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这一天,会被铭记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80 2020.09.13 00:21

  “妡妡,许邯问我你怎么了?我不知道你俩咋了,你跟我说好吗?”

  “我爸妈知道了,不要告诉他。”苏妡编辑好,又删掉了,刘文根本不是藏不了这种话的人,删改后——

  “上午他差点和别人打架,准确的说就他动手了,我回来想想,还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行为,还有王佳媛的事,他明知道王佳媛针对过我,车祸那次已经报了警,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多此一举,要是他想两边都吊着,我干什么陪着?”

  她不知自己是以何种心情打出这些字的,心出卖了她,满脑子都是他的贴心言行。

  如果拒绝不掉他的诱惑,那就让自己变得讨厌。

  让自己配不上他。

  “真的吗?卧槽!我要爆粗口,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要好好给他宣扬宣扬!”刘文气鼓鼓的。

  苏妡马上发过去,“别,这样别人会知道是我说的,知道他是什么人就行了,我爸妈我们仨正在外面玩,晚上回家和你聊。”

  “好,慢慢玩,散散心。”

  刘文还是吐槽了几句,在心里,为姐妹好,还是不能说出去。

  苏妡舒口气,用沾了冷水的手拍拍脸。

  她没去管刘文怎么和许邯交涉的,开学前,她度过了平静而难挨的三天。

  归校的那天,苏妡和其他同学一样,匆匆到教室里等着发新课本。

  可在那之前,先来的是许邯。

  为了方便玩闹,教室前后门都关得严实,所以那一声嘭的开门声,吸引过去了所有同学的目光。

  苏妡在看到许邯的时候,下意识的垂下眼睛,但无法阻挡他进来。

  王玮本就跑到其他人那里去了,还以为是班主任来了,准备溜回来的,一看是许邯,就没动作了。

  他旁若无人的攥起苏妡的手腕,因为双膝磕碰的伤还没好,苏妡没挣脱,被他拉出去了。

  “喔~大事件大事件……”

  “咋回事?”

  “那谁知道啊?一个寒假这样了?”

  “不会吧?”

  沸腾的教室,门被里面的同学关上了。

  他拉着她,站在楼梯拐角,苏妡背贴冷冰冰的墙壁,“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找我了吗?”

  她冷声厉语的模样,像寒冬凛至。

  “为什么?”他声音放的轻,似在求她给他一个答案。

  明明才温柔似水,突然的惊涛骇浪,让人恍惚。

  “因为我觉得你靠不住,还幼稚,当时消息不准确,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可过后我就后悔了,那么多人我又不好意思出尔反尔,当然和鄷东宇也没一点关系,我有理想的标准,但你不符合。”

  她用快速的言语、长长的句子,来使自己无暇顾及其他。

  谁说的快刀斩乱麻不会痛?有伤,怎样都疼。

  “我可以改……”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你不好好学习,难道连这句话都没有听过?我需要能和我读同一所大学,有共同话题的人,你回忆一下,你和我能聊什么?”

  她盯着他的眼睛,然后看向别处。

  若是见过一个人太多镇静自若的神态,捕捉到一丝其他时,就会有很大触动。

  他的眼神,像一汪春水。

  “好,我会考的。”

  他话音刚落,苏妡班主任的声音响起了。

  “许邯,自习时间,你过来干什么?跟我去办公室。”

  他不只是同学间的名人了,许多老师也都知道他,这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有只字片语,去了办公室。苏妡不知道,(8)班的班主任在他耳边训了半小时的话,他就呆怔的听着。

  “没事,老师,他不会再来了。”下晚修前,苏妡对关心她的班主任说。

  从这一天起,别人对她的态度,也更明显了。她成了别人口中的绿茶婊、狐狸精,勾搭了男生之后装清高,又装可怜,去老师那里告状,让许邯被记过,等等。

  她是一个劣迹斑斑的人了。

  “呸!”

  一次晚修,她和刘文在回宿舍的路上,被站在花坛边的女生白眼加吐口水嫌弃。

  刘文脖子一梗,就要上去和对方理论,苏妡一把扯住,“不和这种人浪费时间。”

  对方也听到了,她是故意的。

  “嘿哟,我哪种人啊?就你高贵,不知道骗了多少男生呢,还有和你关系好的那些男老师……”

  “喜欢酸就好好酸,你这种人也就是只剩下张张嘴出出气了吧?”

  她的话,让刘文有一点不敢置信。

  “真不要脸,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对方甩手走了,学校里面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还真是让人恼火。

  “还骂人,真是……”刘文气得咬牙。

  “我又不会放在心上,气的是她自己,走吧。”

  怎么会不放在心上?但这样心里还是好受一点。

  回宿舍,面对的是室友的视若无睹,和平时也没太大区别。除去和刘文一起的时间,她还是形只影单的她。

  但并非再没遇到过许邯,有时一天会偶遇好几次,比陌生人还陌生。

  夜晚,戴着耳机,听着低沉的音乐助眠,时常导致她头疼,有些歌词,像鞭子一样,一遍遍抽打着神经。

  听了太多次他说的喜欢,为什么喜欢?是始于颜值、陷于人品、终于才华的那种情感,还是仅仅因为懵懂的年纪,过分的相信一眼万年?

  冬尽春归,苏勇江依然忙于工作,但分配给家庭的时间稍微变多了。沈可毓每天按着菜谱煎炸煮炖,厨艺进步很快,像经理夸奖她的,聪颖机敏,一学就会,在中年是很难得的能力。

  但她还是会感叹韶光易逝,被束缚在家庭中的那些光阴,都唤不回了。

  那些她最珍视的青春年华。

  周一早读最后十分钟,要升旗,体育委员看着大家按老规矩——身高站队,人齐了之后,带队去操场了。

  苏妡肚子有点隐痛,算日子,差不多要来例假了,但可以坚持到升旗结束。

  “嘶......”回去的时候要保持队形,以班级为单位有序撤离,苏妡就被后面的人踩了鞋子,不可避免地跌倒了。

  女生们发出一阵阵唏嘘声,绕了过去,偏巧有两三个男生注意力不集中,差点踩着她。

  其中一个弹跳力可以,侧斜着身子跳到了旁边,顺便撞了其他人,摇摇晃晃,被拉住了,没人再摔倒。

  

举报

作者感言

舒阙

舒阙

看看时间看看天,我想日万!

2020-09-13 00: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