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翻子拳,白面李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250 2019.12.08 12:26

  踢开大门的正是阿良,两个小弟已经拔出了插在腰带后的斧头,恶狠狠地盯着一脸淡然的宁苛。

  “你带来的?”

  宁苛没有搭理阿良,而是俯视着趴在装死狗的花小狗。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宁苛叹了口气:“还以为你能有点用处呢,结果还真是个软骨头,打眼了。”

  花小狗咬着牙强撑着站了起来,恶毒地盯着因为宁苛晾着他视而不见的阿良道:“你个烂仔,老子跟你拼了!”

  话音还未落,窝囊了一辈子的花小狗终于硬气了一回,向着轻蔑冷笑的阿良冲去。

  可惜,硬气同样是需要有实力的。

  花小狗想着拼死也得咬下阿良一块肉的打算落空。

  “啊!!”

  惨叫声在院子里响起,花小狗又一次滚倒在地上,捂着被斧头砍断的锁骨,在潮湿肮脏的地板上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呸!烂仔赖牙狗,充什么英雄好汉!”

  宁苛冷眼旁观,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想硬气除了实力以外,还得交学费,花小狗算是交了学费。

  阿良看着在地板上打滚,鲜血淋漓的花小狗嘲讽道:“吃里扒外,赖牙狗看清楚了,你新认的大哥,根本就不拿你当回事!呸!烂仔就是烂仔哪个也看不上。”

  蹲在花小狗面前,摆了摆手,阿良身后的一个小弟,把自己手上的斧头递给了阿良。

  “下辈子再学着认大哥吧,呵呵。”

  说着手中的斧头狠狠砸下。

  花小狗眼中满是绝望,或许是死到临头,没了顾虑,一口掺杂着血水的浓痰吐在了阿良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望而癫狂的笑声,分外渗人。

  “干你母!”

  阿良大怒,手中的斧头朝着花小狗那可憎的笑脸砍去。

  “等等,我说让你杀他了吗?”

  即将落下的斧头,生生停住,阿良的手腕被一只手牢牢握住丝毫动弹不得。

  “北方佬去死!”

  阿良眼中突然爆起精光,另一只空闲的手,握拳突然向着宁苛的面门砸去。

  这是洪拳里的杀招之一的“子午捶”,阿良双花红棍的名头,都是靠着这招千锤百炼的“子午捶”打死打残的武师堆起来。

  “子午捶”靠沉肩垂肘发力,爆发突然,劲力刚猛。

  阿良突然发难,这一拳下去,他仿佛看到了这个北方佬脸面开花的凄惨模样。

  只是也仅仅停留在了仿佛。

  宁苛平平一拳推出,与阿良迎面袭来的“子午捶”硬碰硬,洪拳最基础的便是铁马硬桥,虽然阿良的“子午捶”是靠着肩肘发力,虽然威力凶猛,但终究还是偏门。

  硬碰硬的手段,八极拳从来没有怕过。

  宁苛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这个所谓的双花红棍,太幼稚了。

  彻骨的疼痛从拳头指节,贯透整个手臂。

  宁苛适时松手,短小精悍的阿良顺势后退。

  “嗯,还不算傻,知道卸力。”

  轻飘飘的一句话,如同一记势大力沉的耳光,狠狠甩在了阿良脸上,有些黝黑的皮肤,脸红并不明显。

  阿良的两个小弟见老大吃亏,立马想要冲上前去。

  “你们两个扑街给我回来!”

  阿良站起身,对着两个小弟喝骂道。

  两个小弟见老大发话,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回到了阿良身后。

  地上喘息呻吟的花小狗眼睛里有了光彩,自己果然没有赌错,自己死不了!

  阿良挺胸抬头,正式抱拳拱手道:“洪门武馆,叶子良,请赐教!”

  任务已触发,行走大人请注意。

  宁苛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提示音,自己所想果然没错,第一个任务,获得南北武师的认可,指的不仅仅只是明面白道上开馆收徒的武师,还有这混黑道的双花红棍。

  抱拳拱手还礼,宁苛道:“中原宁苛。”

  阿良心中的轻蔑和轻视已经完全收起,取而代之的是对于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北方佬宁苛的重视和提防。

  刚才那一拳,足以看出此人的功力深厚,比教授自己拳法的洪门武馆的大教头还要力大。

  阿良摆出了工字伏虎拳的架势,对付这样功力深厚的对手,只能稳扎稳打,阿良不敢托大。

  “洪拳母形拳。”

  宁苛心中明了,拳出如风,径自大开大合攻向摆出守势的阿良。

  不到一刻钟,攻守易位。

  八极拳没有守势这一说,见拳打拳,觅隙出手,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六路开门手,刚猛异常,强攻阿良封闭严实的中门。

  洪拳母形拳最注重扎马,脚是根,手是门,阿良不断用勾档挂劈的桥手防御着宁苛的六路开门手。

  只要中门大开,迎接自己的,非死即伤。

  南方拳术流派注重底盘功夫,只要下三路稳如铁营盘,那中门就坚如磐石。

  宁苛越打越奇,这个阿良果然还是有些门道的,工字伏虎拳桥手夹杂着洪拳五禽式中的蛇猴拳式,稳中求进,蛇主飘缠、气沉连绵,猴则手眼明快、迅速灵敏,防御之中还不忘进攻。

  这洪门武馆,已经引起了宁苛的好奇。

  宁苛故意卖出个破绽,阿良原本是守势的桥手果然变了手势,肘弯手搭,就要去锁宁苛的手腕关节。

  “坏了!”

  这个念头甫一起,已经由不得阿良后悔,宁苛脚步前踏,拳勾劈挂,直破中门,这洪拳中门一破,败势已现!

  力从腰起,肩与腰合,又是一记贴山靠!

  肉眼可见的,阿良厚实的胸脯给宁苛这一记贴山靠撞的凹陷下去,不用猜,胸骨已经断了。

  宁苛丝毫没有放过阿良的意思,拳势如同破竹,连绵不断,下颚两肋,拳头所至无不见血。

  砰地一声,阿良狠狠砸在了地上,只见出气不见进气。

  阿良的两个小弟一见老大给这个北方佬打得半死不活,挥着手中的斧头冲上前来。

  宁苛根本没有给他们近身的机会,随手拾起院子里散落的短竹竿,棍走枪法,砰砰两声,斧头挑飞。

  紧接着就是棍落于身。

  宁苛没有留手,长握棍,这是下的死手,既然是来给自己断手断脚,宁苛没有必要怜悯他们。

  口鼻之中鲜血横飞,阿良一行三人,皆倒在地上,半死不活。

  花小狗脸上喜色满满,自己这回真的认对了大哥,就连双花红棍烂臭阿良都被这个北方佬,不,是大哥给打的半死不活,自己赌对了!

  飞黄腾达不再话下!

  “小兄弟下手未免太狠毒了些吧?”

  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着短打劲装的中年男人,面白无须,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进气不如出气阿良一行三人。

  “他们要杀我,给我断手断脚,我没有必要手下留情。”

  “怎么称呼?”

  白面无须的中年男人抱拳拱手道:“翻子拳,李中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