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坑爹呢?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247 2020.02.01 12:17

  宁苛与葛倩茹皆递出拳头,两人眼中皆有讶色,只不过,拳出无悔,近身搏杀本就没有收手的余地。

  “嘭嘭!”

  两声闷响,同时在两人之间响起,只不过,宁苛除却了胸口处的气血翻滚之外,还惊讶于那份惊人的柔软。

  “找死!”

  葛倩茹姣好的容颜上,飞起红云,不知是宁苛的立地通天炮带来的气血激荡,还是其他。

  不过这样的惊讶也只是一瞬,被黑化后的尹善抓在手中的轮锯,倏忽之间出现在宁苛面前,锋锐锯刃上的晃晃寒光刺人眼眸。

  同时那原本禁锢宁苛的数十个漆黑“飞星”又一次将宁苛笼罩其中,熟悉的凝涩感袭来。

  只不过宁苛却不再为葛倩茹的“飞星”所制。

  “冥灵。”

  宁苛呵呵一笑,被包围在漆黑“飞星”中的他,身影恍然虚浮,层层模糊的虚影自他身上浮起,而那“飞星”犹如未觉。

  也就在刹那同时,被色彩陆离的“九星”团团围住难以脱身的尹善,周身的腾腾杀气豁然消失。

  同样被漆黑“飞星”困住的短剑叮啷一声,犹如水滴入海,溅起丝丝涟漪,化作光点飞到有些迷糊的尹善脖颈处黯淡下来。

  “你们两个杀星慢慢玩,贫道先走一步,呵呵。”

  身着破旧道袍的陈抟凭空出现,打满补丁的道袍大袖豁然变大,将观星台上的青峰碧水与茫然无措的尹善笼罩其中,呵呵一笑,仿佛从未出现过般,消失在了葛倩茹同宁苛的眼前。

  紧抓破绽,被飞星禁锢在其中的宁苛已然脱身,那飞星煞气之中,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宁苛已经突进到了葛倩茹身前!

  左手阎王三点手迅疾递出,右手则是咏春寸劲子午捶。

  葛倩茹接连吃瘪,脸色难看,宁苛近身两式杀招递出,却正好如同点燃膨胀火药桶的最后一颗火星。

  “好啊!老娘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硕大的轮锯陡然消失,葛倩茹左右成拳,横栏勾崩,劲力巨大,竟然生生拦住宁苛的子午捶,同时曼妙的身躯忽然贴近,巧妙且刁钻的避开了阎王三点手。

  近身拳头不分大小,双臂同时腾起,劲从肘起,指关节刻意突出,以双拳贯耳的招式一起砸向宁苛的太阳穴。

  电光火石之间,宁苛双臂立即环住葛倩茹的纤细腰肢,劲力陡然爆发,腰马合一,猛力向下坠去!

  这是八极拳架之中的熊蹲,宁苛改了招式,凭着气力携着葛倩茹一同坠下,巨大的惯性,使得葛倩茹的拳势猛的泄出。

  轰隆一声巨响,两人坠下的地方,被砸出了个巨大的深坑,尘土飞扬,根本看不清楚其中的景象。

  不过隔着老远都能听到那拳拳到肉的闷响声。

  你来我往,宁苛与葛倩茹两人的手脚高低,不相上下,只不过到底宁苛是个气血正旺的年轻男人,硬碰硬,葛倩茹不占优势。

  “呵,有两下子,不过老娘可不打算跟你玩了,小子,你要是想进八苦,可以到津门来找我。”

  话音刚落,倏地道寒光飞向宁苛,手疾眼快,宁苛将其扔来的物件抓住。

  原来是个菱形的牌子,类似于那些武侠影视剧中的武林盟主令牌样式,不过上面只刻了个“葛”字。

  飞扬的尘土之中,葛倩茹就如同空气般,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未跟宁苛有过一场恶斗。

  “师父!”

  宁苛收起令牌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郭雀儿的喊声。

  “你没事吧师父!?”

  虽然宁苛还没有教他功夫手段,但是郭雀儿却是实打实的叫上了师父。

  宁苛纵身跃起,从深坑中出来,稳稳地站在郭雀儿身前道:“我没事,玉玺找到了吗?”

  还没等郭雀儿说话,身着玄色劲装的青年慢悠悠的踱步走来,脸上带着令人亲善的笑容,左手上还拿着个黄绸缎包裹的四方盒子:“壮士可是再找它?”

  郭雀儿闻声死死盯着这个笑的一脸欠揍样的玄色劲装青年,若不是他截胡,这个玉玺,应该是他拿到的!

  宁苛拍拍郭雀儿的肩膀道:“哦,这位朋友如何称呼?”

  玄色劲装青年笑呵呵道:“在下河东节度使李克用。”

  嚯!宁苛心里一跳,这不就是五代的大佬,剿灭黄巢收复长安,还跟朱温对峙的藩镇军阀李克用吗?

  郭雀儿一愣,这个笑的一脸欠揍的家伙,竟然是李克用,这可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也难怪王峻会低眉贴耳地跟着他。

  “壮士可是要这个?”

  李克用掂了掂手中的四方盒子,人畜无害的笑着问道。

  郭雀儿老老实实退到了宁苛的身边,他可不想跟这个笑起来欠揍的家伙说话。

  宁苛丝毫不显露自己的对于想得到玉玺的意思,反而道:“据我所知,李节度并不是唐人,你要这玉玺有何用?”

  极具西域特色相貌的李克用笑问道:“壮士如何称呼?”

  “宁苛。”

  李克用脸上的笑容不减:“壮士若是想要这玉玺,我大可以直接赠予你,不过是个赝品而已,只是有个条件。”

  宁苛揣着明白装糊涂道:“哦,什么条件?”

  见宁苛装糊涂,李克用也不藏着掖着:“只要宁壮士肯到我帐下效力,这赝品玉玺,就归你。”

  “李节度这是要让我卖身?”

  李克用笑了笑道:“何来此言,宁壮士只要为我效力,这天下,何愁不平,到时候你我平分这天下江山。”

  宁苛眯起眼,一副大感兴趣的模样:“哦,不知李节度可听过这样几个典故。”

  “什么典故?”

  李克用以为宁苛已经动心,脸上笑意更浓答道。

  宁苛冷冷道:“勾践同文种。”

  “你!”

  两人刹那之间皆拔刀冲向对方,平分天下那都是屁话,与其卖身,宁苛更喜欢直接杀人越货。

  李克用还未将手中的横刀挥出,一段寒光已然从他的后心透出。

  “我更喜欢直接杀人越货,呵呵。”

  而就在这时,脚下的大地轰隆隆地晃动起来,如同不合身的衣服般,青石板铺就的土地寸寸皲裂。

  大地的裂缝中,一个满身青黑鳞甲的巨大事物不断在地下翻滚。

  “行走大人,黄-甲申二十果实世界事件已被强行中止,是否选择脱离?如不脱离,将视为事件失败,永久停留在本世界之中。”

  “卧槽!坑爹呢?!”

  宁苛不禁破口大骂,而就在这时,郭雀儿眼见不对,拉着呆愣在李克用尸体前的王峻跑向空旷之地。

  “接着!”

  郭雀儿回头,却见一个包裹向他砸来,下意识伸手抓住。

  三个四方盒子,还有本厚厚的书,远远望见宁苛在大地的撼动中笑着看自己逃走。

  “是否选择脱离?”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