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他给的启示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98 2020.09.11 16:45

  “要不退票吧?”苏妡思来想去,还是不为难他了,男生应该不喜欢看温馨治愈的动漫,激情热血的才可口。

  许邯回头,很清浅的笑,也很短暂,“我刚才看了宣传动画,还挺想看的。”

  可是入场之后,她发觉他撒了谎,不到一个小时,他看了七八次手机,每次都是挂断电话,其他时间,完全是心不在焉。

  “要是有事的话,我们走吧?”苏妡小声问。

  他侧目而视,摇摇头,然后在苏妡转过头之后,关机了。

  十几分钟后,苏妡来了电话,是刘文,她赶快挂断,回了条信息,“文文,怎么了?”

  “你能联系上许邯吗?柳渊好像找他有急事,说他不接电话,关机了貌似。”

  苏妡告诉过刘文,许邯和她一起上钢琴课的事。这会儿旁边的人好像在认真看电影,黑暗的环境下,她也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好左手食指轻轻戳他的胳膊,把刘文的短信内容给他看了。

  “晚些说。”他压低的声音,轻且柔。

  苏妡只好回复刘文,“他说晚点说。”

  “真跟你在一块儿呢?那行吧,我告诉柳渊不要急了,心急火燎的电话炸我,吓死我了,当时我妈就在旁边,真的是太难了。”

  电影刚结束,苏妡问,“是不是影响你的事情了?”

  许邯也没起身,上午看电影的人并不多,他们前后左右都空空的,“没有,刚好帮我避开不想处理的事。”

  她笑笑,一同出去了。

  但他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转而去了楼上的音乐餐厅。

  根据大楼的特点,餐厅似延伸出去了,复古的设计,充满情调,恰到好处的帘幔,遮住了不必要的光明。

  “该我还礼了。”他开玩笑道。

  服务员捧着菜单来了,耐心等待着,苏妡随意点了两个,有点没心情品尝美食,不知道许邯补充了什么。

  他们所在的位置,弧形玻璃,漏出点点阳光,洒在桌子上。服务员走后,除了婉转的乐声,只余下沉默时的安谧。

  许邯好像终于考虑好了,开机,给柳渊回了电话。

  “你关机干什么?我就打一个,你至于吗?”柳渊不满的抱怨。

  “他让你打的?”他的声音平静中,暗藏波澜。

  “昂……我也不是想妥协,不是没办法了吗?你赶快回一个吧,有什么事说清楚,总不摊开说,怎么能解决?”

  在柳渊刚说完时,他就挂断了,而且没有再拨号。

  苏妡以为他已经处理完了,“你这几天也没有回家吗?”

  “没有。”他的眼眸看向别处,仔细看,就能挖掘出隐藏的火气。

  她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或者哪件事,让他情绪不好了。

  “我发现我爸出轨了,我妈毫不知情。”他牵起的笑,让人心疼。

  “对不起,我……”苏妡无措的说。

  他的笑又变了,暖了许多,“你不要道歉,是我要说的,应该是我谢谢你愿意听我说,我来这边,因为我外公外婆是这里人,不过前几年相继去世了,还因为我不想见我爸。我也想过说出来,那样我妈应该会和他离婚吧?”

  没谁会想自己的家支离破碎,苏妡深有体会,可此时此刻,她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他面对这种事的态度,是逃离,那自己该怎么办?她不能逃,那样什么都解决不了。

  “我来这边的时候就在想,威胁他到底有没有用?以他忍了半年时间来看,没什么用。”所以他就随心的过自己的日子,顺便败许辰亦的财。

  “你也没联系你妈妈吗?”

  他摇头,同情被配偶背叛的母亲陈姝音,但十几岁的年纪,哪里理解什么婚姻?他还觉得妈妈的敏感度太低。许辰亦工作忙,陈姝音工作也忙,忙到维系感情都不去做。

  服务员来了,陆续上菜,他们的谈话就转换了。

  “早上的时候,鄷东宇给我发消息,问我开学了还去不去校刊室,该换届了,编辑部挺缺人。”苏妡眼睛看着桌子中央的珐琅花瓶,民国风,还挺有意味。

  他稍带不喜,却也只维持一瞬,“你看着决定,我只能提点建议,他人品有问题。”

  鄷东宇的爱好和孟毅翔属于不谋而合型,但许邯不和鄷东宇做朋友,因为孟毅翔不会欺骗,鄷东宇却会。

  如果道德败坏了,趣味也必然会堕落。许邯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苏妡不解的看他。

  “喜欢做的事,有时间就别留遗憾的去做,像我,喜欢的人,不管其他,我一定会告诉她。”

  他热切的目光投来,苏妡重新低下了头,“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知道,不过还是想让你知道。”

  苏妡目光游离,“我知道了。”

  饭后,稍微在步行街走了几步,他接了一通电话,全程一言不发。

  “要不回去吧?我爸自己在家。”苏妡未敢直视他,但那瞬息的神情已经印入脑海。

  也并非不想安慰他,眼下更重要的,是让他意识到问题应该直面。下午逛街的人更多了,因为许多人打车来的,他们也沾了光,能打到车回去。

  依然是他站在门外,看着她消失在视野。

  “爸,我回来了。”她欢快的声音,并未得到苏勇江轻快的回应。

  苏勇江从卧室出来,擦着脸色的水渍,听到女儿的声音,慌张洗了把脸,让那些不好的情绪冲走,“哎,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吃了吗?爸。”苏妡换好拖鞋,挂好外套,挽起袖子,初步估计,爸爸没吃饭。

  “我去下点饺子吃,你歇会儿吧。”苏勇江进了厨房。

  苏妡跟到了门口,看着忙碌的爸爸,他才四十五岁,鬓角已攀上霜色,有时候即使染发了,还会有漏网之鱼。爸爸一直是拼命三郎,为这个家挥洒汗水。

  她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拿到年级前十的奖学金,她也做到了。

  “爸,我今天看到妈妈了,她在亦邦工作。”

  “哦。”苏勇江开了火,才发现没加水。

  苏妡停顿了数秒,“那里面都上班了,所以妈妈应该也是必须去上班,其实我这么大了,也没什么要操心的,你俩该工作工作。”

  苏勇江拿着速冻饺子袋的手,攥紧了,“早上你听到爸爸妈妈说话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舒阙

舒阙

感谢大家的宠爱

2020-09-11 16: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