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导火索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168 2020.09.12 14:55

  “妡妡啊,你早上去找刘文了吗?”

  苏勇江和沈可毓很少问这样的问题,苏妡回来会说,要么走之前交待,她一直让人很放心。

  “没有。”苏妡察觉到爸爸的反常,开始紧张了。

  “那是去找谁了?”苏勇江继续问,沈可毓不解的看看他,又看向了女儿。

  “另一个同学。”

  “什么同学?男同学女同学?”

  此言一出,反应最大的是沈可毓。

  “男同学。”承认,是猜测爸爸都知道了,隐瞒下去,终有纸包不住火的一天。

  可她无法大声说出来,连平常的音量都达不到。

  “你才高二啊……”苏勇江的语气,难过是主基调。

  苏妡眼睛微湿,一个字都说不出。

  说什么呢?向爸妈保证自己不会影响学习吗?还是说他们只是同学,来自欺欺人?现在看书的时候,都会想起他,怎么可能不耽误学习?

  心就那么大,分太多给他了。

  “妡妡啊,妈妈看你东西需要整理一下,我帮你收拾……”沈可毓扶着女儿的肩膀,去了卧室。

  苏妡日常自律,没什么要收拾的,妈妈是想继续谈,又嫌爸爸问的不合意。

  “是你学校的同学吗?一个班?”沈可毓挨着女儿,坐在床边。

  苏妡先点头,再摇头,始终不抬头。

  “那他家长知道吗?”她听其他家长说过,有的男孩子会把吸引女生当做炫耀的资本。

  “不知道,他自己在这边。”苏妡张口,才发现嗓子有点哑了,泪也滑下了。

  “哦,自己来这边上学,那他是哪里人?”

  “昱安大学那边的。”

  “家里做什么的?怎么让孩子一个人跑那么远上学?”扪心自问,沈可毓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男孩,有了点好印象,因为A市是一线城市。

  苏妡摇摇头,“不知道。”

  除了许邯这个人,其他的她不知道,也没考虑那么深,但对于许邯说他爸爸出轨这件事,她觉得自己有必要保密。

  “那这样不行,你是女孩,不能稀里糊涂的听别人几句好话就被哄着了,人品、个人能力、家庭背景这些都需要问清楚……”

  苏妡红着眼睛看看妈妈,“刘文上一个家教是他表哥。”

  “他表哥干什么的?”

  “当时就做做家教,因为留学回来的,上午教刘文,下午给其他学生补习英语……”

  闻言,沈可毓眸子一亮,“亲表哥?”

  “姑表,他姑姑的孩子,硕士毕业,刘文妈妈才聘的,因为我们去过,给换了,不想找男家教。”

  “哦……按说应该也差不了,这样,你在学校好好学习,其它的事少操心,妈妈去看看爸爸。”

  沈可毓刚回卧室,没两分钟,苏妡忽然听到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赶忙擦干净眼泪出来了。

  “沈可毓你神经病吗?”

  “你才神经病!女儿是你一个人的吗?你看看你,口不择言,害妡妡哭了那么久,你还觉得有理了?”

  “我是为她好,你听听你说的话,我呸!你那是当妈的说的话吗?纯属放屁!”

  “哼,我自己生的孩子,你为她好,我就是害她的?什么好都要你落,埋怨永远推给我,苏勇江,当初我要是看明白你这个人,我是不可能和你结婚的!”

  父母的争吵声越来越大,苏妡开始谴责自己,本来就知道爸妈关系出现了裂隙,又找点事刺激他们。

  都怪自己。

  “爸,妈,你们别吵了,我再也不跟他联系了,别吵了……”

  她在门外,拍着门,泪水奔涌。

  可是里面的人根本不予理会,他们争着他们的对错,好像酝酿了多年的火山,找到了机会喷发。

  有电话打进来,她去卧室看了,是许邯。

  她挂断了。

  他发了条消息,“26个未接来电,谢谢你。”

  谢谢她的担心与关怀。

  “不要再联系我了,这是最后一次。”十几个字,她擦了四五次泪,还没问他昨晚为什么不睡,一定是发生了很不好的事。

  才让他开心一场,就泼冷水,他会想不明白、会不开心的吧?

  可是她能说的就只有这些了,说太多,会让他觉得自己也舍不得。

  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拉入了黑名单,她重新到了爸妈卧室门口。但这次不需要她敲门,妈妈夺门而出。

  “苏勇江,我不忍了!现在就去离婚!”

  沈可毓歇斯底里的喊,她的头发有点散乱,眼睛红通通的。

  苏妡知道她刚才回信息的时候,错过了重要的环节,妈妈微红的脸颊,是爸爸动手了吗?一直给人以文质彬彬印象的爸爸……

  “不要,妈,妈,我已经和他说了,再也不会联系了,不要走,妈……”

  她想拉住妈妈,但妈妈在躲,妈妈把她的手推开了。

  “别叫她!让她走,她早就不想待在这个家里了!”苏勇江因为愤怒而圆瞪的眼睛,盛着摇摇欲坠的水滴。

  “爸,我知道错了,别让我妈走……”

  她又去求爸爸。

  沈可毓穿上外套,要换鞋,苏妡扑过去,却因为她躲避的动作,苏妡扑了空,一下跪倒在鞋柜边,所幸苏勇江眼疾手快,拉了一把,否则苏妡的额头就重重磕在柜角了。

  “没事吧妡妡……”苏勇江只顾关心女儿。

  沈可毓看着疼的咬牙的女儿,哪里会不心疼,那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子。

  “妡妡对不起,妈妈……”哽咽难言。

  苏妡使劲摇着头,膝盖在地上磕的生疼,她努力够着了妈妈的手,放在脸颊上,“妈妈不要走……”

  沈可毓乱蓬蓬头发下的脸,泪痕交错,她蹲下身抱住女儿,久久未起。

  “多疼啊……”苏妡房间里,沈可毓拿着药水,给女儿擦着膝处的伤口,除去破皮出血的地方,还有斑斑块块的紫色淤血。

  苏妡摇头,伸手给妈妈整理头发,然后用弯曲的手指蹭蹭她的侧脸。

  “没事,我拿那个包丢你爸,结果扯到头发,又刮到脸了。”

  不过苏勇江是动手拉扯了,所以沈可毓才那么生气的说要离婚。离婚的后果她很清楚,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怎么忍心让女儿没有妈妈呢?

  情绪激动过后,苏妡极度困乏,又害怕一睁眼,爸妈离婚了。她不敢完全相信爸妈已经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但还是没扛住睡了,中午时,苏勇江带她们去下馆子,下午在外面逛到了晚上,好像那场争吵是梦。

  苏妡中途去洗手间,看到刘文发来的消息,许邯果然联系刘文了,通过柳渊要的联系方式。

举报

作者感言

舒阙

舒阙

先苦后甜,后面更甜啊(∩ᄑ_ᄑ)⊃━☆爱情魔法

2020-09-12 14: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