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被认错的人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34 2020.09.06 21:01

  苏妡也并非没有其他朋友了,不过是不同校,不好特意通知别人给她庆生,从早上到现在,还是收到许多条生日祝福语。

  甚至有个初中同学,给她寄了小礼物,约摸下午到达。

  “生日快乐!”王玮和苏妡室友一起,喜笑颜开,齐声说。

  这当然是商量过的。

  “谢谢。”

  就算不是摒弃前嫌,同学之间,还要日日相见,没有深仇大恨,并不会闹到撕破脸。

  “我让调了一小点鸡尾酒,度数特低,要不我们……”刘文挤眉弄眼,希望被赞同。一个人犯罪会底气不足,大家抱团就腰杆子硬多了。

  王玮看看其他人,犹豫的说,“这不太好吧?”

  “别想坏主意,我去换了。”苏妡就要去重新点。

  刘文一把抓住,她手臂。刘文生日的时候,苏妡包揽的,她早想好好表现一下,让好姐妹有点新体验了。

  “哎哎,我去换。”刘文皱皱鼻子,不满倒不会,不隐瞒对苏妡太认真的小意见而已。

  迂回的过道,刘文贴着墙边走的,给迎面来的服务员让路,毕竟一个高跟鞋、一步裙小姐姐捧着一托盘的酒水,避着点好。

  服务员正稳步走着,忽听身后有摔打的动静,差点摔了一瓶酒,回头一瞧,洗手间门口的地上,趴着一个女孩,看姿势,摔得不轻。

  因为疼痛和事发突然,刘文好几秒后才出声,哭腔。毫无防备的摔了个嘴啃泥,坚硬的地板让她的鼻血如小泉一般的涌,双手触地后的痛麻感像电流一样导入神经,膝盖酸痛,还有些火辣辣的,应该是破皮了。

  服务员已经蹲下身放好托盘,要拉刘文,转脸,刘文已经被人扶了。

  “小妹妹,你还好吧?我扶你去看看,还有哪里受伤了没有。”服务员看到路过的同事,请他帮忙送一下酒水。

  “谢谢,我先坐一会儿。”刘文眨巴着泪眼,硬生生疼出来的眼泪。

  低着头只顾着擦鼻血,也没去看谁扶的她。

  “怎么回事?”苏妡跑过来了,看到这情形,意外又有点愠色。

  许邯举起双手,“我过来刚好看到她摔倒了。”

  就顺手扶了一下她胳膊,也因为看到是刘文了,不看曾经同班同学的面子,凭她是苏妡朋友,他就不好袖手旁观。

  苏妡白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泄露的行踪,她们刚到,许邯就来了,老话,不接他,他去问服务员或者边找边喊。

  天知道怎么惹着这么一个没脸没皮的人了!

  “这地也没水渍,你怎么摔倒的?”许邯装作没看见苏妡冷冽的眼神,做起了许侦探。

  “嘶啊……”刘文摇头,疼,“不知道,好像踩了个什么东西。”

  她也看看自己走过的地方,洗手间门口的地板是防滑的。附近什么东西都没有,踩着地鼠了?

  “对不起,我会去请示经理,免单、补偿都可以……”服务员小姐姐柔声安慰,她刚才只顾着托盘,目不斜视,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你在这里看着,我们先去洗洗。”苏妡对许邯说,和服务员走了。

  “这是……”女洗手间!

  许邯叹气,那肯定要服从安排,面子算个屁。

  洗手间一直没人出来,苏妡是怀疑有人绊倒了刘文,然后躲在洗手间里。

  十分钟后,苏妡来了电话,“要是有人出来,别让她走。”

  “行。”

  没两分钟,苏妡跑过来了,直接进了洗手间,许邯伸手一扯,“怎么不让服务员和你一起?”

  “人家在给刘文处理伤,我去看看是谁。”苏妡扒拉掉手腕上的手,准备进去一间一间的看。

  “找到了喊一声!”许邯的声音传来,他担心她打不过对方,更担心对方不是一个人。

  苏妡的确是花了三分钟看监控,但从门口伸出的不是一只脚,是清洁工放在里面的扫帚。

  “别跑!”

  里面有一间是清洁工储放工具的,苏妡看门没锁,拉了,拉不开。准备装走了,结果门忽的开了,跑出来一个男的!

  苏妡没抓住那人的衣角,就喊了一声,那人就和许邯撞了个满怀。

  “站好!”许邯眉头蹙着,扯着那个灵活的胖子,看模样,比他们大。这吨位扑过来,跟头牛似的。

  男服务员跑过来两个,一边一个架住胖子,口中给苏妡、许邯陪着不是。

  一个男的在大白天跑进女洗手间没人发现,他们的确有责任。

  “我要说我去男洗手间,被人赶出来了,你们信吗?”胖子小心翼翼的问,还有委屈。

  许邯满脸怀疑,“你是女生?”

  那可要颠覆三观,有胡茬有喉结的女生,他还没见过。

  “不是,我刚才进去,里面有三个女的在门口,说我走错了,我尿急就直接往这边来了,然后一激灵酒醒了,一看不对啊,这是女洗手间,但是听到外面闹哄哄的,人多我不敢出来啊。”

  胖子叽叽咕咕的说,身上的确一股冲鼻的酒味,他来之前喝的。

  许邯直接去了隔壁。这是很寻常的洗手间设计,不过出口也是两个。外面是一排洗手台,洗手间依照男左女右,监控摄像头没有正对洗手台的,就导致判断不清绊倒刘文的人往哪边藏了。

  比起苏妡轻手轻脚的开门找,许邯拆家似的动静,“哟,走吧?”

  “踹坏了一个门锁,等下赔。”他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经理说一切损失算他头上。”服务员说,经理正在给刘文爸爸赔不是。

  三个女孩,很不服气的出来了,有一个眼睛剜着苏妡。

  苏妡一个不认识,把收到的怒火,转给了许邯。

  “走流程吧?”对服务员说完,他转头勾胖子走了,“刚才不好意思,但是你不能喝醉了还跑出来继续喝……”

  苏妡看着他和陌生人嘀嘀咕咕的走了,敢肯定这三个女生,认识他。

  就是说,刘文完全是因为穿了她的衣服,被认错了,要是刚才刘文没出来,出意外的就是她。

  在经理办公室,三个女生的确承认了,她们没有直接见过苏妡,没想到搞错了。

  刘文在附近诊所清洗好了鼻腔,气呼呼的说,要她们赔偿。给经理面子,是不会闹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