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 无处不在的许邯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33 2020.09.04 00:05

  放下在医院对面买的果品,女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关心的话,在车上,课代表叮嘱不要问太多问题,大家都听进去了。

  于老师孕期还不满28周,前置胎盘,不是第一次来医院了,这次严重些,医生说胎儿越来越大了,她再工作奔波是不行的,而学校已经批准她休假。

  聊了一会儿,于老师婆婆带饭来了,大家就走了。

  “可以吃了饭再回去吗?”不止一个人问,结果当然是可以。

  “那边有个新店,很好吃,走起?”王玮拉着苏妡横穿医院,去另一个门。

  出门没走几步,在人行道上碰到了许邯,他拎着东西,这段逆行的通常都是去医院的。

  苏妡招呼都不想打。

  “苏妡。”

  他挡在了前面,装听不见都不行。

  “你怎么也在这里?”王玮问。

  “看孟毅翔。”

  “我们看于老师。”王玮笑说。

  苏妡觉得她这会儿话有点多,爱说话也不能谁都聊吧?

  “哦,吃饭了吗?”

  “没有……”

  “我先去车上等你。”苏妡撂下话,转身从医院内,校巴停在那边门口。

  “孟毅翔还没有出院吗?”王玮并没有去追苏妡。

  许邯的目光在苏妡背影消失的地方停着,“你认识他?”

  “不认识,偶尔碰到过,都在一层楼,难免的。”

  “你喜欢他?”他的语气,渐渐寒凉了,询问带着一种不好的情绪。

  王玮有点尴尬,摇头,“没没没,那怎么可能?”

  “哦,你喜欢我?”他瞥一眼她,眼神带一种看穿感。

  行人匆匆,即使有人擦着肩过去,也打不破眼前的气氛,王玮的紧张很明显。

  以许邯半带厌色的表情结束,他很干脆的走了过去。

  王玮也马上走了,沿着人行道,循着医院的围栏,足够长的路,才能消解负面情绪。许邯单方面喜欢苏妡,她喜欢许邯,这件事有错吗?不是说谁都有爱人的权利,且爱情不分出场顺序的吗?

  学校是以期末考试的成绩安排座位,她看到同桌是苏妡,心情很复杂。高一时听说过,许多男生私下议论的女生,女生们八卦的重点对象,后来发现苏妡和所有男生都保持距离,也不怎么主动结交女同学,和高一同桌刘文关系特别好,她才和苏妡走得近的。

  但嫉妒,是一种可怕的情绪。

  她无法不去想,自己也是苏妡的陪衬,最直接的陪衬。

  许邯除了学习态度不端正,简直是女孩子梦寐以求的暗恋模板,酒吧打架事件后,更是扩大了粉丝团,他被描述成了一个英雄。

  “妡妡,你不吃饭了吗?”王玮在大巴车前门站着,苏妡坐到了最后面。

  “我不饿,你去吧。”

  “那好吧。”

  王玮去找其他同学了。她觉得苏妡是在作态,不喜欢许邯,就干脆一点,狠一点,凭什么不要还占着?为了显示自己的优秀?

  苏妡此刻的脾气,烦躁,梳理自己是在为王玮多嘴而不悦,还是为许邯的自以为是。

  都有。

  她敏感的觉察到,王玮可能对许邯有想法,像刘文说的,不止(3)班有女生给许邯表过态。

  那到底,接二连三去班主任那里告状的是同一个人,还是许多人?

  王玮还是给苏妡带了点吃的,平常的面包。苏妡接了,道了谢,然后微信转账给王玮。

  回到学校,离晚修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因为她们去了医院,没去的个别同学,颇有微词,说她们巴结老师,想拿量化分。

  “真是,哪里都有她。”

  “就是就是,一边装模作样不和别人玩,一边爱出风头,男生就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绿茶。”

  “我听说她和(3)班那个许邯,眉来眼去,最近又找上学长了。”

  不高不低的声音,好似故意让人知道,人群里混进了狐狸精。

  “别听她们瞎说。”王玮找出晚修要用的书本,对苏妡说。

  “没名没姓,我不会去碰瓷儿。”苏妡说完,埋头写习题,余光注意到,王玮看了她一会儿。

  她们本就算不上闺蜜,互相之间容忍度不高。

  苏妡不愿打消对王玮的怀疑,王玮也可能在心里对她的做法有微词。

  女孩子还是比较了解彼此的。

  下晚修,苏妡收拾的很快,刘文过来时,她在门口。王玮和室友一起先走了,她并不和苏妡同宿舍,表面上看,这并没有什么。

  “诶?王玮跑哪儿去了?”刘文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走到洗手间门口,还伸头往里瞄一眼。

  “她先回去了。”

  “咋了?你俩闹矛盾了?”迟钝如刘文,也嗅的到苏妡散发出的冷淡气息。

  苏妡摇头,“没有,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在医院碰到许邯了。”

  她想说本来可以能避就避,王玮还聊那么多。但转念一想,许邯有那么好对付吗?

  “嗐,别理他,考试之后,他要转理科去了,就离得远了。”刘文挤眉弄眼,想靠这个好消息,博美人一笑。

  现在文转理,还能接受。但是他在文科还不好好学,去理科丢三落四的上课,去吊车尾?苏妡点头浅笑,不管他的闲事,先让自己少堵心吧。

  估计是因为临近考试了,许邯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来找苏妡,慢慢的,流言也被考前焦虑挤垮了。

  班里也开始传各种预测题型,好学生不屑一顾,中游的惴惴不安,末尾的愁不扰心。

  突然的友谊危机,敌不过难题给的压力,苏妡不爱说闲话,王玮已经好几天没和她结伴做事了,以问题打破了零交流。

  苏妡也耐心的给她解答了,这是同学之间互相帮助的本分。

  考试前一天,晚修的时候公开了考场和临时学号,王玮不是没祈盼过,和苏妡一个考场。

  可结果不遂她的愿。

  他们和高一交换教室考试,重点班的学生散的最开。

  次日一大早,苏妡带着笔袋找教室,看到门口的许邯,登时横眉。可马上,她就发现自己错了,只是凑巧在一个教室而已。

  他也就对她浅笑一瞬,去了座位。

  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举报

作者感言

舒阙

舒阙

尽量不错字,我写网文之后,竟然学会了用逗号代替冒号!仅仅是因为方便,和喜欢用动作或者情绪描写引出后面的话,真是个反面教材……

2020-09-04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