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 许大胆!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89 2020.09.18 07:20

  “奇怪,竟然都对了。”苏妡小声说。

  许邯没琢磨明白,“我哪里写着我不会三个字吗?”

  “态度。”

  “哦,吃一口消消气。”

  他拿着果叉,递来一块去了核的荔枝肉。

  “上火。”

  “哦,那西瓜?”他换了一块。

  “太凉。”

  他放下果叉,身子稍稍前探,“有个四季皆宜的你考不考虑……”

  “不考虑。”苏妡幽幽的说,态度又不端正了。

  而且自己也那么容易就被带偏了。

  “那好吧,刷题吗?”

  苏妡非常赞成这个提议,狡黠一笑,掐了表。

  一个半小时后,她做完也检查完了,再看某人的,一半!

  “你在干嘛?”

  “分心。”他又懒洋洋的说,眼睛定在她脸上一转不转。

  的确是分心,她刚才对了答案,错题率竟然比平时高了很多,“早知道不过来了。”

  “为什么?”他忽然可怜的音调。

  “分心。”她斟酌一下用词。

  他阴谋得逞后的笑,让苏妡登时就悔了。他可能是个奶狗吗?活脱脱一匹大灰狼。

  “你过来。”他跑去钢琴边。

  苏妡瞅了两秒,过去,要是俩艺术生,弹一天都没毛病,可这对现在的他们,就是纯占用时间的。

  他坐下,拍拍旁边的位置,苏妡顺着他坐下了。

  “月光第三乐章?”他问。

  苏妡皱眉,强人所难?

  “开玩笑的。”他手指滑动,弹的却是《卡农》。

  苏妡无缝衔接,可是错了调。

  他从她错第一次开始,就笑了。

  “做作业,又耽误这么久。”苏妡猛然起身,去窗前的桌边重新坐下,走这几步,就一颗心砰砰乱跳。

  他并没有跟过去,而是弹起了《初雪》。

  两遍。

  苏妡继续刷题,心也逐渐静了下来。

  “想吃什么?”许邯在她按停时间的时候,问。

  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半了,饿是真的饿了。

  “你做。”她不客气的说。

  他点头。

  但去看一眼小厨房,只能满足最简单的烹饪。

  她就在门口监工。

  “尝尝。”他把试菜碟递来,苏妡一口吃下,果然没有撒谎,小伙子前途无量。

  “你天天这样怎么行?”

  “哪样?”他问了以后,知道了,是将就,但是很少有机会自己做吃的,像其他走读生,不也是一日三餐在外面吃的点些。

  她没再说。

  饭后,还是他收拾的。

  闲坐了一会儿,犯困。苏妡打开数学试题,更催眠了。

  但是怎么好意思在他这里休息?会觉得很奇怪又难为情。

  更气人的是许邯,就坐在那里看着她打瞌睡。

  “我要睡一会儿。”她站起来说,起的和平常一样早,昨晚上让他闹得快四点才睡着,谁扛得住?

  “这边。”他好像找到了发挥的点,给她开了卧室门。

  苏妡觉得这个公寓设计的又很迷了,两个卧室门离那么近。

  房间陈设偏温馨,她瞄了一圈,许多东西都是新的,他一个男孩子应该不会喜欢小清新风格吧?但若是因为她可能来走一趟而做这么多,浪费又感动。

  还是败给他了。

  原计划休息半小时的,可越睡越困,苏妡睁开眼一看时间,一个半小时了,起来去外面看看,果然最懒的那个人不可能睡醒的。

  去洗了脸,清醒了,要不趁着这会儿安静,再刷一下题?她觉得可行,可还没出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人。

  “果然,要是睁开眼能看到你就会好很多。”

  苏妡心里一颤,他上次说的他可能会怎么样?不行。

  她侧身出去了,还做什么题。

  “去散散步吧,你这样会累坏的,而且容易效率低。”

  他像模像样的提建议。

  苏妡白他一眼,说的好像没有劳逸结合一样。

  “妡妡,来学校嘛,我需要你。”还没回答他,刘文的电话先来了,撒娇的声音那叫一个甜腻。

  “你等一下。”苏妡看看许邯,坏孩子得逞了。

  他有点不太情愿,看着她收拾东西,换鞋,开门。

  苏妡没想到他会那么大胆,在她开门的瞬间,拉住了她。

  额头上落了只蝴蝶般的触感,她大脑一片空白,心跳疾速,有点晕眩感。

  这次再也没办法抬眼看他了。

  呆滞了不知多久,他手收紧的感觉传来,她才知道,她也正握着他的手。

  出门后就松开了。

  苏妡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坚持到学校的,来来往往有外校生,他们彼此间保持着距离。

  “咋了?”刘文在篮球场外,看着拘谨的两人,莫名其妙。

  “不应该我问你吗?”苏妡反客为主。

  刘文马上点头,“对哦对哦,我看到初中同学了。”

  就这事?不可能,苏妡猜是刘文曾经喜欢过的那个男生。

  有些感情很奇怪,最初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分别了,一切都淡入时间之海,可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便是惊涛骇浪。

  对她和许邯,也适用。

  即使八九年前的他们,一点没有这种情感,但那些记忆却成了铺垫。

  “那现在这么说?”苏妡问。

  许邯并没有融入她俩的哑谜,有他认识的人正打招呼。

  “我想……唉,不一个学校,我又觉得是多此一举。”刘文挣扎徘徊。

  “我也觉得。”这不是棒打鸳鸯散,苏妡印象里,那个男生对刘文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好感,而且刘文爸妈的脾气,她多少知道一点。

  刘文又苦着脸,“可是真的……太纠结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

  “嗯……我帮你问问,”苏妡看向三步外的某人,“如果有喜欢你的老同学再联系你,你会觉得……”

  “我为什么要和她们联系?我觉得那样会让我很反感。”

  都学会抢答了。

  而且眼神和语气一样坚定。

  “啥意思?合起来欺负人?”刘文就差哇的一声哭出来,自己是多想不开,问他们这个问题。

  “我觉得有参考价值,但是他这个不过关,太假了。”最后,苏妡对许邯的演技送去质疑。

  “要不当场立个誓?”许邯不甘的征求意见。

  “躲角落里自己玩,再连累了别人。”

  “哦。”

  “我太难了,你们走吧,影响我品尝单身狗的清香。”刘文抗拒强行投喂狗粮。

  苏妡摇头,“我跟你去看看。”

  她们先走了,许邯并没有急着跟过去,而是给联系人发了条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