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 不想了解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120 2020.09.02 00:55

  听到关门声,苏妡在洗手间叹了口气,梳洗好,不饿,翻了习题来做。

  写着写着,五脏庙不服气,闷叫了两声,苏妡打着哈欠,干脆窝在懒人椅上,看着书,吃零食。

  她不喜欢偏重的甜、酸味,家里也是常备淡味零嘴。多是苏勇江买的,五大三粗的男人,心思很细,特别是在女儿的事情上。

  吃着看着,在家里的舒适感,把孩子的懒散都勾出来了,苏妡越来越困,还是熬不了夜,推开懒人沙发就睡。

  但没多久,被语音邀请的提示音吵醒了,她揉着头发,睡眼惺忪,摸了好几下,才从书本下捞出手机,是许邯。

  不情愿的接通。

  “我在门口。”有门岗,他在大门口。

  苏妡沉声,“我真的不想去。”

  “那我就在门口喊你的名字了。”她懒懒的声音有些可爱,但威胁并没有迟到。

  苏妡闭着眼,半俯半侧着身子,把头在沙发上撞了几下,清醒了,“十分钟。”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才发现马尾松散了,直接一手扯掉了发圈。

  然后看到他在笑。

  苏妡匆匆走到前面去了,附近商家都是熟人,多站一会儿就会成为别人茶前饭后的谈资。

  “走过了。”许邯在后面慢悠悠的跟。

  打车去影院,半个多小时。

  影院所在的商业街,每天都是熙熙攘攘,大广场人挤人。

  苏妡看了一眼显示屏,才六点半!她没有看时间,今天天气不好,又睡了个黑白颠倒,总觉得天要黑了。

  电梯内,许邯站在她前面,她低着头,在角落里。

  还没到那一层,许邯倏地回头,“走吧。”

  电梯门打开,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饿了。来都来了,AA而已。

  可,他戴着手套剥开的虾肉,递到了她面前。

  苏妡眉头浅皱,这个人一直在无视优良的华夏祖训,不吃。他放在了她的餐盘内。

  别别扭扭的一顿饭,苏妡靠听其他人的欢声笑语熬过去了。

  离电影开场还有近一小时,他们在休息区坐着,小圆桌、小圆椅、一瓶花、一本杂志,微黄的灯光颇有气氛,旁边都是双双对对。

  他们也是。

  目光所及,小哥哥小姐姐们的亲密行为,让苏妡觉得自己无处安放。

  “以前倒不觉得你这么不爱说话。”许邯托腮看着她。

  “分人。”苏妡着急划清关系。

  他反而笑了。

  她移开眼,他是个很不错的男生,单讲外表,很符合“白衣少年,一眼万年”的唯美设定。

  唯独在纠缠她这件事上,让人难以心生欢喜。

  “我会珍惜这份特殊待遇的。”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苏妡懒得解释,明明一切都是出于礼貌,留了点情面,他偏说成另待。大概是自己口才不好,总说不过他。

  “你想过报考哪个学校吗?大致的目标。”

  “还没有。”目标有,但高二就谈,有点想的多,不是文科相对稳定,她就可以信誓旦旦的讲有信心清华北大。

  说到文科,她还是有些好奇许邯选文,是成绩太差的原因吗?男孩子不是在理科方面容易起步些?

  “那就想好了告诉我。”

  鬼才告诉他,苏妡心里嘀咕。

  翻手机翻到入场,在走廊里,一个急匆匆的行人撞了一下苏妡,她手里的3D眼镜飞了出去,落地点也不远,右前方两步。

  “对不起对不起……”

  莽撞的人也即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失,飞速捡起眼镜,诚恳的赔不是。

  “没关系。”

  “哎,苏妡,真的是你……”

  这时,苏妡才检索到,面前这个男生是她的同班同学,好像叫张承明。

  张承明注意到许邯的站位,明显是和苏妡一起来的。他认得出许邯,昨天在篮球场一起玩过,男生跨班组队交友稀松平常。

  他们好像还约过有空了开黑玩游戏,这一条是随口说说,不让友谊断线而已。学习压力那么大,哪儿有空闲摸游戏?

  许邯比他个子高,垂眼淡笑,疏离的打招呼方式。

  “我先过去了。”

  张承明最后一眼还是落在苏妡身上了,他是和好友一块来的,有女生。

  苏妡找到了座位,第四排中间的位置,她在左,许邯在右,一个半小时,两人零交流。

  中间的剧情有点枯燥乏味,不太符合大部分观影者的预期,苏妡也分了神,甚至打了几次哈欠。

  许邯右边的男孩要出去,走到两人中间时,前排眯觉女孩的帽子掉了,男孩差点踩上,估计想过挡别人太久会被吐槽,他猫着腰捡起帽子,前排女孩这时扒在椅背上,男孩的肩膀便撞了她的下巴,男孩有躲避的动作,左手又打到了苏妡的饮料杯。

  “抱歉抱歉……”男孩两厢道歉。

  “谢谢,不好意思啊……”前排女孩捏着帽子。

  许邯和苏妡的手都在饮料杯上。

  男孩子的宽大手掌,很轻松包在了外面。苏妡也反应快,抽走了手。

  许邯的掌心温度,没有她的高。

  这个小插曲,导致苏妡一场电影白看了,脑海中浮出一个男孩的模样。那年他只是普通个头儿偏上一点,白净,几分可爱,带点斯文气,仪容规整,像漫画中被呵护极好的贵门宠儿,那时许多老师都很喜欢他,同学之间也照顾他。

  没想到他再次来到这座GDP不亮眼的二线城市。

  苏妡的记忆存档就这些。

  电影结束了,到她家小区门口,许邯看着她进去,才让司机走了。

  “大哥,你干什么去了?一声不响的走,一声不吭的回,我长得像插座吗?您来来去去的……”

  许邯回到公寓,开门的男生袒着胸腹,微胖。

  他还没挪开身子,许邯就挤进来了,往沙发上一靠,抬手遮眼,不动了。

  胖男生叫孟毅翔,是许邯的老朋友,也是住处提供者,不过作为谢礼,许邯替他交了两年的房租。

  那天孟毅翔激动的一整晚都在笑,那是他最支持许邯败家的一次。

  “有活动你还去不去?”孟毅翔在旁边坐下,他正要换衣服,被许邯打断了。

  八点给许邯发了消息,他没回。

  许邯根本没有看。

  “不去。”无情拒绝。

  孟毅翔意料之中,“那我去了啊,生场子,要是环境好,下次你就一起去呗。”

  “没兴趣。”他冷声浇灭孟毅翔的期待。

  孟毅翔故作不满状,打扮舒爽后,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