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拳擂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238 2019.12.18 12:02

  三天很快,即便是扔在海里的尸首,也早就随着潮汐起落,消失的无踪无影。

  租界里没有所谓的巡捕房,唯一的,也是仅有的“执法”,就是青帮和哥老会,黑白,在租界中是等同的。

  长江大厦第三十层,整个楼层被改造成了最适合观看拳擂的地界,四周突兀出来的包厢,环绕整个楼层,而楼层正中,是一个百米见方的擂台,而擂台之下,又是更多成片的座位。

  此刻,擂台下已经坐满了人,神色各异,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眼中除了对于血肉横飞的刺激观感的渴望之外,更多的是贪婪。

  拳擂搵钱,这钱从何来?

  答案就是这些贪婪又可憎的人,押在拳擂盘口中的钱,他们可以称之为赌徒,或者又可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赌徒,原因很简单,他们押宝,赌的是拳擂上之人的性命。

  观看拳擂的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肖齐吩咐着服务生给叶文等大佬倒酒:“各位,这可是龙头酒窖里存的好酒,有几十年的时间了,各位可别让龙头的好酒白费了才是。”

  光头佬林宏昌,也就是哥老会龙头忙不迭地应声道:“肖经理,请龙头放心,我哥老会肯定尽心竭力,不会辜负龙头的期望!”

  齐肩发男人青帮龙头潘钊武,也紧接着林宏昌表态:“请肖经理放心,这拳擂我们青帮绝不会敷衍,搵钱嘛,哪个会敷衍,您说是不是?”

  肖齐闻言呵呵一笑:“叶师傅您说是也不是?”

  沉默品酒的叶文放下高脚杯,殷红的酒水随着手的动作而颤动,叶文开口道:“这个自然。”

  “那就好,各位你们要是想搵钱,哦,对了,即便是不想搵钱,想要名声,在十三行的拳擂上,也是全得靠着自己的拳头说话,规矩我已经说过,当然,这拳擂上,可是没有规矩的,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赢了,那就是胜者。”

  说这话时,肖齐的目光不自觉的往宁苛这里看来。

  宁苛恍若未觉,只是静心在品自己的酒,想当胜者,他们这些天都行走的手段,数不胜数,传承,本就是一个最大的作弊手段。

  即便是天都建木意志将传承技能锁死,但是传承带来的质变,却是始终存在着的。

  “第一场开始。”

  肖齐通过包厢里的广播设备,宣布了第一场拳擂的开始。

  宁苛喝了口红酒,目光透过包厢的玻璃窗,落在了拳擂之上,两个脸上带着鬼怪面具的拳手,已经开始交手。

  巴西柔术和擒拿,在拳擂上你来我往,拳拳皆是死命招数。

  擂台下的赌徒们,在拳擂上的两人交手的刹那,陡然沸腾,荷尔蒙激增,仿佛是深藏在血液中的兽性本能觉醒,双目发红的嘶吼着。

  拳擂上的两人实力旗鼓相当,斗得难解难分,巴西柔术和擒拿有一定的相通之处,都是依靠着关节和躯体的结构,来锁拿擒杀敌人。

  叶文和洪西贯老神在在,他们二人丝毫没有对擂台上的搏杀有任何指摘的意思。

  反倒是白眉宫师傅在指摘擂台上两人的搏杀手段和技巧:“擒拿老辣,却始终没有机会锁拿另一人的关节,这人还犯了忌讳,擒拿是料敌先机,然后施以锁拿,但是这人却处处随招而上,虽然有可取之处,但以命相搏的擂台上,不是卖弄技巧的时候。”

  叶文和洪西贯耐心听着宫师傅给他身后的少年讲解着,不由得点点头,所见略同,使用擒拿的拳手,炫技太过。

  果不其然,只是一个反手的时间,骨骼断裂,人狠狠砸在地上的声音宣告着第一场拳擂的终结。

  “扑你母!”

  “烂仔!”

  擂台之下的赌徒们,纷纷高声喝骂,押了半数身家的拳手给人轻易就给弄残,他们不是心疼拳手,而是心疼自己的钱。

  “各位,下一场谁上?”

  肖齐含着笑转头问道,而就在这时候,周围所有包厢的灯,全都亮了起来,真正的大头,来了。

  如果说第一场拳擂是为了让普通的赌徒安心下注,那么第二场,才真正是给包厢里的大佬们下注的开始。

  宁苛放下酒杯道:“我来。”

  叶文似乎是没有想到宁苛会这般急迫,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自信的宁苛,没有说话。

  反倒是洪西贯开口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潘钊武脸色难看,宁苛的功夫他可是见识过的,而现在拳擂上的擂主,真是他青帮的双花红棍之一,只是有肖齐在这,他不敢发作。

  肖齐根本不理会潘钊武难看的脸色,对着宁苛道:“宁生这么急,搵钱的慢慢来,不过我倒是很喜欢宁生你这股子锐气,阿生,带宁生下场。”

  包厢里的服务生打开门:“宁先生这边请。”

  宁苛走出了包厢,在阿生的带领下,从包厢联通着擂台的通道,走到了擂台上。

  “这个后生仔是哪个?”

  “不知道,估计是新来的青头,这下有的看了,嘿嘿。”

  “花蛇吴刚才可是把铁手冯给废了,这个青头得出人命。”

  “这个后生仔就是找死,花蛇吴可是一百多场没有败北的,拳擂上要见血了,呵呵。”

  擂台下的赌徒纷纷重新下注,夹携着第一场废了铁手冯的威势,下注买他胜的人数众多。

  宁苛与花蛇吴的赔率达到了一赔十。

  “潘龙头,你的双花红棍这回可是要栽了。”

  肖齐看着淡定上场的宁苛说道,潘钊武已经收敛了自己不豫的脸色,笑道:“还没有打呢,到最后留下的是谁还不一定,肖经理放心好了。”

  肖齐道:“一赔十的赔率,你说我要是想赚一笔,那应该押谁?”

  潘钊武听出了肖齐话中的意思,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阿生,把我的筹码全部押宁生。”

  肖齐笑着对已经回到了包厢里的服务生阿生说道。

  “我们也押宁生。”

  叶文淡淡开口,既然肖齐都已经表态,看热闹不嫌事大,该搵的钱,那是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放下的。

  “我也押宁生。”

  林宏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选择了宁苛,这可是一赔十,只要宁苛赢了,自己可是会赚的盆满钵满。

  潘钊武皮笑肉不笑道:“我押花蛇,自家的兄弟,我还是信得过的。”

  “哦,那好,第二场开始。”

  肖齐脸色不变,潘钊武的表情变化,他如何看不出来,但是这是十三行,所有的规矩,永远都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改变,如果有,也只是龙头一人。

  擂台下的赌徒们,已经迫不及待,尤其是那些因为押了花蛇吴的赌徒,他们期待着,花蛇吴能给他们带来又一次的奇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