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夜宴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3148 2020.01.10 12:17

  按着执行者提供的路线,距离汴京,还有不到二百里,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官道旁,却凭空多出来了一处极为喧哗的客栈,着实让人生疑。

  郭雀儿踉踉跄跄地从马鞍上下来,扶着马背干呕,他这辈子都不想再骑马了!

  客栈里的暖风,已经透过厚厚的门帘扑面而来。

  宁苛随手将马儿拴在了客栈门前的树桩上,将手中的大枪收回个人空间,而腰间仍旧悬着司命。

  “傻了?进去啊。”

  拍了拍未来一代雄主郭雀儿的头,宁苛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郭雀儿对着宁苛怒目而视,但看着宁苛隐隐抬起的手,还是选择了默默承受。

  “他拳头大,他说的对!”

  心中碎碎念催眠着自己,郭雀儿撩起客栈厚厚的门帘,仿佛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一般,门帘外是寒冷寂寞和漫天细碎的雪花,而门帘内,却是酒肉飘香,热闹喧哗的好去处。

  宁苛大踏步走进了客栈中,面容活络,身着粗布短衫,一条半尺长的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抹布搭在肩头的微胖小厮便迎了上来。

  “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咱家的师傅,可是调得一手好浆水,咱家的酒也不差,十里八村没人能比得过!”

  看人下菜碟,这是小厮的必修课,郭雀儿先进的客栈,这个微胖的小厮却先迎上了一看就是富贵家纨绔的宁苛,把郭雀儿晾在一边。

  “这一路上也没有个村子,你家这酒,怎么能说是十里八村都比不过的呢?”

  宁苛目光略过客栈,随便找了个空当的位子坐了下来,对着小厮笑道。

  微胖小厮脸色依旧,从肩上拿下抹布,殷勤地擦拭着本就不甚脏的桌面:“瞧您说的,就咱家这一个客栈,可不就是十里八村都比不上吗?除了咱这店,哪还有地方吃酒,您说是不是?”

  客栈中的人倒也不多,寥寥数人,酒酣耳热,划拳吹嘘,好不痛快。

  郭雀儿撇撇嘴,看着对宁苛大献殷勤的微胖小厮暗骂:“呸!势利眼!”

  虽然委实看不起这样看人下菜碟的势利眼,但饭总得要吃,再者说,自己也没钱,正好狠狠坑一把正在和小厮交谈的可恶家伙!

  郭雀儿很是随意的坐下,也不看宁苛,而是转头对着微胖的势利眼小厮道:“去,把你家最好的酒和菜全端上来!”

  微胖小厮有些好奇,这个衣着寒酸,甚至有些不得体的小子,哪里来的底气来如此颐指气使。

  不过还没等微胖小厮开口,宁苛道:“按他说的做。”

  “得嘞!”

  既然有钱可赚,微胖小厮没理由给能宰的客省钱,欢天喜地的一路小跑往客栈后厨去。

  “两位贵客,好酒好菜伺候着!”

  微胖小厮的声音不小,客栈中的酒客闻言目光皆向着宁苛与郭雀儿这桌汇聚而来。

  蓦地,宁苛感受到了一丝杀气,循迹而去,但这杀气很快又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反倒是郭雀儿给这众人的目光弄得脸红耳热,有些害羞,但是心里又莫名受用,这个感觉真好!

  “哎呦!你打我干什么!”

  郭雀儿捂着头对宁苛怒目而视,方才那飘飘然的爽快在宁苛的一记爆栗之下,荡然无存。

  “看你会不会说话啊,马上都飘到天上去了,再不说话,我可就没机会喽。”

  宁苛收回被郭雀儿脑壳震得生疼的手,戏谑道。

  被人戳穿心中的所想,郭雀儿脸色通红,口中却依旧强辩:“哪有!我……我这是在想事!对,就是在想事!”

  宁苛笑了笑:“随你,咱们又不熟。”

  郭雀儿瞪大了眼睛:“你不是说要我给你当随从抵账吗?”

  “你不是不乐意吗?”

  郭雀儿沉默下来,他肯定不乐意,不过这吃饭住店他可是身无分文。

  “客官,你们要的酒,呵呵,这个小哥儿生得好俊俏,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个风姿绰约,细长眸子的女人,托着酒壶,婷婷袅袅地走到宁苛与郭雀儿的位子前,放下手中的酒壶,手竟搭在了郭雀儿的肩膀上,声音魅惑,让人听得骨头都酥了。

  宁苛面色如常,对于女人的魅惑,恍若未觉,只是自顾自倒酒。

  见宁苛不搭理自己,女人媚然一笑,忽地贴近郭雀儿,丰润的嘴唇,几乎贴着郭雀儿的耳朵:“小哥儿,你叫什么名字呀?”

  呼出的气,弄得郭雀儿耳朵直痒,他几乎都要化成一滩水,骨头都酥软,提不起分毫气力。

  “郭……郭雀儿!”

