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说很爱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许对方一段光阴

你说很爱她 舒阙 2012 2020.09.10 04:01

  许邯站在门口,李老师这个点就苏妡一个学生,不用问他找谁了。

  “打扰一下,李老师,请问还收人吗?”

  李老师有点诧讶,按说她是有一对多教学,但苏妡家长可是交的一对一的钱,这没办法答应。

  “上午我只能教她一个,你要接受的话,只能安排在下午或者晚上。”

  “我不练琴,单纯旁听。”

  “这……”李老师有点理解不了眼前这个男孩在想什么,一小时一两百,就坐这里打发时间?哪家熊孩子怎么造,爹妈不打断腿。

  “李老师,我不会告诉我爸妈的。”

  苏妡这么说,完全是出于负疚。

  “那你去隔壁报名登记一下吧,未成年要咨询家长意见。”

  “好,谢谢。”他的通讯录里存了亲人的联系方式,却没和任何一个联系过。

  登记员看着他的身份证,摇头,“你这实际年龄也不够啊。”

  “四舍五入一下?”

  “那就退五个月?”

  不过还是给他登记了,看他外地户口且是公寓租户。

  苏妡现在一天90分钟的课,眼下已经过去近一半,许邯从登记室出来,就听到了琴声,怕惊扰到她,他便站在门口,等到她一曲完成。

  有点小错误,按说她学的时间不短了,又聪明,不应该在简单的地方栽跟头,李老师正和她说要领,看到许邯过来了,让他在旁边位置上暂坐。

  教室挺大,还有其他乐器,大部分在靠墙的展示架上,架子鼓在比较边角的位置,但距离苏妡的直线距离并不远。

  他就坐在了那里,不过不小心碰到了吊镲,发出点声音。

  “不好意思。”

  “没事,”苏妡刚要再弹一遍,起手被他打断了,“要不你来练一会儿吧,我休息一下。”

  “不用,”他拿起鼓棒,看了看,“李老师,这个能玩吗?”

  “学员可以使用这里所有的乐器。”

  “好,谢谢。”他稍微调整了一下,似乎是找到了点感觉。

  苏妡和李老师在钢琴边,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可以啊,专门学过的吧?”结束后,李老师有点惊喜的问。

  “以前学其他的时候,连带着学了点儿。”

  “不只是学了一点吧?怪不得琴也不要练,说说都学过什么?”李老师是个喜俏人,休息时间总是笑盈盈和学生聊天。

  他笑笑,“还是别说了。”

  特意学了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吉他、架子鼓、笙和箫,其他的多少能演奏点儿,也不多,后来时间都在打球、运动上了,也不经常摸乐器了。

  “行吧,你想玩什么都行,摸哪个我就知道会哪个了。”李老师开始开玩笑了。

  “我还是老老实实学钢琴比较好。”他走来,坐到了苏妡左侧半米左右的地方。

  苏妡腾地站起,“你练吧。”

  “你练,我比较喜欢听你的。”他看着她的侧脸笑。

  “我去给你倒杯水。”李老师忽然想起来似的,就去了。

  她一走,许邯轻声细语,“那件事不怪你,怪我,也不用同情我哥,他正需要点磨炼,刚好杀杀他的气焰。”

  苏妡知道他的目光侧重点,她眼睛看着乐谱,却未聚焦,“前几天的新闻我看了,车祸那期。”

  “哦,那个就是王佳媛,暑假通过孟毅翔才认识的,还有鄷东宇,其实我们都认识。”

  苏妡没说话,这些她知不知道无所谓。

  “你也是。”因为孟毅翔他们嘴欠,日常讨论女生,很多次说到苏妡,他才想起来似乎有个同学叫那个名字,结果孟毅翔非闹着拍她照片验证一下,她和小时候的变化不算很大,稚气未脱,认得出是同一个人。

  所以鄷东宇明知道他的想法,还想方设法接近苏妡,他才次次奚落。

  不过转学这件事,并不是因为苏妡。

  她的脸颊覆上一层浅浅的红,仿若古文中描绘的桃面粉腮的娇俏佳人。

  “除了这个话题,我不想再听到。”

  她脑海中,还有他几分钟前认真敲打架子鼓的模样,若说许多青涩年华的女孩都憧憬过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辰,她觉得那一刻的他就是。

  但是时间不对。

  偏偏在这个想欢喜却无法安然欢欣的年纪,还有对未来不可预估的畏惧。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想听?”他似乎洞察了她的内心。

  不用看,苏妡都想象的到他此刻的神情。

  她没回答,因为不知道确切的日期。怕给他空欢喜,也怕自己梦一场。

  “我可以等,多久都行。”

  苏妡看过别人写给她的各种情话,浓情蜜意,但没有他这八个字,让人觉得未来可期。

  她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他,无需交流,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她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应该是从刘文让她看新闻的那一刻起,她觉得他若对别人那么好,她会觉得厌烦。

  特别是蓄意欺负她的人,他不应该像想象中的那样,及早处理完那些纠葛吗?

  自私又矫作,但确实是少女时的她,最真实的想法。

  “有想听的吗?”他试了两下音,这里并没有过于昂贵的乐器,但效果还能接受。

  苏妡摇摇头。

  她需要放松,连一个曲目都不要动脑筋去琢磨的放松。

  他弹了一首《kiss the rain 》(即“雨的印记”)。

  她安静的听着,都忘了去倒水的李老师,为何迟迟不回。

  他的手指很好看,特别是弹琴的时候,洁净的指尖在琴键上飞来跃去,每一拍都恰到好处。

  琴音如珠玉落盘,情感如倾如诉,每一个音节,都裹着柔情絮语。

  如果不是他先前的纠缠不休,现今又端坐在这里,可能她永远无法改观。

  雅人深致。

  是在一曲未完时,就浮上脑海的词。

  “我刚才有点事耽误了几分钟,”李老师在琴声消寂后出现了,喜笑着放下水杯,“功底扎实。”

  她已然明了,这个突兀的闯来报名的男孩,醉翁之意不在酒。十几岁的感情,她也体验过,那种纯净的怀恋,是任何事都不能代替的美好。

  只不过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那份执着。

  许邯道过谢,重新把位置让给了苏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