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郭雀儿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380 2020.01.08 12:32

  手法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而少年表现出来的冷漠与淡然,与他的年纪,根本不符。

  震惊的沉默,持续了良久。

  盗匪头子还未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少年手中的朴刀,已经来到了面前。

  不过生存得本能,以及在不断杀戮中形成的肌肉记忆,还是救了这个畜生一命。

  火花溅起,盗匪头子额头见汗,这是方才生死千钧所沁出的冷汗,雪花落下,在光秃秃的头顶,又重新化成水。

  “砍死这个瘪三!”

  盗匪头子头顶的蜈蚣般的疤痕不断耸动,这是愤怒到极点的抽搐,此刻他的脸,异常狰狞可怖。

  剩下的十几个盗匪,如梦初醒,在老大的怒吼中,举起手中的朴刀砍向已经做好了准备,满脸坚毅的少年。

  盗匪头子捂着心口,刚才真是差点就交代在这荒郊野岭,要是这小子等会儿命大没被砍死,自己就得好好跟他玩玩,命可以留着,不过……

  眼前忽然一晃,马蹄声碎,在耳边响起,盗匪头子光溜溜的一颗首级,豁然脱离了脖颈的束缚,自由飞起。

  而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后知后觉般喷涌出鲜血,天上落下拉个的雪花,在滚烫的鲜血中融化,稍远些的,被染得乌黑。

  “你们继续,我就是看看。”

  宁苛将横刀司命收回鞘中,光洁的刀身上,没有沾染点滴血迹。

  横刀立马,即便是宁苛收回了横刀司命,那一身杀气,仍旧遮掩不住。

  “老大死了!!”

  接二连三的震惊,似乎将这些盗匪打击得不轻,宁苛骑在青骢马上,悠哉悠哉,做好方才的所有,这些盗匪才反应过来。

  军队的战力,在于士气,这些截道据山的盗匪,他们的战力,在于贼胆,也就是早就已经凉透了的商队掌柜和伙计的屈服,再有就是领头的大哥。

  而现在,这颗贼胆,随着光溜溜滚动的首级,被宁苛一刀扎破。

  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方才的气焰嚣张,现在的两股战战,这与他们毫不留情砍死的商队伙计何其相似乃尔。

  “我们人多!大家并肩子上!砍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信球!”

  勇气可嘉,不过这个“勇士”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永远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

  一杆大枪,刺穿了“勇士”的咽喉,宽大的枪刃,几乎将他的脖颈平齐截断,只剩下薄薄的两层皮连接着他的头颅与身体。

  “啊!”

  杀人者人恒杀之,不过面对他们自身的死亡,这些盗匪很是精明,手中的朴刀一扔,撒丫子就跑。

  不过他们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阎王。

  少年手中的朴刀上下翻飞,鲜血随着刀刃抽出飞溅,满地的积雪,再难找出一处洁白。

  宁苛平静地看着这个瘦弱的少年大杀四方,阻拦吗?他可不会这么做,杀人者人恒杀之,做了截道匪徒,就得有这个觉悟。

  无论在任何时代,盗匪,永远是社会的毒瘤,宁苛对于这些毫无人性的畜生连动手都欠奉,就更别谈留他们一命。

  放下了手中朴刀的盗匪,现在完全是被瘦弱少年一人单方面屠杀。

  没有丁点花哨,简单的劈砍,血肉骨崩溅射,在纷扬的鹅毛大雪中,形成了一副别样的暴力美感。

  逃过一劫的盗匪寥寥,瘦弱少年脚边的尸体,仍然在不断从枪口中流淌着血。

  还有气的,奄奄一息地呻吟着,瘦弱少年走上前去,果断补刀。

  宁苛看着瘦弱少年如此做派,不由得好奇道:“你叫什么名字?”

  瘦弱少年蹲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抬头望着骑在青骢马上的宁苛道:“郭雀儿。”

  有够狠,这个少年着实适合练武,是个好苗子,为侠练武,先存三分恶气,三分狠劲,剩下的四分才是武德。

  武术始终都是杀人技,没有恶气狠劲,只能叫花架子。

  “任务已触发:

  时间:913年

  地点:中原

  任务:【一代雄主】

  完成度:0%

  任务描述:天下纷乱,妖氛渐浓,割据终将需一代雄主将其终结!

  行走大人请注意,您所需要完成的,是在不影响大历史进程下,保护郭雀儿,直到其真正拥有作为一代雄主的资格!

  注意,任务失败即视为死亡!”

  “不会吧?!”

  宁苛这才想起来,郭雀儿,这个名字,可以说在主世界的历史书中,如雷贯耳,不过不是他的功绩,而是他喜欢娶寡妇。

  “淦!让他拥有成为一代雄主的资格?让他娶更多的寡妇?”

  宁苛对于这个CD的任务要求极为无语,这可比让这个郭雀儿多娶百十个寡妇还难!

  “你叫郭雀儿?”

  “没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郭雀儿!”

  即便是执行者通知任务开启,但宁苛还是想确认一下,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瘦弱少年郭雀儿极有眼色,见宁苛表情微变,不动声色的握紧了身边已经有些卷刃的朴刀道:“这位好汉,如果您要钱财,随你去拿,不过我们这商队里,没有啥值钱的东西,都是些走南闯北的手艺人和靠嘴皮子贯口吃饭的。”

  宁苛一愣,敢情好这小子把自己当成临时见财起意的马匪了。

  马车上盖着麻布的箱子,已经被打开,琐碎的杂物、吃食小玩意儿,还有一包磨破了边角的书。

  这些盗匪确实是白死了。

  宁苛从马上下来,问道:“你准备去哪?”

  见宁苛向着自己走来,瘦弱少年郭雀儿忙站起身,手中朴刀横在胸前,冷冷地盯着宁苛。

  “你想跟我动手?”

  宁苛看着满脸戒备的瘦弱少年郭雀儿笑道。

  郭雀儿冷冷道:“你若是再上前一步,就别怪我刀下不留情!”

  宁苛手中的大枪寸延还没收回,枪头指着郭雀儿道:“我还偏要上前,呵呵。”

  死要面子活受罪,敢情好这个爱娶寡妇的小子跟自己差不多啊,不对,自己哪有这么不堪,再说自己可不喜欢寡妇。

  “啊呀!”

  见宁苛一步步向自己靠近,郭雀儿挥刀向宁苛砍来。

  不过很快,惨叫声就在空旷的原野上回荡开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

  “不说话啊,那就再来一次,嘿嘿。”

  惨叫声再次回荡。

  “直到为啥打你吗?”

  “不知道!”

  “我救人是得要钱的,你没钱,先跟着做我的跟班抵账。”

  “不做!”

  哀嚎声让人不忍听之。

  落满大雪的官道上,出现了一副极为怪异的场景,两匹马并行,一个俊秀又不失男子气概的男人骑着,另外的马匹上,趴着个瘦弱少年,给缰绳绑着,一杆大枪搭在瘦弱少年的屁股上。

  一代雄主,从挨打开始!

  《周书-太祖本纪》:“太祖初时,行商至中原,路遇响马,众皆屈贼之淫威,唯太祖抗之,刀斩数十贼,乃为宁师所重。”

  《草莽记-郭雀儿》:“郭雀儿,河北人士,后周开国之祖,初时行商,路遇响马,力战不敌,为宁师所救,却无以为报,乃妄图逃之,后为宁师以德服之,遂随宁师除妖行侠,直至开创后周基业,宁师之功,莫大难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