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疯狂呦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48 2019.12.09 12:01

  宁苛同样抱拳拱手还礼,翻子拳同样是北方拳术里极为依靠实战切磋的,多以直拳摆拳为主,腰力贯穿身法,架势小,招式严谨,讲究个“蓄力如拉弓,发力如射箭”,宁苛不敢小觑。

  这个白面李中平,手上的老茧,还有一身内敛却让人难以忽视的“杀气”,很显然已经摸到了“门槛”。

  “中原,宁苛。”

  郑重其事地行礼过后,李中平却并不急着动手:“小兄弟,你师父是谁?”

  无论是北方武术圈子里,还是这广州城里的武馆圈子,都极为重视辈分,李中平也不例外,这么个年轻又功力深厚的年轻人,自己不可能没有听过。

  而且全凭师父口传心授的功夫,偷学是不存在的。

  这可是大忌讳。

  宁苛笑了笑说道:“武术杀人技,我这区区无名小卒,何必抬出师父名号,若是技不如人,岂不是平白堕了师父的名头?”

  这便是婉拒,宁苛可不知道,这个果实世界中的人,是否与主世界平行,还是谨慎点好。

  李中平见宁苛不愿说,也不在意:“好一个武术杀人技,那就让我见识见识,徒弟被打了,我这个师父来领教你的高招,承让了!”

  说着小腿微屈,肘收胸前,已经摆开了翻子拳架势。

  眼识发动,宁苛却只得到警告:“危险评级中凶,请行大人谨慎对待。”

  见无法作弊,宁苛脚下暗暗蓄力,对付这样已经摸到了“门槛”的武师,他不能再留手,要不,非死即残的就是他。

  花小狗见两人杀气凛然,赶忙连滚带爬得往正堂跑去。

  而西厢房的门,也打开了一条缝隙,里面的人,有些畏惧和好奇地看着院子中发生的事。

  李中平豁然而动,直拳快似闪电,却又绵密如雨,直取宁苛中门。

  翻子拳素有“翻子一挂鞭”的称号,说的就是翻子拳这一特点,拳势脆、快、硬、弹,可不就如同一挂鞭炮。

  在出拳的同时,李中平的架势丝毫没有乱,依旧严谨。

  这是个棘手的家伙。

  不过腹诽归腹诽,但是宁苛并未惧怕,反而生出一股战意,狭路相逢勇者胜!

  本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专精,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领会武术的真谛。

  进步发力,宁苛健步如飞,六大开拳势已然出手,先开门,再进招,这是八极拳的铁律。

  贴山靠肯定不起作用,宁苛一记扑面掌,砸向迎面而来的李中平。

  招式未老,李中平却早已换了招,侧身肘横顶而来。

  “顺鸾肘!”

  不愧是已经摸到了“门槛”的武师,李中平短短一瞬之间就抓到了宁苛的破绽,顺鸾肘顺势而来。

  扑面掌改冲势为落势,八极拳中的落地砸迎向顺鸾肘。

  “砰!”

  骨肉交击,两人心中同样震惊,李中平被宁苛这见招打招的急智惊讶,而宁苛则是深深震惊于李中平的翻子拳功夫深厚。

  只是这都在一瞬,断了顺鸾肘,宁苛忽然左右拳换掌,大小劈挂掌骤然而至。

  李中平步法凛然有序,丝毫不慌乱,矮身侧翻,肘关节顶起,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砸向宁苛的胸肋处!

  宁苛根本不躲,以伤换伤,八极加劈挂,神仙都害怕!!

  “砰砰”两声,李中平和宁苛骤然分开,两人脸色各异。

  喘息紊乱,宁苛的肋骨断了三根,而李中平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给宁苛的大小劈挂掌结结实实落在了肩胛骨处,骨头只怕不断也裂。

  这一切发生不过就在短短交手的三分钟之内。

  花小狗看的眼花缭乱,心中大急,要是宁苛输了,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自己虽然和李先生的徒弟阿虎交好,但是分舵香主潘森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李中平心中的震惊愈发大了起来,那一记劈挂掌确实把他的肩胛骨砸裂,再动手,吃亏的恐怕是自己。

  练武之人有诸多罩门,其他的罩门伤了是死残,而这肩胛骨,又叫琵琶骨,是发力的桥梁,伤了,武艺再怎么深厚,也是无济于事。

  再有这个宁苛并未下死手,大小劈挂掌打得是头,若是刚才他下了死手,现在他李中平不可能在这里站着。

  八极加劈挂,神仙都害怕,此言不虚!

  念及至此,李中平抱拳拱手道:“是我输了!”

  宁苛笑了笑,他此刻也不好受,如果不是经过传承觉醒改造身体,那一记拗鸾肘就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恭喜行走大人,专精提升!”

  耳边响起了提示音,宁苛没有选择查看专精具体情况,而是走向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阿良。

  “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兄弟。”

  李中平到底是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劝阻宁苛。

  宁苛丝毫不为所动,杀人,他不会做,这是给自己找麻烦,不过,让他们过上普通人的安稳日子,他还是乐意帮忙的。

  拿起阿良的左右手,宁苛分别握住阿良两只手的腕脉,食指拇指骤然发力。

  “啊!!!”

  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阿良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惨叫。

  李中平面露不忍,此后,这个阿良只能安稳过普通人的日子了,腕脉伤了,拳是不能再练。

  “小兄弟,这样有亏武德啊!”

  宁苛这才起身看着李中平道:“他欺负弱小的时候,可从没有考虑过武德有亏。”

  李中平给宁苛这一句怼得哑口无言,确实,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

  “他可是青帮的人,还是洪门武馆的弟子,你不怕他们报复你吗?”

  “求之不得。”

  宁苛刚才趁着断了阿良的腕脉时,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专精,原本30%的武术专精,已经达到了35%。

  他现在恨不得洪门武馆的人找上门来,当然,这得等他养好伤。

  李中平很是无语,从未见过如此狂妄的小子。

  “对了,青帮里的北方武师你知道的有多少?”

  宁苛没头没尾的问道。

  李中平一愣,他不知道宁苛想要干什么,下意识答道:“大概有几十人。”

  “那哥老会呢?”

  “差不多是十几个人。”

  宁苛点点头,继续问道:“能达到你这个水平的,有多少?”

  李中平似乎是知道宁苛想干什么了,这个年轻人未免也太过疯狂了吧!

  “你想干什么?”

  声音有些颤抖,不过这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打擂。”

  “能带我一个吗?”

  “给我个理由。”

  “混黑没有前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