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9 不会让你一个人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28 2020.09.15 21:25

  “感情的事,有基础是好,但磨合更重要,合适就珍惜,不合适当断则断。”

  和于老师聊了许久,终要分别。

  后来她也听刘文八卦一点,有关于老师的事。据说于老师和丈夫也算一见钟情,但相处两年,发现他们的婚姻观念出入很大,感情的裂痕越来越深,又舍不得分开,将就着成婚,终于在孩子的事情上爆发了。

  于老师辛辛苦苦保胎时,丈夫不归家,工作工作还是工作。公婆不理解为何其他孕妇正正常常怀孕,她就娇气到不能活动了。于老师出现危险的那天,躺在地上,自己拨打了急救电话,她也没抱七个多月的胎儿能养活的希望,知道孩子没救回后,也给这段婚姻也画上了句号。

  离开了长辈的埋怨与丈夫的冷漠,她又活成了当年的自己。

  苏妡从这件事,同情、难过后,是对父母感情的深思。

  一天晚修,她在门口等着爸爸,看到了许邯。这是她办理走读半个多月来,第一次在校外遇到他。他原本在讲电话,情绪不高,不经意转身看到她后,还是笑了。

  她站着未动,明眸熠熠,也笑了。

  浅浅的,欢喜、温暖,烟视媚行。

  他并没有靠近,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她点了一下头。

  苏勇江到达时,恰看到这一幕,离苏妡还有二三十米就停了车,打电话让苏妡过去。

  苏妡往那边跑,上车前望见许邯已经上了出租车。

  “那是许邯?”苏勇江问。

  苏妡看着即将没入车流的出租车,“是,爸。”

  在注意到爸爸从后视镜看自己时,苏妡才要恢复平静的心,又掀起了波浪。已经很久没谈那件事了。

  “家长够心大的,放孩子一个人在外地读书,还走读,男孩子学习上更得抓紧,我们那时候就是,大部分都没女孩子用心。”苏勇江像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苏妡看着屏幕亮起的手机,许邯发来一条消息,她没点开看。

  “他没和你说过吗?家长要多忙,才能不管孩子?”

  苏妡听到问题,回了神,“忙是一方面......”

  她打住了,除了不能说的,她对他父母一点不了解,没办法评价,也不能引导爸爸下结论。

  “是不是爸妈离婚了?”

  苏勇江试探性的语气,眼睛通过后视镜看到女儿脸色一惊,她还半低着头,手机屏幕的光亮映到了眼中。

  “应该不是,我也不知道。”苏妡墨眸流转,有点惊慌、担忧。她怕许邯低落的情绪是因为这件事,自己那么害怕爸妈离婚,他应该也是吧。

  就算他是男孩子,对这事的感触,应该一样的吧。

  “哦。”苏勇江没再说话了。

  他并非没根据的问这一句,是来接苏妡前,沈可毓说有人在公司传许辰亦和陈姝音要离婚,而被高管责罚了,他不掩好奇,专门搜索了一下,相关标题层见迭出。

  女儿对家庭完整方面,很有执念,也应该让她知道不和睦的家庭很折磨人。与其让她试着走近不明的未来,不如在雏形时期就掐断一切。毕竟女儿与许邯那种脉脉相识的情况,太让人担忧了。

  回家后,苏勇江就交给沈可毓一个任务,给她剖析许邯,因为他猜测许邯是因为家庭矛盾离家的,要不谁会傻到有凤凰窝不住,混到雀群中。

  苏妡洗漱出来,沈可毓就准备好说教了。

  “我看看,还真是,没多少痕迹,以后再去做除疤。”苏妡卧室,沈可毓拉着女儿的手,瞧着她手臂上的一线痕迹,还有些心有余悸。

  “好,妈。”她还想着要问许邯事情,但见妈妈有话要说,只好稳坐等着。

  “你爸去接你的时候,看到许邯了?”

  “嗯。”

  “他爸妈没事吧?”沈可毓还考虑怎么绕到这个问题上,怎么说都突兀,苏勇江说不要和苏妡扯什么许辰亦、亦邦,她也不能说自己听的公司内部消息,那就随便问吧。

  苏妡摇摇头,“不知道。”

  “你爸今天是随口一问,不过现在我们是怀疑他爸妈是不是离婚了?要是真的,他自己跑出来可不好,爸妈吵架的时候,你多努力的要我们不生气,懂事的孩子不应该逃避。”

  “妈,也不是那么说。”苏妡觉得妈妈对许邯的差评有点多,又犹豫要不要说实情。

  “那怎么说?”

  “他不想他们离婚,才来这边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沈可毓“哦”了一声,觉得许邯还算坦白,可苏勇江反对的那么强烈,搞不定。

  她最终没有给女儿施加压力。

  “发生了什么事吗?”苏妡看到他发来的是问她到家了没。

  “没事,我哥。”

  “哦,那就好,”她发送之后,又补充,“我爸妈忽然问我你爸妈的事,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猜到的,不过我说了我不了解。”

  “那没事,上次和他们说过一点。”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会问这些。”苏妡觉得爸妈的做法不妥当,但又知道是为自己好。

  “你不早点睡?”

  “一会儿就睡,”她发完两分钟,他没回复,“要是不开心可以告诉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闷着的。”

  发出去的同时,他那么忽然抛过来一句话——

  “我爸许辰亦,我妈陈姝音,想知道什么就问我。”

  果然,他还是那个思维模式。

  苏妡歪到玩偶间,痴憨的笑,“不要,万一问了不该问的。”

  “你问什么都是应该的。”

  很长时间的无对话,苏妡把脸埋在大玩具熊怀里,若不是和于老师谈过心,她现在应该在难过的和许邯说不要再联系了吧?

  多幸运,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喜欢的你,只余满心欢喜。

  “我前几天见于老师了,她离婚了,可她比之前的状态好多了,我决定要规划一下怎么和爸妈摊开来谈,让他们不要只是因为我而迁就,他们曾经感情那么好......你也是,就算单独聊,也不要闷着,好吗?”

  她回忆起儿时,妈妈每天和她期盼爸爸回来的情形,幸福不应该被时光冲淡。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