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尽在杀人中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47 2020.01.20 12:04

  郭雀儿耳边响起了宁苛冰冷又斩钉截铁的话语声,他有些惊讶地回头看着宁苛,却只看到宁苛愈发冷冽的眼神。

  “小子,你他妈又是哪根葱?到我这来找不痛快,杀我?爷爷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动我?我小舅子,可是金吾卫!”

  满脸横肉的屠户面色不善,倨傲地环视着围观的人,心中大爽,这些穷棒子,不给点颜色看看,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王峻扯了扯郭雀儿的衣襟,小声道:“要不就算了,他小舅子确实是金吾卫,我们惹不起。”

  郭雀儿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刀,难道是金吾卫的亲戚,就可以这样欺负人?!

  那满脸横肉的屠户听到了瘦弱少年王峻的劝阻,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今天想走也行,跪下来叫声爷爷,老子就当啥都没发生,赶紧的吧!”

  郭雀儿眼中的怒火越发熊熊,这样的渣子,死不足惜。

  屠户似乎还没有解恨,腆着肚子,向着宁苛走去,居高临下地用鼻孔看着宁苛道:“小子,你他妈这么牛,来,捅我一刀,敢不敢?不敢吧,拿把破刀就二五八万的,还不如给爷爷我当杀猪刀呢,拿来!”

  说着伸手就要去夺宁苛手中的横刀司命,只是就在他将要接触到刀身的刹那,宁苛冷冷一笑。

  寒光陡然出鞘,夹杂着众人的惊呼,还有血水同断裂的肢体,宁苛向后退了一步,从空中落地的条状物将地上的腌臜污水四溅而起。

  “啊!!我的手!我的手!”

  掉在地上的,是屠户去夺宁苛手中横刀司命的右手,整天手臂,断口整齐,而今还在不断地抽搐着,因为剧烈地疼痛倒在地上打滚的屠户,右臂断口处,鲜血汩汩流出,与地上的腌臜污水混合在一起。

  宁苛厌恶地一脚踢开挡在身前呻吟惨叫的屠户,转身向着泥瓦街外走去:“是杀是留,你自己看着办。”

  屠户的惨叫声越来越大,而围观的人,已经有悄悄离开去报官的,郭雀儿咬咬牙,眼中的杀意愈发坚毅,走上前去,盯着屠户满是惊恐的眼,说道:“你,今天必须死,这是你跟我之间的赌约。”

  “饶命!好汉饶命!”

  郭雀儿无视屠户的求饶,一刀刺入他的脖颈,横划切割,血水如同泉水涌出,溅了他满身。

  王峻呆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这个兄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杀伐果断。

  郭雀儿站起身,擦去脸上的血,对着惊恐地看着自己的王峻道:“走吧,跟着我一起走,这里你是待不下去了。”

  “对不起,我……我不能跟你走。”

  王峻没有思虑,直截了当地拒绝了郭雀儿。

  “好,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这里你是待不下去了,等会儿金吾卫肯定会来,你保重!”

  说罢,郭雀儿毫不犹豫地向着泥瓦街外跑去,人各有志,自己的这些兄弟,到底还是生分了,既然如此,没有必要去勉强。

  没了杀人者在场,如同被压制的恐惧骤然释放般,惊恐的呼喊,以及报官的喊叫声,不绝于耳。

  而这时,一个身着玄色劲装的文雅男人走到茫然无措的王峻身旁,望着郭雀儿远去的背影,大感兴趣道:“你的朋友?”

  “兄弟!”

  文雅男人笑道:“果然有几分胆气,比你可强多了,考验没有完成,但是,我破例收下你。”

  王峻心中猛的一跳,惊喜就这么从天而降,但紧接着,文雅男人就给他泼了盆冷水。

  “不过,有个条件,你的这个兄弟,你必须想办法,让他到我帐下效力。”

  王峻为难道:“我……”

  老于世故人心的文雅男人打断了王峻的话头:“先别急着拒绝,做不做得到,你的前程可都在你那个兄弟身上。”

  沉默,但王峻很快就狠下心来:“好!9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嘛。”

  文雅男人笑着,拍了拍王峻的肩膀,扯着他在人群纷乱中走出了泥瓦街,这里的烂摊子,与他们再无关联。

  “事件进度更新!

  【一代雄主-戮者心】事件进度15%!”

  宁苛耳边响起了执行者的提示话语,他倒是丝毫不在意,这个主线事件的完成进度,实在蛋疼,没有提示,没有标准,敢情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全凭运气。

  身后的郭雀儿已经追了上来,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师父!我要学你的功夫!”

  宁苛伸出了自己的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沙包这么大的拳头,见过没?”

  郭雀儿一愣,答道:“没有。”

  “现在见过了。”

  忽然鼻子酸楚,眼前黑,一股暖暖的水流从鼻孔中流出。

  郭雀儿摸着自己鼻子中流下的血,又看了看一本正经的宁苛道:“你打我干嘛?!”

  宁苛道:“还不错,除了年纪大了些。”

  “你乐意教我了?!”

  郭雀儿即便是反应迟钝,但却不是傻子,宁苛话里的意思,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我说过不教你吗?”

  一队身着红色劲装,手执金色大棒的士兵急匆匆得向着宁苛与郭雀儿所来的泥瓦街方向跑去,为首的是个约莫年过半百的老家伙,高声训斥着:“快点!他娘的,以为老子好欺负!”

  宁苛与郭雀儿相视一笑,无耻的人,还真是没有底线。

  “你笑什么?”

  “那你又笑什么?”

  “没什么。”

  “哦。”

  两人心口不宣,郭雀儿前边带路,他们两个还没有吃饭,此时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

  “这位小哥儿,您有血光之灾啊!”

  就在这时,街边的一个算命摊子前,身着破旧布满补丁的老道人,冷不丁地伸手拦住了郭雀儿。

  宁苛颇为腹黑道:“你后边的话,是不是要说,你能消灾,只要给钱就行?”

  “欧呦,这位小哥你也有血光之灾!”

  宁苛满脸黑线,看来,骗子在哪都不少,但他心里妈卖批,脸上笑嘻嘻:“哦,老先生您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郭雀儿也凑了过来,看着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家伙。

  “只需要把你身上的玉玺交出来就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