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生死狂飙【六】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477 2019.12.25 11:59

  “是宁生!”

  林宏昌看着那个嘴角勾起一抹轻挑笑容容的年轻人,从长江大厦中缓缓走出,手中还握着一杆虎头大枪。

  不过他却没有下达让士兵放下枪的命令。

  聪明的默契就是如此,宁苛手中虎头大枪锋刃上的血色,还有另外两人身上不断传来的血腥味,让林宏昌不敢放松警惕。

  那几个被霍沛霖和章广畴打飞出来的十三行士兵,已经被人抬了下去。

  气氛僵持,数百杆子弹上膛的步枪,对准宁苛三人,没有一个人说话。

  “轰隆!”

  长江大厦中传出钢铁行进者碾碎地板的前进声音,还有那不断喷涌而出的白色蒸汽。

  章广畴目光扫过,焦急道:“我们赶紧解决这些人,那两具铁疙瘩又来了!”

  霍沛霖道:“不用你说,我又不是瞎子!”

  “行走大人请注意,请尽快脱离,与本世界力量体系不符的未知危险正在接近!”

  提示音又一次响起,宁苛心中暗骂,这两具铁疙瘩怎么如此阴魂不散!

  “林龙头,我要去见龙头。”

  宁苛将虎头大枪横在身后,走下台阶,对着如临大敌般的林宏昌说道。

  “站住!”

  林宏昌拔出了腰间枪套里的大口径左轮手枪,对准正在向他走近的宁苛。

  潘钊武也是如此,他对于宁苛的忌惮,要比林宏昌还要深。

  “再过来我们就开枪了!”

  林宏昌与潘钊武同时高声喝到,手中的大口径左轮手枪扣下击锤。

  原本举枪不定的十三行士兵,见两位首领都拔出了枪,端枪前踏,枪口全部对准了还在不断前进的宁苛。

  宁苛可没怀疑他们不会不会对自己开枪,他的目的也不是挨枪子。

  “啊!怪物!!”

  轰隆的机械行进声,从长江大厦转移到了长江大厦之外。

  两具运行轰隆的蒸汽朋克风的钢铁行进者,又一次开始了它们的杀戮,所挡在行进道路上的血肉之躯,全部用机械臂上高速转动的轮锯切碎!

  只是一瞬,原本队列成方阵的十三行“光复军”骤然被这两具不速之客,用轮锯打开了一个缺口,而代价,是满地的稀碎肉酱!

  “怪物!”

  林宏昌终于知道了那个消息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开枪开枪!!!”

  几乎是刹那,林宏昌和潘钊武同时高声喊道,只是声音中,隐隐有着源自恐惧的颤抖。

  慌乱在早就训练过不知多少次的命令下,重归于冷酷,士兵们纷纷散开,寻找着掩体。

  爆豆子般清脆的枪响,在长江大厦门前的广场上腾起,火光不断,炽热的子弹,呼啸着肆虐向那两具没有任何情感的,专为杀戮而生的杀戮机器。

  宁苛瞅准时机,箭步流星向着那被让出的道路冲去。

  他的任务,是脱离这个世界,而非去消灭这两具杀戮机器,至于其他人的生死,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些人,无异于是游戏中的NPC,他们这些行走,就是玩家,任务完成,就可以脱离,有哪个玩家会注意NPC的死活?

  霍沛霖和章广畴更不用说,他们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宁苛身上,见宁苛率先逃离这杀戮场,他们二人丝毫不落后。

  身后的枪声和惨叫,还有钢铁行进者机械臂上的轮锯切割血肉的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不断从身后传来。

  宁苛恍若未闻。

  原本繁华热闹的租界大街上,而今冷清异常,有轨电车杂乱无章地停在街上,人力黄包车,小摊,商店,仿佛是被人抛弃了般。

  十三行“光复军”,除了长江大厦前广场的那些以外,租界中根本没有他们的身影。

  宁苛速度很快,租界与广州城的那道鸿沟的门隘,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与租界中的冷清不同,以租界的门隘为分界线,混乱,是如今广州城的主色调。

