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 神经病的弟弟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105 2020.09.08 01:26

  “你不预习一下下学期的课程吗?”柳渊关系的问,回来之前,就听妈妈说,许邯不好好读书,还转学了。

  许邯看着车窗外,漫不经心的答,“有什么好预习的?”

  “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你不能不当回事啊。”

  许邯看看柳渊,“你回来工作,还是继续读?”

  “再看看吧,我是不想在国外待了,想回来,但是我去哪里上班?”

  “想去哪里去哪里,成年人还管不了自己了?”他带出了小小的鄙视,尽管柳渊年长6岁,但凡事爱犹豫不决,许邯就爱吐槽他这一点。

  还以为他独自在外五年,磨炼的差不多了,哪知还那样。

  “要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唉,好了,别说了,我听你的那些理由就头疼,总是瞻前顾后。”

  许邯不愿再继续聊天。

  柳渊是许邯姑姑的儿子,还有一个表妹,在A市高中,她本来还想没事骚扰下许邯这个小表哥的,结果人直接转学跑了。

  “你不要总说我,你最好还是回去读,这边学校条件不行。”柳渊通过刘文的表现,对她学校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成绩那么差的人,还能在班级中游,不敢想象整个学校的实力。

  “不要管我。”许邯没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一字一顿的说。

  柳渊无奈叹息,的确管不着,舅舅舅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前几天还和自己说,应该多生几个,还能有点盼头,然后又担心生再多都是许邯这个德行,那不得早早气翘辫子了。

  市体育中心的篮球场,已经有许多人挥汗如雨了。

  “哎!许邯!”

  有人抱着球,大力挥手。这些喊他的,并不是校友,完全是一起玩多了认识的球友。

  “我哥。”许邯指着后面的柳渊。

  大家热情的互相介绍了,有人对柳渊说,“你还是换一下衣服鞋子吧?”

  西装革履,怎么打球?

  “不了不了,我玩不了。”柳渊推推眼镜,这个动作经常下意识出现。

  “他观战,老了打不动。”许邯故意的阴阳怪气,早上让柳渊带上运动装,人家不带,他才不会好心的帮柳渊拿来。

  柳渊真的就在观众席随便找了个位置坐着,他后面搁了两排的位置,还有七八个女生,她们不顾季节限定的穿着春装,场馆里有暖气,但场地大,也没有热到那种程度。

  “许邯,加油!”

  还没十分钟,柳渊被后面突然爆发的声音吓一跳,因为喊得不算整齐,他重新听了两遍,确定就是“许邯”。

  他笑笑,自己模样也不差,眼镜和气质相辅相成,可读硕毕业,也没女朋友。同学说他太内向了,看到心仪的女生,犹豫不决,就被别人先下手了。喜欢他的,他又不说处处看,凭实力单身。

  再看许邯,小时候,一帮子阿姨粉,长大了哪哪儿都是迷妹。

  可是年龄还小,脾气又不暖。

  “喂,你看我们干什么?”

  因为柳渊回头一次,他正后方的女孩沉着脸问。

  “不好意思。”话不多说,道歉总可以。

  “神经病!”女孩用让他听得清的声调说,很是厌恶。

  柳渊这就不悦了,只觉得她素质堪忧,“你好,因为你喊了我弟的名字,我才看一眼,想知道是不是我认识的人,给你带去了困扰,我也道歉了,但是你不该出口伤人。”

  这语气和对待完不成任务的刘文差不多,刘文日常做鬼脸学他说话,他还能接受,调皮而已。

  “说你怎么了?神经病就是神经病,说话都神经兮兮的!”

  女生气呼呼的站起,大有不肯罢休的架势。他说是许邯的哥就是了?肯定是找借口胡编乱造,她怎么不知道许邯有兄弟?

  “干什么呢?”突然丢了球过来的许邯,三两步跨上台阶,扫了一下女孩,再看柳渊。

  “做神经病呢。”柳渊耸肩撇嘴。

  “你也知道你像?”

  “臭小子你留点分寸。”

  “行行行,王佳媛对吧?我是神经病的弟弟,我说多少次了?麻烦你以后离我远点,可以吗?”许邯语气和表情都是冷漠疏离。

  那个叫王佳媛的,就是喊柳渊“神经病”的女孩。此刻正一脸委屈与窝火并容,柳渊一脸好奇,真是个厉害的女孩子,表情够精彩。

  他得到的隐藏信息也够一盘菜了,不愧是他弟。

  “是因为那个……”

  “谁都不因为,大姐您天天缠着我一个未成年,是怎么好意思的?您不上学吗?您不需要生活吗?还有你们,闲不闲?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现在觉得自己很潇洒很厉害是不是?别说十年之后,两年后回想眼前,估计都觉得自己没脑子。”

  不耐烦配着嘲讽,说的柳渊在旁边都想啐他口水。说教起来一套一套的,自己就是个吊儿郎当的。

  那个王佳媛被“大姐”这个称呼伤到了,就差一岁而已,让他叫出了大妈的感觉。

  “哎,别,这套在我这不管用,这么多人看着,您不要脸我要脸成吗?”

  小傲娇临走还甩了一个白眼,王佳媛泪汪汪的眼睛,登时开闸了。

  柳渊直皱眉,弟弟也是凭本事单身。

  啊不,弟弟还不到谈感情的年龄,这就有点让人犯愁了,长大了可要改。

  “许邯,要走吗?”球友打招呼,刚来就跑,有点情况。

  “改天玩,要是你们晚上有时间,我请客。”他穿上外套后,冲大家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现在外面还暖洋洋的。

  “你什么表情?”许邯给柳渊一点嫌弃的余光。

  柳渊摇头,“我刚才是觉得我以大欺小不太好。”

  “以大欺小你就欺的过了?”极度怀疑的表情,许邯顺便到路边拦了一辆车,体育中心门口的大广场,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得,我不和你谈论这个话题,我来问一下,刚才那女孩说因为后面的内容是什么?”柳渊难得一脸八卦相,自己弟弟的瓜,不吃白不吃。

  “你表述的问题不清楚,不想回答。”许邯管都不管他,直接上车。

  好不容易出来驱驱霉气,又碰到王佳媛她们,上次算吓苏妡的账,还没有了结。王佳媛在二高,高价生,屡次违反校规,疯狂在勒令退学的边缘试探。

  不过听说很多次都是她妈妈各种求校领导,一次次的把机会赊下来,马上就要取消额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