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 听到他的温柔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44 2020.09.18 03:08

  片刻的沉默,他的声线又柔了几分,“你总让我感动,我可能会......快睡,每天早上测一下体温,要告诉我。”

  “哦。”

  互道晚安之后,依然是没人先挂断,苏妡安静的听着,果然,琴声响起了,冬日恋歌。

  明明是一曲悲思,却灌输的满满的他的温柔。

  她连呼吸都放轻了。

  年少时纯粹的爱与欢欣,只想抓住彼此的手,无所畏惧的向前走。

  许邯,我的未来一定要是你。

  她手上交握在心口的位置。

  雨在半夜就停了,一大早,澄碧的天空,预示着今天会放晴。

  苏妡测了下体温,36.7℃,拍了照发给他。

  “下来吧。”

  刚发出去,他就回了。

  “爸,我走了。”

  昨晚上苏勇江加班回来,没有去打扰女儿,今天早早穿好,在客厅坐着,“我送你吧。”

  “我自己去吧,你再睡会儿。”许邯还毫不知情,她没办法当着爸爸的面给他发消息。

  苏勇江摇头,“没事,一次两次不影响。”

  苏妡看出了爸爸的坚持,若不让他去,他可能会不安,“好,我再拿一件外套。”

  她接机跑回卧室,关上门,“我爸要送我,你先走吧。”

  打字慢,发的语音,然后慌慌张张拉出来一个外套。

  “今天晴天啊,温度挺高的,你拿一件薄的吧。”苏勇江看着女儿胳膊上搭的初春的外套,四月末穿不了。

  苏妡马上又回去换了一件。

  心虚加着急,让她的脸蛋微红,鼻尖冒出了微小的汗珠。

  上了车,她才看一眼手机,他回复“好”。

  到学校时,还能看到刚下车的许邯,苏勇江也看到了。

  苏妡没敢走快点,但走过H楼之后,许邯没征兆的回头了,看到她后,微微笑了。她好想跑过去,但终究只是回之一笑。

  高一高二的午休还能回宿舍,苏妡已经没东西在宿舍里了,刘文非拽着她去自己宿舍。

  真正休息的人并不多,所以办走读之前,苏妡也很少中午回来,在教室里还安静些,可以看看课外书,或者眯一会儿。

  “昨晚上有人看到你们一起走的了。”刘文坐在床铺上,小声说。

  苏妡回忆,“我当时没看到有其他人,雨那么大,没有人的。”

  “在小商店,外面没有人,那边有啊,虽然有伞视线又不好,你俩也忒胆大了吧?一把伞太明显了。”

  苏妡没言语。

  “你晚点看看你班主任喊不喊你,不好搞哦我感觉,我是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

  就是说已经被宣扬的差不多了,这就要听天由命了。

  没几分钟,苏妡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让她去办公室。

  这个点许多人还在校园里溜达,许多老师也回到了办公室。

  上楼时,她看到了许邯。

  “等下都推给我。”

  他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声音并不大。

  苏妡看一眼路过的老师,进了办公室。

  “苏妡啊,身体好点了没有?”班主任一如既往地先关怀,后问事。

  “已经好了,老师。”

  “那就好,晚上怎么回去的?”

  “打车。”

  班主任右手捏着笔,来回转着,“以后还是让家长接送比较好,女孩子一起拼车也不够安全,和男生一起会让更多的人不放心。”

  她没接话,也没肢体动作。

  “前几天,(8)班的班主任还说许邯有进步了,昨晚上就请假,本来就是半路转科,这样下去根本跟不上。”

  苏妡还是沉默。

  “你们还是太小了,对自己的行为没办法负责,你看这情况,我是叫你家长来,还是不来?他家长叫不动,那么远打个电话都不一定本人接,你不一样,又是女生,你爸妈该多担心……”

  她没再注意听老师后面在说什么,他们口中,许邯就是一个没人管教的叛逆少年,他们觉得不管什么家庭,任由一个未成年人离家远走,是极大的不负责。

  这一点,她也赞同。

  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也没有人愿意去问,总是自以为他是个男孩,不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

  手背一热,她马上抬手擦了下,班主任还以为是话说重了,马上不说了。

  “老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也没说过什么过分的话,没做过过分的事,他来这边有原因,但是我们没办法告诉每一个人为什么,我尽量让他把时间都放在课业上,我们也尽量不给其他人带去麻烦。”

  她一直在说我们。

  她说到“他”的时候,泪水就滚落一次。

  他是她意外的惊喜,她希望他也被温柔相待。

  班主任有点惊讶,即使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这次暂时不叫家长。”

  苏妡离开前,深深鞠了一躬,出门,他还在外面等着,好像准备好了去接受风雨。

  她看着他,红着眼眶,却笑的舒心静柔。

  依然有人说,她在享受着优待,早恋实锤都没有一点事,反倒害得其他人没有学上,甚至整个人生都留下了污点。

  流言总会淡去,还有新的生出。

  五月初,多校联赛拉开了帷幕,距离他说她傻的那天,一周有余。

  天公作美,天气十分的好。

  那一天,他站在公寓大门入口,看到她奔来。

  “你吃早饭了没?”她觉得他可能睡懒觉了,因为昨天凌晨三点多,他才睡。

  他认真思考,“好像吃了。”

  “这个也能好像?”一整天的学习计划都准备好了,怕他到时候扛不住。

  他点点头,进电梯,上楼。

  一直有其他人在,他们便没了交谈。其实都是很正常的交谈,但总是想着只说给对方听。

  华庭公寓的设计,很符合名字,富丽堂皇,却没有家的感觉。

  鞋柜边,一双崭新的女式拖鞋,苏妡不问,直接换了。

  他去拿喝的与水果零食,苏妡看到了钢琴。孟毅翔是不可能摆这个的,是移交给许邯住之后,许邯添的。

  “先放松一下?”

  他放下果盘,看着苏妡。

  她轻挑眉梢,“不行,检查单词。”

  “好严格。”

  他这么说着,还是很配合的坐下了。她看着单词表,不抬眼就知道那双眼睛盯着自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