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你是谁?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54 2020.02.08 12:08

  钢木门被宁苛踹开倒下的轰隆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哎呦我去!”

  宁苛倒是没有惊讶,他踹门,就是为了试试门里的人,是不是有什么事先的准备,现在他可以确定了,门里的人,很安全,至少在宁苛的实力前很安全。

  结结实实被钢木门压在下面的人,是个染着黄毛遮眼洗剪吹发型的年轻人,一身韩版宽松体恤和破洞牛仔裤,只不过他的耳朵和嘴角并没有打洞戴环。

  这副模样搁在十年前,确实是引领了一代潮流,嗯,放到现在,这副模样叫啥来着,葬爱家族。

  宁苛迈开步子,进入了房间,老式的小区套房,两室一厅,老旧的木地板早就被人来人往磨得光滑可鉴,走上去吱呀作响,各色的风水器具摆件考究得摆满了整个房子。

  不过与这充满风水玄学气息房子格格不入的,是客厅茶几上堆叠的四五个泡面桶,还有满烟灰缸的烟头。

  “你是谁啊?!这可是我家!你要是再不出去,小心我报警!”

  那个染着黄毛的洗剪吹发型的葬爱家族青年从钢木门底下爬起,虚张声势地对着宁苛大喊。

  “哦,那倒是报警啊。”

  如果是平常人,估计就会被这个黄毛给骗了,毕竟他的这副模样,或者说是演技,已经出神入化,但在宁苛这个人精的眼里,仍旧是破绽百出。

  宁苛很是随意的坐在了红木的沙发上,靠着柔软的沙发靠枕,神色平淡,眼神示意着黄毛青年尽管报警。

  黄毛确实是在虚张声势,这里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家,要是报警,只怕先进的会是他,私闯民宅在前的可是他。

  “你是谁?”

  换了个话题,黄毛色厉内荏问道,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

  宁苛笑道:“怎么,不报警了?”

  黄毛冷笑一声:“呵,小子,咱俩都差不多,说吧,是哪条道上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宁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道:“听你这口气,来头不小啊。”

  黄毛哼哼笑道:“小爷我就是这南城区一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南城区的双花红棍社会你浩南哥!”

  宁苛忍着笑道:“这么说,你的好兄弟山鸡呢?”

  “你找死!”

  黄毛从口袋里掏出来把崭新的蝴蝶刀,唰得挥舞开来,大步向着宁苛走来。

  只不过,眼前忽的一晃,那原本该坐在沙发上的宁苛,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里的蝴蝶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宁苛的手中。

  “玩刀?我来教教你把。”

  话音未落,宁苛就抓起黄毛的手按在茶几上,蝴蝶刀唰唰得在黄毛的指缝间快速扎刺。

  刀尖深入木质茶几的声音梆梆响起,同时还有黄毛的惨绝人寰的叫声。

  “救命啊!!!”

  就在这时,按着他手的巨大力量豁然撤去,早就惊魂失措的黄毛猛的跌倒,瘫坐在地上,满眼畏惧的看着一副淡然模样的宁苛。

  整治完这个葬爱家族非主流的古惑仔之后,宁苛随手将手里的蝴蝶刀扎在木质茶几上问道:“说吧,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干什么?”

  黄毛看着宁苛把玩着蝴蝶刀柄的手,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他现在的选择只有老老实实的开口,他心里已经认定,这是个比他老大都狠辣的狼灭。

  “我叫江浩南,是我们,我们老大让我来蹲刘文波这个老不死的。”

  黄毛江浩南小心翼翼地观望着宁苛的脸色,要是跟老大有仇,他可就倒了大霉,不过他最担心的事并没我发生。

  宁苛问道:“你们蹲刘文波干什么?”

  黄毛江浩南道:“这老不死的把我们老大社团办公室里的风水局给摆坏了,害得社团一直亏钱。”

  说这话时,黄毛江浩南的嘴撇了撇,很显然是不信他自己说的话。

  宁苛倒是来了兴趣,看来,这个刘文波,确实有点手段,事出一件,可以说是巧合,凡事有二,这可就不是巧合了。

  “关于这个刘文波你还知道些什么?”

  黄毛江浩南见宁苛感兴趣,忙道:“这老小子是去年搬到这里来的,还是我们老大亲自让人送他来的,要我说,他就是个神棍,每天抱着个小佛像,说些神神叨叨的屁话。”

  宁苛不动声色道:“那个小佛像再哪?”

  黄毛江浩南努努嘴示意宁苛看阳台角落里扔着的一个与蟠龙根雕用材别无二致的小佛像。

  起身走向阳台,被路口反视镜折射过来的光线分外刺眼,两个路口,正当其冲地对着阳台,即便是对于风水一窍不通的宁苛都知道,这样的房子,即便是卖的再便宜也不会有人来卖的。

  路口直冲是把剑,杀尽家中鸡犬人。

  即便不死人,也会是鸡犬不宁,灾祸不断,既然刘文波是吃风水饭的,肯定不会不懂,他如此做,肯定有目的。

  宁苛捡起小佛像,同样是被盘的油光锃亮的小佛像,其上的煞气,却要比林老爷子房间里的根雕蟠龙要浓重许多。

  原本该不怒自威,或者是慈祥肃穆的佛像,却面目狰狞,不似佛像,倒像是恶魔。

  就连折射过来的光线,也在此时冷冽起来,果然,这个佛像并不是用来保平安的,而是用来杀人的!

  “大哥,没事的话,我能能走了吗?”

  黄毛江浩南陪着笑战战兢兢道,他可不想惹得这个狼灭发火,自己这么风流倜傥的人,可是还有许多漂亮的小姐姐们等着自己去拯救呢。

  “走吧,哦,对了,如果你想报复我,可以到东城区林家武馆来找我。”

  宁苛握着手中的小佛像淡淡道,他的目光,并不在已经半只脚迈出大门的黄毛江浩南身上。

  而是在阳台上望去的交叉路口处的一个撑着黑伞正往阳台望来的唐装老男人,他的目光,正好同宁苛相碰撞。

  “呵呵,祝你好运。”

  撑着黑伞的唐装蓝老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是说道,紧接着转身快步离开。

  这是宁苛通过读唇语得来的,仿佛是点燃了导火索般,从折射光线中透发而出的煞气,连同着小佛像上的煞气轰然爆发!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顺便求推荐票求收藏

2020-02-08 1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