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不能拿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他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96 2020.09.06 19:21

  高二女生宿舍。

  “苏妡,有人给你送了东西,在你桌子上。”

  两个室友在,其中一个说。

  苏妡刚进门就看到桌子上的盒子了,还以为室友临时放一下。

  “是谁拿过来的?”苏妡看看包装,没有其他信息的红色礼盒,要打开,就要拆封。

  “不认识。”

  “哦,谢谢。”苏妡思来想去,拍了照片,发给许邯。

  “怎么了?”

  “里面是什么?”

  许邯皱眉,“我不知道啊,谁给你的?”

  苏妡思考没回复的空挡,他又问,“你以为是我?有好事先想到我,这个脑回路可以,要保持。”

  “别表现得和我很熟的样子,会给我带来麻烦。”

  “谁惹你了,你和我说不就好了?”

  “你从我这里消失,就不会有人惹我。”这句话,让她有些心虚,但的确是他让自己的麻烦增多了,也开始难处理了。

  他没有再回复。

  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来了电话,苏妡猜是许邯,不接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受威胁太多次了。

  “把东西拿下来给我。”

  苏妡纠结了一下,计划好路线,蹭蹭跑下楼,许邯就在花坛旁边,上次好几个同学扎堆闲话的地方。

  她把东西放在他两步远的石台上,转头就跑了。

  他看着她飞快陷入阴影中的背影,笑了,“我会吃了你吗?”

  重回宿舍的苏妡,将这条语音转换成了文字。

  “别再给我打电话,不然号码、微信我都拉黑。”苏妡喘口气,忙自己的去了。

  “好凶。”等待陈大爷的某人,感慨。

  “你的走读证还没有办下来吗?”陈大爷关心的问,在学校这么久,他都知道流程了,很简单,但许邯一直没有拿到手。

  “还没有。”

  卡在了家长签字这一条,不过应该也快了。

  “唉,才出事,住校也挺好的,不用来来回回跑了,路上节省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陈大爷完全出于好心。

  许邯没说话,要是孟毅翔没转学,他可能还考虑住校,时间还真的挺重要。不过现在也有好处,想见谁见谁。

  临睡前,苏妡看了一眼新收到的消息,匿名包裹事件已经告诉刘文了,现在刘文带来了跟踪报道。

  “你看朋友圈,妡妡。”

  苏妡翻翻,好多条新状态,有同学的每日总结感言、其他人的生活状态,一条许邯的——“哪个善解人意的朋友送的?我谢谢您。”

  图片背景是拆开的红盒子,他左手拎着一条色彩艳丽的仿真蛇。

  苏妡对蛇的恐惧指数一般,假的一眼就能看出来,不知道谁想出这么幼稚的主意。可许邯直接发出来什么意思?故意打草惊蛇?

  过了两三天,苏妡和刘文从餐厅回教学楼的路上,听到前面的同班同学说她和许邯的事。就是那个不明包裹的问题,即使当时宿舍知道包裹属于她,她也没办法认定是室友往外说的,送来的人,应该都认识。

  东西是她给许邯的,这次还真没被冤枉。

  晚修课间,苏妡去洗手间,顺便看未知信息。许邯发来一张照片,是一群女生的合照,八个人,问她见没见过其中的人。

  见过,就是那天与于老师分别后出现的女生。看样子他是找到了元凶。

  “都见过。”

  “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苏妡不欢喜的回,自己又不是他的挂件。

  许邯叹息,“不是通过你找我吗?以后谁要找你要我的任何信息,给就行了。”

  “我凭什么给?我很闲吗?我很了解吗?抱歉,我不想,你也安排好那些人,别逮谁都叮。”

  “好好,不熟不熟。”许邯琢磨了一分钟,发过去一条长消息。

  许邯——民族:汉;性别:男;生日:06-09;身高:183;现住址:华庭公寓6栋2单元406;爱好:苏妡;理想:做苏妡的男朋友。

  另外附求学经历。

  苏妡木着脸看着手机,“神经病。”

  并没有发过去,口头发泄。

  但还是注意了一下,华庭公寓离她家不远。

  周五临时召开班会,班主任言辞温和的讲了半小时,大意就是有事情一定要告诉老师或者家长,不要一个人钻牛角尖,特别是受欺负了,不能隐瞒。说完,他看了看苏妡。

  高三与高一高二放假的时间不一致,运动会后继续上课。这周两天的休息之后,有几个班级少了人,校方并未下书面处分,直接勒令退学,应该是相关事宜都处理妥帖了,女生家长带走她的所有物品之后,再没来。

  腊月,并没有严寒,苏妡度过了比较舒心的一个月后,开始备战期末考试了,还有一个月,出去元旦假期与两个双休,时间还真不宽裕。

  周六那天,从凌晨下了雪,她恰巧在这天生日。

  “妈,我中午应该要和同学一起吃饭。”

  沈可毓因为女儿生日,哪里都没去,苏勇江加班,计划好晚上给苏妡庆祝。

  “好,需要妈妈送你吗?”

  “不用了,妈,刘文马上到了,我们一起去。”苏妡整理好背包,穿好靴子。

  “那路上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

  “好,再见,妈。”

  她到大门口,刘文刚好来了。

  “我的天,我说不冷,我妈非说冷,让我穿的企鹅似的,你看你就可以漂漂亮亮出门,唉,太难了我。”

  刘文扒扯两下羽绒服,在暖烘烘的出租车上,更热了。

  “要不我去给你拿一件外套?”饭店里面也不会冷,下了大半天的雪,一点都没有存住,地上只有薄薄的积水。

  郊区与市区是两个景象。

  “我觉得可以,”刘文甜滋滋笑着,对司机说,“师傅,可以等五分钟吗?”

  雨雪天最难打车。

  司机并不太想等,但见是两个孩子,就应了。不一会儿,刘文穿着苏妡最宽松的外套出来了,满意。

  清吧门口,苏妡佯怒,“谁的主意?”

  “投票决定的。”刘文笑嘻嘻的拉她进去。

  苏妡知道,这里的经理是刘文爸爸的好朋友,孟毅翔他们的事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敢在外面乱晃了。

  进门,内里装修是别墅风格,一个模样甜美的服务员,带她们去了预订好的卡座。

  从过道里看不到里面,其他人已经在等待了,是苏妡室友和王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