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形意拳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35 2019.12.19 12:07

  宁苛走上擂台,带着红色鬼怪面具的花蛇吴拱手道:“你就是那个打遍了广州城里所有武馆的人?”

  其实宁苛的名声,早就因为他将洪门武馆的弟子废了的事而传遍,但是真正让宁苛出现在这些亡命之徒眼中的,还是他不断踢馆的事。

  “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花蛇吴面具下传来阵阴森的笑声:“呵呵,那就别等了,我们开始吧!”

  话音未落,花蛇吴就已经贴身接近宁苛,拳擂上,可没有那些繁文缛节,能活下去赢得了,才是真正的规矩。

  摆拳骤然挥出,花蛇吴并没有继续用废掉金刚冯的巴西柔术,对付宁苛这样的高手,他用上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

  “形意拳!”

  宁苛心中倒是吃了一惊,原以为花蛇吴还是巴西柔术的招数,但紧接着而来的呼啸摆拳,让宁苛看清楚了花蛇吴的路数。

  一手形意拳,乌牛摆头,两个后手变化就在这一拳之中。

  宁苛突步向前,左右根本躲不开,形意拳重形重意,拳势多变,随心随意,招式更是以灵巧为主。

  既然躲不开,倒不如直接迎上去,宁苛倒是想看看自己的武术专精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突步近身“硬插手”,力从肘起,两掌连续戳击对方脸部、咽喉。

  花蛇吴矮身躲避,步伐稳健,乌牛摆头换招熊出洞,势大力猛,直入宁苛小腹。

  脚步连退,宁苛收掌就势而落,一记劈山掌就要落在花蛇吴的头顶。

  而就在这时,花蛇吴以一个极为刁钻的姿势,从宁苛的胯下穿过,左手成爪,举火燎天般向着宁苛的裆下抓去。

  这一记猴子偷桃落实,任你再是高手,也得报废。

  只是花蛇吴忽略了一件事,宁苛所熟悉的,不仅仅只是八极拳,双脚骤然发力,宁苛一个倒翻筋斗,借着全身的力气,一拳砸在了花蛇吴小腹上!

  “噗!”

  花蛇吴一口鲜血从面具下喷出,眼中的惊骇之色溢于言表。

  翻身落地的刹那,宁苛又是一脚踢出,直接落在了花蛇吴的腰眼上。

  花蛇吴如同麻包般在擂台上横飞出去,直到撞在了擂台的钢水浇筑的柱子上,才止住了劲力之势,鲜血不断从花蛇吴红色的鬼怪面具下涌出。

  仅仅是宁苛那一记倒翻筋斗的那一拳,就已经把他给打成了内伤,而紧接着的这一脚,更是狠辣,他的脊椎,此刻已经断裂变形。

  “哈哈哈哈哈!十赔一!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

  擂台下押了宁苛的中年赌徒,如同癫狂了般,狂笑起来,他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数不清的钞票在向他飞来。

  而押了花蛇吴的赌徒,则是脸色阴沉,有的已经开口吐出芬芳。

  众生相,在这拳擂之下,显露无疑,而躺在擂台上奄奄一息的花蛇吴,却没有任何去理会。

  “咳咳咳……你这是五步拳!”

  花蛇吴强撑着靠在擂台柱子上,摘下红色鬼怪面具,露出了一张略显稚嫩的面庞,但是他嘶哑的声音,与他这稚嫩的脸庞,没有任何关联。

  宁苛点点头,算是回答,他的武术专精经过提升,再加上传承改造质变的身体,已经不下于老头子年轻的时候。

  擂台下走上来两个身着十三行类似翻领军装黑色制度的伙计,将花蛇吴抬下了擂台。

  宁苛对着肖齐所在的包厢摆了摆手,潘钊武脸色异常难看,即便是早就知道了花蛇吴必败无疑但是宁苛这狠辣的手法,让潘钊武难以接受。

  肖齐笑着回应了宁苛,转头看见潘钊武难看至极的脸色笑道:“潘龙头,您这回可是看走眼了,对不住,小弟可是把您给赢了,呵呵呵。”

  潘钊武勉强笑道:“无妨,是我自己的小弟不争气,怨不得别人。”

  叶文等人皆是沉默,仿佛从来没有参与到这赌局当中。

  肖齐收敛了笑容道:“下一场上的是谁?”

  一直站在肖齐身旁的阿生道:“是金大人那边出的。”

  “哦,金老鬼也舍得出钱请拳手了,这可是不多见啊,那就让他的人上,还有,阿生,金老鬼下了多少注?”

  阿生淡淡道:“三成,剩下的七成,下在了叶师傅和洪师傅名下。”

  “哈哈哈,这个老鬼果然狡猾,不愧是在广州城敛财几十年的老手。”

  肖齐轻蔑笑道,这所谓的广州知府,仅仅搜刮民脂民膏还不够,就连这拳擂赌局盘口里的黑钱也想染指,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有命拿,有没有命去享受,还是另一说。

  叶文神情微不可察的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又收敛了回去,虽然及时收敛,但还是落在了哥老会龙头林宏昌眼中。

  广州城里的两位宗师,洪西贯是最容易把握看透的,虽然脾气暴躁,但只要占着道理,他也是认理的,而一副儒雅绅士模样的叶文,却是两人中城府最深的。

  如果林宏昌是十三行龙头,他第一个选择解决的,就是叶文,用龙头说过的一句话,叶文是有着自己的理想抱负的,他可以为这份理想抱负忍辱负重。

  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这才是最应该提防的人物。

  对比于叶文和洪西贯,白眉宫师傅,宫敬寒反而是最好控制的,因为他有利益在十三行手中。

  “开始吧。”

  肖齐宣布了宁苛第二场的拳擂的开始。

  一个戴着狰狞野兽面具的精瘦男人从擂台下走上来。

  拱手抱拳,礼数丝毫不少。

  下盘功夫深厚,脚步稳健,劲力收放自如,这是个高手,实打实的高手,不下于主世界北方武术协会名誉主席林彦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高手。

  宁苛仔细观察着上来的这个戴着狰狞野兽面具的精瘦男人,而同样的,这个精瘦的男人也在打量着宁苛。

  二人稳健异常,都没有先动手的打算。

  与此同时,与肖齐所在包厢正对又相隔的包厢之中,被肖齐称之为“金老鬼”的有着不怒而威的富态花甲老人,正是如今广州知府金忠源。

  “章生,你这个师兄能赢得了擂台上的那个家伙吗?”

  宁苛与精瘦男人的赔率已经达到了一赔二十的天价。

  金忠源很是在意这赌注的价值。

  而他口中的“章生”,正是宁苛极为熟悉的章广畴!

  章广畴此刻正站在金忠源的包厢中,看着擂台上的宁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