  一直被官府压制的地痞流氓,还有心中兽性被释放出来的普通人,开始尽情在广州城中肆虐。

  抢掠纵火,破门入户,女人的惨叫声和哭喊,只会让这些已经失去了人性的家伙们兽性大发。

  宁苛心中的杀意,慢慢腾起,在混乱之中,人被秩序压抑着的兽性,如同闻到了鲜血的鲨鱼,疯狂又兽血沸腾的感觉,开始慢慢占据头脑。

  路上逃跑和追逐不断上演,狞笑和哭喊呼救,是这场表演的交响曲,宁苛手中的虎头大枪左右抽刺,每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兽性大发的男人,在虎头大枪下,在他们震惊的神情中,失去生命。

  蓦地,宁苛心中想起一人,那双没有任何污浊的纯澈眼睛。

  如果说这个世界的混乱让宁苛毫无好感,但非要让人深刻记住的,只有那双从来不曾见到过的纯澈眼睛,能让人自惭形秽的眼睛。

  脚步加快,宁苛手中的虎头大枪如同毒蛇,抽刺扎砸,他将堵路的人,无差别的清除。

  章广畴背脊一阵发凉,这个自称为自己曾经“姐夫”的男人,这冷酷的一面,让他心惊。

  如同没有情感的杀戮机器,不断重复着轻松夺取人生命的招式,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竟然还有一种特殊的美感,暴力与血腥中的美。

  “这……”

  霍沛霖同样看到了宁苛如同发疯了般机械重复着杀人技,脚步不停歇地,往一个方向冲去。

  “行走大人,您的伴生者已断开信息共享。”

  果不其然,霍沛霖正打算劝阻宁苛,耳边的提示音无情的打破了他的想法。

  “我们先走!”

  视网膜前从租界逃离之后,就出现一个不断缩短的倒计时。

  “29:56!”

  “行走大人请注意,请尽快在规定时间内脱离本世界,如在规定时间内无法脱离,即视为自动断开与主世界的联系,永久停留在本世界中。”

  霍沛霖和章广畴对视,没有任何犹豫,拔腿向着他们降临这个果实世界的初始地点而去。

  既然宁苛主动断开信息共享,就代表着他们合作的终结,他们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去阻拦宁苛。

  而伴生者关系非正常终结的惩戒,全部都由宁苛一人承担。

  ……

  花小狗的院子中,满地狼藉,薄薄的木板门被人砸开,屋里被翻箱倒柜,值钱的东西被劫掠一空。

  花小狗满身是血,双目呆滞的望着那些冲进来行凶的年轻人,他们不过才十几岁,竟然这般狠毒!

  他恨,自己为什么这样没用!

  “我记得这院子里好像还有个小姑娘,鲜灵得很呢!”

  “搞咩!不早说,你个扑街!”

  “嘿嘿,想到了我先来!”

  “哈哈哈哈。”

  淫亵的笑声从这些本该纯真的少年口中传出,格格不入。

  “啊!”

  躺在地上的花小狗心中腾起无尽愤怒,他窝囊了一辈子,偷鸡摸狗,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比这些畜生强!

  “这个烂仔敢咬老子!”

  花小狗用尽全身力气,抱住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少年的腿,竭尽全力的咬了下去。

  “弄死他!!”

  少年气急败坏,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彻底失去了耐性,手中的斧头轰然落下,狠狠砸在了花小狗已经有些花白的头上。

  眼前一黑,恍惚随之而来,花小狗没有松开手,也没有松开嘴,他仿佛看到了西厢房那一道缝隙里的纯澈目光,笑了,他真的笑了,发自内心的笑,这辈子,他终于真硬气了一回!

  “在哪!我看到了!”

  一个少年淫笑着往大门紧闭的西厢房走去!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票

2019-12-25 11: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