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第一次天都事件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92 2019.12.04 17:49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

  宁苛在这半个月时间的等待中,把自己该做的杂事全都处理干净。

  自己师弟杨明鸿和林玉珺在北派武术界圈子里的宿老的支持下,已经把武术协会的台子搭了起来,有了宿老的加盟,收纳散落在各地的武馆和习武世家,很轻松就完成了。

  当然,即使宁苛拒绝了给他们撑场子,他们还是把武术协会的副主席请帖给送了过来。

  说起来宁苛在武术一途上,确实要比师弟杨明鸿要有天赋,但是对于这样的人情交集,宁苛与杨明鸿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用他们的师父的话说,宁苛是太过“独”。

  宁苛把自己的身份摆的很正,他喜欢孤独,因为这样的麻烦会很少。

  乱糟糟的屋子经过宁苛的打扫,已经干净整洁,虽然是久未有人居住的老房子,但经过一番修整购置,看起来不错。

  突然之间,一阵色彩陆离在宁苛眼前浮现,熟悉的剥离眩晕感骤然袭来。

  “天都事件开启。”

  小院中陡然间空了下来,但是来往的邻里却丝毫没有发觉,在他们的眼中,小院中,依旧还是有人居住生活的样子。

  ……

  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宁苛看到的是一座旧式码头满眼的人头涌动,金钱鼠尾拖在所有人身后。

  潮热的气候,还有码头上摩肩接踵的酸爽汗臭味,茶棚里熬煮的大锅凉茶,夹杂着各色烧腊和廉价米酒混合的味道,着实令人难以接受。

  “北方军阀混战,倭寇虎视眈眈,北派武术的传人,不得不为了存续薪火而南下广州;青帮、哥老会、三合会、洪门,租界洋人,赌馆烟馆,南派武馆与南下的北派武师矛盾一触即发,身份已为行走大人准备好,请在三个月的时间内,获得南北武师的认可,同时获取到隐藏在此世界之中的东君信物,事件结束后,行走大人如需逗留,可通过缴纳一定数量的天都点完成。”

  宁苛眼前一亮,这是民国背景?

  要知道,武术的近代巅峰,不,应该叫国术的近代巅峰,就是在民国,诸多武学宗师如同过江之鲫,争相绽放自己的光芒。

  宁苛目光扫过码头,一面被贴满了各色低劣字报的墙上出现了他的个人信息。

  个人信息:

  姓名:宁苛

  状态:正常

  评级:岁星巅峰

  传承:东君

  觉醒度:第一次觉醒峰值35%

  专精:武术30%冷兵器40%

  技能:【日焱】消耗体力50%

  装备:【走遍天下的帆布鞋】【加持保温杯】

  这次的任务描述很简单,但也丝毫不容易,得到南北武师的认可,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地踢馆,所谓的认可,就是你能打败我,以宁苛现在的情况,想要在三个月里击败广州城里的有名有姓的武师,困难度不低。

  相比之下,找到东君信物的任务,更为容易一些。

  宁苛此时一身宽松武术服,还有板寸发型,在这个满是穿着打着补丁的土布短衫扛包出苦力,金钱鼠尾的辫子盘在脖子上的码头上,分外扎眼。

  “那个后生仔过来呀!”

  不出宁苛所料,很快就有一个身穿葛布长衫的监工模样的干瘦尖酸的中年男人就擦着汗高声叫着,向他一路小跑而来。

  广州城里的三教九流混杂之地,就属这码头独一份,青帮、哥老会的势力范围,就是这各个码头,坐地抽成,出苦力扛包的汉子,干一天,就必须得给他们一半以上的工钱。

  能不给吗?

  不给,断手断脚,没饭吃。

  而青帮和哥老会的冲突也不断发生,花钱请武师来寻仇砸场子,也是常事,很显然,宁苛这一身武师装束,引起了这个码头上的青帮监工的警惕。

  很快,摩肩接踵的码头上,空出来一片地,五六个手拿斧头的壮硕年轻人,虎视眈眈得围住宁苛,那个身穿葛布的干瘦尖酸的中年男人好容易跑到“包围圈”这,喘着气道:“后生仔,搞咩?这是我们青帮的地盘!”

  宁苛听着半生不熟的官话,看来自己是被认成了来砸场子的武师,不过既然要得到南北武师的认可,先立威,倒是个好办法。

  “搞咩?!”

  干瘦尖酸的中年老男人身边的六个手拿斧头的壮硕年轻人见宁苛不接话,如同示威般高声喊道。

  岭南的汉子,普遍是短小精悍的类型,这些围住宁苛的青帮打手也不例外,宁苛是典型的北方人,身高足有一米八,在这些青帮打手心中,他们也是发怵的。

  宁苛笑了笑,既然打定了立威的主意,那他就没有必要忍着:“没错,小爷就是来砸场子的。”

  “北佬!扑你母!砍他!”

  干瘦尖酸的中年老男人听出了宁苛的口音,挑衅,他们能忍吗?

  这是在挑衅他们青帮,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断手断脚!

  虽然心里发怵,但是人多壮胆,况且这个北佬还是手无寸铁,打手们还是挥舞着斧头砍向宁苛身上的足以致命的地方。

  他们这些能守码头的打手,都是在帮派械斗里的佼佼者,下手狠辣,自然知道该往哪招呼。

  宁苛斜跨一步,矮身躲开砍向自己肩膀的斧头,一拳挥出,砸在了一个青帮打手的脸上,血和着牙齿,横飞出去。

  近身搏杀,八极拳就如同近了羊群里的狼,不见血,不收势。

  见了血,这事更不能善了!

  “扑你母,老子养着你们就是吃白饭吗?!”

  干瘦尖酸的中年老男人见自己的人被这个北佬打得站不起身来,高声叫骂。

  剩下的打手眼中的狠辣愈发浓厚,手中的斧头开始往宁苛身上难以完全招架的地方招呼。

  可惜,八极拳本身就不是靠着防御为主的拳法,宁苛大开中门,一步踏出,抢占先机,贴山靠,勾穿挂打,应接不暇的一套招式下来。

  刚才还在叫嚣的打手,满地打滚。

  而他们的头儿,一副干瘦尖酸模样的中年老男人面如土色,却依旧色厉内荏的威胁道:“你别狂!得罪我们青帮,等着双花红棍来断你手脚!”

  宁苛权当笑话,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果能把青帮的双花红棍给拿下,自己接触到广州城里所有的武师的机会就会大得多。

  “哦,是吗?”

  还没等干瘦尖酸的中年老男人回过神来,宁苛箭步冲拳,暗劲吐出,这个惹人厌恶的中年老男人横飞出去,狠狠砸在了码头的烂菜堆里。

  而码头上的苦工和小贩只是麻木的围观,也有个别受过欺压的苦工小贩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新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

2019-12-04 17: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