  魅惑女人几乎整个身子都半倚在郭雀儿身上,听得郭雀儿说出自己的名字,女人细长的眸子中闪过微不可察的光芒。

  温香软玉在怀,郭雀儿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升天,不,升天都没有这个感觉好。

  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如此。

  宁苛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你倒是可以去催催后厨。”

  魅惑女人脸色骤然苍白,忙从郭雀儿怀中站起,深深看了一眼稳坐如山的宁苛,快步离开,仿佛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

  温香软玉忽然失去,郭雀儿如梦初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宁苛戏谑的笑容。

  “怎么,喜欢这样的女人?”

  宁苛喝了口温热的酒,确实有够劲,嘴中的戏谑仍在继续:“这个女人,应该是个花信年纪,不过你才多大?”

  郭雀儿闻言,脸色涨红,耳朵灼热,心砰砰直跳,犹如小鹿乱撞。

  “没有!我没有!”

  宁苛揶揄笑道:“哦,真的?”

  郭雀儿忙给自己倒了杯酒,大口喝下。

  “咳咳咳!呸,这么辣!”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郭雀儿拙劣地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宁苛忽然很想笑,这家伙,真的是一代雄主的料?

  “能喝就喝,不能喝,给你要些酪浆,哈哈哈。”

  郭雀儿缓过气来,瞪着宁苛,面红耳赤大声道:“谁不能喝!我偏要喝!”

  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如同英勇就义般,大口喝下去,火辣辣灼烧,在喉咙和肚子中如同火龙游野。

  “辣!!”

  郭雀儿眼中都有了血丝,现在他的喉咙,就像是被火烧过般灼痛。

  “还喝吗?”

  宁苛细细地喝着杯中酒,颇为好笑的看着给酒辣的脸红脖子粗的郭雀儿笑道。

  “喝!”

  果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宁苛也不阻拦,喝倒了最好,省的到时候碍自己的事。

  “客官,您的菜。”

  微胖小厮托着五六道还冒着热气的菜肴走到宁苛面前,手疾眼快,将两只手中的盘子,迅速放下后,仿佛是急着逃走一般。

  但一直有力的手,抓住了微胖小厮的胳膊,霎时让他动弹不得。

  宁苛刻意释放出东君传承气势,装作微醺的模样道:“听说,这官道上不太平,说是有什么妖怪,你知道吗?”

  微胖小厮额头见汗,勉强笑道:“客官说笑了,哪有什么妖怪,都是瞎传的。”

  宁苛手上的力气不断加大,而微胖小厮此刻身体僵硬,根本不听控制,两人皆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可我却听说,有个妖怪开的客栈,专门坑害过往路人,取人魂魄和精气,说的有鼻子有眼,这可是真的?”

  宁苛继续问道,眼中的光芒愈发锋锐,让微胖小厮如同针扎一般,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客官可是醉了?要不先去歇息?”

  微胖小厮脱身不得,只得任由宁苛抓着胳膊,但却一直对躲在客栈后厨门帘后的魅惑女人使眼色。

  “这样啊,一间上房,不能多了。”

  宁苛从怀中掏出一块银锭,仍在桌子上,拎起早就因为醉酒趴在桌上睡得跟猪一样的郭雀儿,走向客栈的楼梯。

  微胖小厮松了口气,此时他的后背,已经给冷汗生生浸湿。

  忽然,就在他松了口气的时候,宁苛回头笑道:“莫非,你们这客栈,就是那个传闻里妖怪开的客栈?”

  冷汗又一次渗出,宁苛的目光,仿佛剑侠的飞剑,让微胖小厮极为不适。

  “那……那怎么可能,呵呵呵呵。”

  微胖小厮尴尬笑道。

  坐着喝酒划拳的酒客仍然在继续他们的乐趣,但却给人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宁苛目光略过客栈中的所有人,心中有数。

  一脚踢开房门,宁苛将郭雀儿扔到床上,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回味着方才与微胖小厮的对话。

  刚才的试探,几乎全都切中要害,如果微胖小厮不解释,宁苛还不敢确定,但是微胖小厮和魅惑女人的变化,却做实了宁苛的猜想。

  事出反常,真的有妖。

  天色渐晚后,雪越来越大,鹅毛般纷纷扬扬,客栈中仍旧灯火通明,没有要打烊的意思,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郭雀儿呻吟着坐了起来,头脑昏沉,肚子也开始唱起了空城计。

  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跟那个“以德服人”喝酒,然后,剩下的就记不清楚了。

  陌生的房间中,微弱的油灯火光噼里啪啦的摇曳着。

  空无一人,就只有郭雀儿。

  “去找点吃的!”

  郭雀儿肚子咕咕响,他闻到了从门外传来的阵阵酒肉香气。

  从床上跳下来,他大跨步走到门前,推开了房门……

  《周书-太祖本纪》:“太祖曾言,宁师者,酒徒也,饮少辄醉,甚喜舞弄枪棒,颇有风骨。”

  《草莽传-郭雀儿》:“郭不擅饮酒,曾与宁师斗酒,不过三数,醺然醉睡,宁师千杯不醉,遂有酒徒之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