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天都之下,建木为梯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535 2019.12.02 12:16

  宁苛打了个车,行走身份证明上的地址并不难找,但是有些远。

  十几分钟的车程之后,宁苛来到了一个装潢古朴雍容的院落前,红漆木门,烫金门扣,而门联处并没有标示着机构名称的牌子。

  这可不像是政府机关啊。

  宁苛心中疑惑,说实话,他在进入建木翠海之前,他的领路人,从来没有提及过天都会。

  按着傲因所说,天都会是一直存在于主世界之中,类似于网络小说中的异能者管理局。

  那为什么给自己领路成为天都建木行走的死胖子从来没有给自己提及过天都会呢?

  记性不好给忘了?

  这个可笑的借口宁苛很快就否决了,以他的头脑,这其中的原因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的。

  不过想要见自己的人,肯定知道这其中的疑惑。

  想知道,还得进入才行。

  就在宁苛思虑百转之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在耳边炸响:“还没给钱呢!想坐霸王车?!”

  “对不起对不起>人<!”

  宁苛赶忙给了出租车司机车费,看着一路绝尘而去的出租车,宁苛深吸一口气,嗯,还是这么熟悉的汽车尾气味道,真好。

  转身向着红漆大门走去,宁苛却发现本来紧闭的大门,却已经洞开。

  走进去一个看着还没有小学毕业的小正太,手里还拿着手机,双眼目不转睛得盯着手机屏幕,上面运行的,是而今大火的某某荣耀。

  “这个小正太也是行走?”

  宁苛着实有些吃惊,同时对于天都会的好奇也愈发浓厚。

  没有出乎宁苛的意料,小正太走到红漆大门后,从校服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形制与宁苛手中行走身份证明的一般无二的卡片,贴在门旁的一个读卡设备上。

  光芒隐约闪过,小正太极为熟稔的径自走进门中。

  宁苛不再犹豫,如法炮制,光芒闪过。

  “行走大人您已成功激活身份证明,您可以选择修改自身名称,或者选择隐匿自身信息。”

  果然,行走身份证明不仅仅只是一个精良品质的卡片。

  “是否选择进入?”

  “是。”

  光芒消失,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红漆大门后是一个很大的院落,各色花木和廊桥走道,假山流水,其中的形制如同苏州园林,但又有所不同。

  刚才走进来的小正太已经不见了,大门后,就只有花木廊桥,静悄悄的,仿佛就是位于市中心的一方园林净土。

  这样的园林式院落,还是在市中心,可见这个园林的主人,是何等的壕。

  宁苛没有迟疑,很是熟练的找到了通往内院的道路,九曲回环的廊桥走道之后,是三座现代气息与典雅相互交融的楼阁建筑。

  这是【走遍天下的帆布鞋】的特效。

  小正太玩着手机,走进了楼阁的大门。

  深吸一口气,宁苛怀着好奇与疑惑相互交织的心情走进了楼阁之中。

  没有想象中的奇异场景,也没有网络小说中描写的那种漂亮小姐姐满地走的情景。

  很冷清。

  或者说在这栋楼中,唯一能看出有人的证据,就是正对门口的大屏幕,上面直播着宁苛走进园子中的全过程。

  还没等宁苛的目光从大屏幕上移开,熟悉的色彩陆离又一次袭来,只是这次更为短促。

  眨眼之后,宁苛已经来到了一个悬挂着伟人画像的偌大的会议室。

  一个身着中山装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圆桌前,隔着圆桌,看着刚刚适应剥离带来的不适感的宁苛。

  宁苛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虽然带着微笑,但是眉目之间,却隐隐蕴藏一种只有身居高位者才能拥有的不怒自威的气势,但这份气势上,此刻被随和的笑容所代替。

  心中凛然,宁苛跟着他师父的时候,学的不仅仅只是武术,还有各色人等的观察,这叫观人术,没啥特别的窍门,熟能生巧耳。

  身着中山装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是胡光耀。

  宁苛的小动作全落在了胡光耀的眼中,不过他却不以为意,这个年轻人,胆子倒是大,有点桀骜不驯的意思。

  胡光耀笑笑:“坐吧。”

  宁苛拱手行礼道:“小子后生不敢在长者面前托大。”

  认真行礼宁苛没有一丝懈怠,这是老头子教的,看人下菜碟,也就是试探,怎么鬼怎么来。

  看着宁苛一副小子后生做派,人老成精的胡光耀哪能不知道这个小子是在试探自己:“后生可畏,你不必试探,是我找你。”

  被拆穿的宁苛面不改色道:“那小子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宁苛坐了下来,心中却在暗暗腹诽,自己除了在玄·丙子三十六世界中与天都会的行走交过手,并没有与天都会有所交集,这个老人地位绝对不低,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胡光耀道:“不用猜了,在建木翠海中待了三年,感觉如何?”

  宁苛心中吃惊,却依旧平常神色:“还行,就是有些无聊。”

  “好了,我不跟你绕圈子,你困在建木翠海中的绝大部分原因是天都会引起,我找你,是代表天都会给你一些补偿。”

  胡光耀径自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如此。

  宁苛思绪急转,一条逻辑渐渐清晰,自己这是被人当炮灰使了。

  胡光耀看宁苛脸上神色明了,与聪明人谈会轻松许多:“补偿,我们已经给你,这次见你的主要目的,是解惑。”

  “东君?”

  “没错。”

  果然,东君传承能完整回到自己手中,不仅仅是因为蒋鼎正的缘故。

  聪明人一点就透,胡光耀坐的依旧板正,盯着宁苛道:“你难道就不疑惑为什么天都建木世界为何存在吗?”

  “没兴趣,我只在乎它能带给我什么。”

  宁苛同样直视着胡光耀这个天都会青苍十主之一的老男人。

  “不管你想不想知道,有些东西,你是无论如何都必须了解的,毕竟,你已经成为行走,跟天都会有了利益关联,为了让你的作用最大化,我有义务让你知道。”

  胡光耀脸上的笑容收敛,随手一指,宁苛只感觉大脑中骤然涌入了许多东西,无法拒绝。

  “天都之下,建木为梯!”

  “天都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郭璞注:“建木,青叶,紫茎,黑华,黄实,其下声无响,立无影也。”

  “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爰过,黄帝所为。”

  “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

  诸多文字在宁苛眼前如同走马灯一般浮现,一个世界,或者说是一株世界树,开始从迷雾之中显现出它本来的轮廓。

  他们这些所谓的天都建木行走,不过是寄居在这株世界树上的苦虫。

  每一次的天都建木任务,都是在天都建木意志之下,去合理汲取力量的乞讨。

  满地的钱财,全凭自己的实力去捡拾。

  任务是真的,传承也是真的,但同样死亡也是真的。

  任务失败,无论在哪,都会被天都建木抹去痕迹。

  宁苛心中的震撼,不比他第一次被那个死胖子带入行走好多少。

  杀戮如风,命如野草。

  这才是天都建木的真正面目。

  脑中的胀痛感渐次退去,胡光耀看着震惊的同时又有一丝恍然的宁苛道:“现在,你可以选择你所疑惑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

  天都建木,或者说是天都会,有些东西只有行道者才知道,这需要足够的实力,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