的年轻女人保持情侣关系。前段时间还有娱乐新闻说邹明起原配病逝于国外,他们的孩子也定居在外不回来了,而邹明起的一个情人疑似怀孕,都传着那个女人熬出头了。

  但许邯不会因为这些,就信许辰亦的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尽管许辰亦在外一直维护自己的好男人、好丈夫形象,可在儿子心里,已经崩塌了。

  “你不相信我说的,去相信看到的一点点虚假的东西,我让你去接受良好的教育,你连管窥蠡测这个词都琢磨不得,太让我失望了!”

  许辰亦气冲冲的摔门走了,在许邯心里,这是他心虚的表现。

  “弟,我......我就不回去了,舅舅......”

  柳渊还未说完,许邯就挂断了电话,不想听,柳渊向来顺从长辈,从小到大都是,上学去什么学校都是家里安排。

  许邯觉得,他活得牵线木偶似的。但这也没什么不好,柳渊的性格就如此,有人帮他规划着点,会好很多。

  他背靠门坐在地毯上,看着被万家灯火点缀的夜空,许久,他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苏妡正在看书,慌张的拿起手机,回想了一下,房门已经反锁了,稍稍松口气,但挂断了,编辑了一条消息,“怎么了?”

  “没事,想听听你的声音。”

  她看着屏幕,愣怔了一会儿,把窗子也关严实了,钻进了被窝,发起了语音通话,他接了,却没说话。

  “我......我说点什么?”

  “什么都好。”

  不得不说,这一刻,她听到他内心的依赖,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孩,需要被慰藉心灵,她的心已经倾斜了。

  “我给你读一下我正在看的书吧?”

  “好。”

  她的声音,轻柔,暖软,宛若阳春晴好时,湛蓝天空中漂浮的云朵。

  她把夜灯放在被窝里,手机放在书边,一手撑着自己,一手撩拨着书页,一直念,不知道是自己太专心,还是怎得,她没问他还有没有在听,也记不得自己是几点睡去的,醒来,通话时长8小时16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